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俚语乡俗总关情梅学书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5-4 分类:爱情散文

我的老家在黄梅,黄梅是我的故乡。

黄梅地理位置很特殊,在鄂赣皖三省交界处,与江西省九江市隔长江相望,与安徽省宿松县毗邻,有鸡鸣三省之说。黄梅的地势也很特殊,北部是山治好羊角风的方法区,大别山的余脉横贯全县东西;南部是长江冲积平原,一条长江贯穿全县东西,既是县界,也是湖北与江西的省界;中部是湖区,从西向东有太白湖、杨柳湖、龙感湖,与安徽的大官湖相连,形成了有名的雷池水系,“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典故就是发生在故乡黄梅。

春秋战国时期,黄梅属楚国势力范围,与吴国接壤,历史上有吴头楚尾之说。黄梅是古雷池的发源地,因地理位置特殊,吴楚文化在黄梅融合后形成了独特的区域文化。

多年前,一位在黄梅工作过的父母官与我餐叙,谈起黄梅的语言文化,他说黄梅人讲话发音只有三种声调,没有第四声调。后来我仔细琢磨梳理,他说的倒是事实,黄梅丰富奇特的语言文化真的很是耐人寻味。有的语言相当风雅,只能从古汉语词典中找到。如表示两个朋友的感情不一般叫“莫逆”,对某事惊讶、奇怪、可疑叫“蹊跷”;对有关事物的表述仍留有先楚遗风,如煮饭的锅,在大部分农村仍叫它“鼎罐”,个别地方又叫汤罐,对自己的上司、组织者不认可叫“不服周”;对调皮的小孩装大人模样或年纪大的男人装嫩,笑称“好悼”。有些语言是俚语与古汉语结合在一起,在一个句式里同时出现。如“咳马们浊涯的贶了一个伢沷”,粗俗中有文雅,文雅中有粗俗,一个“贶”竟让粗俗瞬间又变得十分文雅。还有的语言很是奇特,也可以说奇特到怪异的地步了。如女的叫自己的丈夫不叫爱人、先生、当家的或老公,而叫“老板”;男的叫自己的妻子不叫夫人、堂客、屋里人,而叫“我马们”;下乡与武穴毗邻的地方,小孩称呼父母既不叫爸,也不叫妈,而是叫“爷”、“姨”,叫奶奶、爷爷为“马儿”、“窎”,个别乡镇对女孩不能叫姑娘,认为那是骂人的,而叫“女婆”;对好朋友和关系不好的人不叫朋友而叫“伙记”,同样的“伙计”,因语气不同,表达的意思截然不同,如果最要好的两个朋友很长时间没有联系,见面后的第一声招呼必定是“伙记吔,我想死你了”,对关系不好的人则说“伙计吔,注意点”或“伙计吔,小心点”;对某一人或物相当喜爱叫“爱死人”“爱坏人”。还有的语言更为奇特,表述的都是倒装句。如“公鸡”叫“鸡公”,“月亮”叫“亮月”,“司机”叫“机司”。对某事某物的形容那就更绝了,如对颜色的形容,很黄不叫很黄而叫黄灿了,很绿不叫很绿而叫绿荫了,很红不叫很红而叫红透了,很白不叫很白而叫白稀了,很黑不叫很黑而叫一抹黑或黑咕隆咚,“很”字在黄梅人的语汇里很难找到,总是用一些独特的俚语代替。还有的语言从任何词典中都找不到它的正确解释,只有黄梅人听得懂,理解得到它的真实含义与意境。如“哒的”“唔的”“咳”,“吆嗬”“哟咳”“哟咿”,有些人离开故乡几十年了,回到黄梅时,故乡人总忘不了要考核他一次,说句“哒的”“唔的”“咳”,“吆嗬”“哟咳”“哟咿”,治疗癫痫病怎么合理用药看他是否听得懂这些话,并以此来判断他是不是一个真正的黄梅人,如果是黄梅人,则要通过这些话考证他是否还记得自己的根。

