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天涯“牡丹皇后杯”征文】 好儿为荣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散文
无破坏:无 阅读:2222发表时间:2014-10-17 10:31:03 那一晚,我的肺都要气炸了,一半因为担心,一半因为婆家大嫂的自私。家里没有别人,我胸中的怒火无处发泄,于是我只好拨通了儿子的电话,接通后就是一顿狂轰乱炸:   儿子,你爸爸疯了,我也要疯了,你大娘做的这是什么事?难道咱家不买轿车,她家儿媳妇就不去市里生孩子了吗?她是什么混蛋逻辑,你爸爸工作己经很累了,还要夜间开咱家的车去那么远的地方,你说如果出了事情她负的起责任吗?看过不要脸的,怎么没看过这么不要脸的……   我想我当时一定是被气得神经错乱了,因为我已经口不择太原的癫痫病医院那家便宜言了,我像开机关枪似的,把所有心中的怒火一股脑的倒了出来,语无伦次,但是儿子应该还是听清了我的意思,他很淡定。儿子今年二十三,正在读研究生二年级。现在,每逢家里起了战争,我都会请求儿子的援助,今天当然也不例外。   “好了,老徐同志,伟大的人民教师,咱们要点老师的风度好不好,你说你要是生气气出个好歹,实话告诉你,我可没时间伺候你,到时候你乖乖的给我去老年公寓。”儿子根本不理我的茬,我愈加气愤了:“少废话,你管不管,你大娘她算什么,做的叫什么事,以前我回老家,她架子那么大,现在用着我了,凭什么我们买的轿车给她白用。我告诉你,我明天就学驾照去,她只要用车我就说我有事。”   “老妈,老妈,你消消气可以吗?你说就你这脾气,将来我们孩子送回去了,我能放心吗,不得气出点什么来。你就算不要和别人的关系,也应该要自己的身体,多大的事情你至于吗?你说你老了老了怎么脾气这样暴躁了?你消消气,咱们慢慢说行不?”   显然,儿子根本不为我所动,我的火气更大了:“我这辈子都不想见到她,我和她井水不犯河水,她有什么事情也别来找我,我给她的还少吗?我凭什么总对她好,是上辈子欠她的吗?”我的连珠炮又来了。   儿子还是有条不紊:“诗人,你能不能听我慢慢说。我知道,你和我大娘有隔阂,可是那些都是过去式了,你能不能把心中的这个死结打开。不就是我大爷得癌症的时候,借了咱们钱,在我大爷死后,咱们没要吗?你说我大爷人都没了,我大哥又刚结婚,就是还钱,我爸能要吗?你说,你就好人做到底多好,一生气就旧账重翻,有意思吗?再说你总在心中过不去,可是我大娘根本不放在心上,你这不是自己整自己吗?你会不会算账?”   “可是,我就是看不惯,为什么她有钱打麻将,却没钱还咱们。儿子你知道吗?当初她们借钱的时候,我一个月才挣几百元钱的工资,我本来是用那钱盖房子的,可以说是舍不吃舍不穿,当时你大爷说得好听,说咱们用钱了一定还上,可现如今,他人走了,钱也没还上。这也算了,他死的时候,你爷爷还非要你爸爸为他买棺材,当时咱们刚买的楼房,欠了很多债,你爸爸为了不叫你爷爷伤心,借钱给你大爷买了棺材。可是你大娘不但不搭人情,还对外人说,她都不知道埋葬你大爷的钱是谁花的,你说气人不气人?”我又开始了老母猪想起万年糠。   “我说老妈,这件事我的耳朵都起茧子了,以后你能不能别再旧闻重播了。你能听我说句话吗?我大娘那样做是不对,可是,她只是个农村妇女,老公又没了,你可是个老师,还是个诗人,你能不能高姿态一点,得饶人处且饶人,放我大娘一码,你说你总这么斤斤计较,冤冤相报何时了。说句实在话,如果没有这件事,今天我大娘家用咱们家的轿车,你根本就没事。你想过没有,你是没有兄弟姐妹,所以你自己自私惯了,家里什么都是你的,什么都听你的。可是我爸不一样,他有兄弟姐妹,这是个大家庭,就要互相扶持。你想想咱们家有事情的时候,是不是我的姑姑叔叔们也帮助过咱们。你倒好,自己的东西不愿给被人用,以后人家谁也不用,你有事人家也不会帮你,你说那还有什么亲情。真正到那个时候,就算啥都是你的,你孤单单地自己用,你觉得有意思吗?本来,你是一个十分通情达理的人,可是遇事总爱钻牛角尖,你说你这样闹,我爸在老家怎么做人?老妈,你都快到知天命的年龄了,好好想想好吗……”   儿子一席话,起初我还不服气,可是渐渐地就觉察出自己不是来。大嫂家借钱这件事一直是我的死结,今天想不到被儿子解开了。