黄梅的民风淳朴,民俗奇特。在我的记忆中,民间有出嫁的姑娘三个传统节日必给娘家送礼,逢年过节必唱黄梅戏的习俗。这种风俗有多久的历史,没有文字记载,也没有人考证过,谁也说不清楚。故乡人送礼很有特色,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中,几十年未曾忘记。送礼的礼品有高中低三个档次,但三个节日的礼品有相昆明军海脑科医院看癫痫行不行同点,那就是都有猪肉和点心,不同的是端午节另有蒲扇,中秋和春节有烟酒。点心主要是月饼,殷实的人家送的月饼有冰糖麻蓉月饼,一般的人家送的是龙酥月饼,家境艰难的人家送的是发饼。计划经济年代,月饼的销售都是凭票供应,品种比较单一,而且由供销社专营。月饼的包装富有时代和区域特色,售货员用黄色的牛皮纸将月饼包成一个船形,再用一小块裁剪好的体现吉利喜庆的红纸贴在正面,礼品包马上似一条装满货物的小船,船舱上盖了一层红布。礼品中猪肉是必不可少的,这也是不成文的规矩。一般的家庭送礼必有两斤猪肉,再困难的家庭也要有一斤猪肉。猪肉也是凭票供应,在供销社下属的副食品公司购买。营业员收到买肉的付款凭证后,不管是买一斤或两斤,会在剁肉的案板上对准半边猪的胴体一刀下去,准确地切下一块皮肉兼有肥瘦兼顾的长条型猪肉,又从旁边一小堆糟头肉里找出一砣,放在肉条的五分之一处包好,然后弯下腰从剁肉的案板下拿出两三根稻草,左手大拇指和食指捏住稻草两头,右手中指放到稻草中间一旋转,娴熟地将稻草扭成一股细细的草绳在糟头肉处将肉紧紧系住,再在剁肉的案板头一摞表示吉利喜庆的红纸条中,拿出一张贴在系肉的草绳处,这时才提起来递给购买者。

黄梅是黄梅戏的真正故乡,是正宗的黄梅戏发源地。黄梅戏曲调优美,易记易学,颇受人欢迎,听过的人都喜欢。明清以来,特别是清朝乾隆至道光年间,故乡水灾频繁,灾民们背井离乡,采用唱道情、打莲花落等表演形式卖唱讨生活,在表演的过程中,将民间曲调与当地说唱艺术相结合,形成了今天黄梅戏的雏形,可以说是灾民们把黄梅戏传播到皖、鄂、赣三省五十余县。真正让黄梅戏发扬光大,并成为中国人喜爱的地方剧种之一的是安徽的安庆人,这可能与同属一个雷池水系有关。

黄梅人爱唱爱看爱听黄梅戏。我离开故乡时,民间还有不少的戏班子,农忙耕作,农闲节日或农村红白喜事走村唱戏。戏台是看戏的村民们用自家的桌子和门板搭成的,戏台一经搭成,少则唱三五天,多则十天半月,一本戏有时唱上几天。每天一大早,各村听戏的人就开始往唱戏北京军海医院刘国江癫痫专家的村庄集合,准确地说是往戏台底下集合。太阳一竿子高,锣鼓乐器响起,演员们开始演折子戏。折子戏很短,几分钟一出戏,这在民间叫闹台,告诉看戏的人,快作好看戏准备,正戏马上就要开演了。等到戏台下观众陆续聚满时,正戏也就开演了。故乡人唱戏,除了大热天中午休息二到三个小时,一般是不休息的,演员们吃饭就是休息,到晚上十点钟才散场。为节省时间,戏班子一般自己不生火做饭,在那村唱戏就吃那村农户的派饭。看戏的人大部分是本村请来的亲戚,亲戚们为的是看戏,只要看到吃派饭的演员们吃完饭,也就匆匆吃上几口又赶回戏台前,对于招待的美味佳肴并不在乎,怕的是耽误了看戏,连接不上剧情。观众常常跟着演员进入角色,台上演员唱腔悠扬,台下观众啧啧欢欣,台上唱腔悲切,台下观众也悄然落泪,台上台下,演员观众都随着戏情时喜时悲。看戏的大人们最怕自家小孩子打扰,平时家长对小孩要零花钱那是相当的吝惜,这会儿到相当慷慨了,小孩子也摸透了家长们的心思,乘着看戏的机会大要零花钱,惯用的办法是时不时去找一找台下的家长,扯着衣服叫嚷一番,家长们也没听清小孩说的是什么,为了不影响看戏,拿出几个零钱,打发他们到看戏的人群外边小贩那儿买一些零食吃。因而,那个村唱戏,小贩们便赶往那个村兜售花生、瓜子、甘蔗、荸荠等农特产品和糖果、饼干,还有小孩子们喜欢的小玩具。唱戏的地方有两道不同的风景,一边是大人们的戏剧天地,一边是小贩和孩子们的买卖天地。几十年过去,此情此景仍然十分清晰地烙在我的记忆中。

我十八岁离开故乡,浪迹天涯,几十年来,在茫茫人海中,无论我身在何处,每每听到黄梅特有的俚语乡音,都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每每想起故乡黄梅的奇特风俗,总能勾起诸多乡愁。离开故乡四十有三,故乡的许多人和事都有所淡忘,唯有故乡独特的文化风俗总忘却不了。不知当年印象中的奇特俚语乡俗,如今在这城市化的浪潮中还能保留多少?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乡野黄梅她立足黄梅,服务大众,传播文化,记忆乡愁,搭建桥梁,服务经济发展。《乡野黄梅》由乡野黄梅文化传媒承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