我忽然有点疑惑了: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小子变得这么爱说了,于是不好意思的调侃道:“你小子,就会做你妈的工作,好了看在你的面子上,我饶恕她了。”   儿子也笑了:“这才是诗人吗?你可要知道,我是东北大学研究生的党支部书记,今年还是全校的优秀党员呢,就这点走群众路线的事,我还是能处理好的。”   我一听扑哧笑了:“有你小子的,原来你那你老妈当群众了。”   “对啊,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习大大的话我了如指掌,烂熟于心……”   我赶紧叫停:“停!请不要对一个非党员高谈阔论。”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但是给我的感触是十分深刻的。仔细想想,还是我武汉哪的羊角风医院好狭隘,一家人在困难处帮一把不是很正常吗?为什么非要把金钱算的一清二白呢?世界上有些事是不能用金钱算明白的。   可是,叫我心中愤愤不平的又岂止这一件事呢?   那还是公公去世的第一天,孩子的姑姑不知怎的在公公的柜子里翻出了七千元钱,包得整整齐齐,再看人民币的时间,有很多老版的,可见很多年前公公就开始攒这笔钱了。按理说,我应该替婆婆高兴,因为毕竟公公是个很有远见的人,他怕自己死后婆婆一旦没人照顾,所以私下里攒了这些钱。可是同时我心中的怒气又涌上了心头,这也就是说,大哥去世的时候,公公的手里是有钱的,那么为什么还要逼着我老公给他哥哥借钱买棺材呢?这不太不公平了吗?这么多年,他临死只字未提,我买楼房借了四五万元钱,他一分没帮啊。我的心里忽然很悲凉。但是我转念一想,如果这钱给婆婆存上,将来生病的时候也可以救急,不至于我们张罗钱手忙脚乱的。可是孩子的姑姑竟然把钱直接给婆婆,婆婆又直接把钱给了老儿子。老儿子接过钱毫不客气地说:“这些钱以后我都花了,一分不存。”我心里这个气啊,一方面怪公公不公,一方面怪孩子的叔叔自私。可是有什么用呢?   埋葬完公公回来,我一直闷闷不乐,其实钱对我来说根本不是那么重要,我就是对他们的做法嗤之以鼻。想想自己白手起家的艰难,从没想过逼老人帮自己,可是到头来,最吃亏不还是自己吗?我再一次的陷入了牛角尖里。一天晚上,我实在太郁闷了。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正在读大四的儿子,本来希望可以得到他的安慰和支持,儿子听后依然很冷静地劝说我:   老妈,这件事,也不能怪我爷爷,当时我大爷那么年轻就去世了,而且治病花光了家中所有的钱,还借了不少。爷爷不忍心他没有棺材下葬,这种感情你应该理解。还有,爷爷当时就是有钱,他能拿出来吗?那可是给我奶奶存的养老的钱。我奶奶身体不是很好,我爷爷怕一旦她得了什么大病钱弄不到耽搁了,所以这么多年偷偷积攒的。你说他也没有退休金,哪里来的钱,还不是过生日过节儿女们给的舍不花一点点存下的,也够不容易了。至于后来给了我老叔,也对,因为毕竟我奶奶跟着我老叔,你想赡养一个老人是多大的负担,我姥爷在咱们家你知道,那有多少烦心事啊。所以老妈,就凭这些你就别往心里去了好吗?不就是几千元钱吗?你等着我工作了,第一个月工资全给你,挣很多钱都给你存着行不?   就像抽丝剥茧,我心里的郁闷被一点点清除了。是啊,为什么只盯住了那点点的钱,为什么看不到前背后隐藏的那些更厚重的东西呢?钱没有了,咱们可以挣,如果亲情没了,这个世界还有意思吗?   这就是我的儿子,在一件件事后,我忽然觉得自己长大了,其实我更像是他的学生,尤其是他签约这件事。   儿子要签约了,我的心里比他还着急。做母亲的谁不想儿子有个好工作,生活在一个好城市呢?可是,十全十美的事哪那么容易找到。   最初,儿子被中兴通信公司面试通过了,我和老公都无比高兴。说起中兴,那在中国通信行业也算很有名气的,况且给的工资也不低,月薪九千,我和老公一致通过,建议儿子见好就收。可谁知儿子竟然拒签了,理由很简单:这不是我的菜。   我和老公暗中为他捏了一把汗,这么好的工作都不去,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啊,如果以后没有好公司,看你怎么办。可能是不愿意叫我俩着急,此后儿子找工作索性不与我们通报实情了,只是一直敷衍:一直在物色,别急,等找到好的就告诉你俩。   我们两口子这个着急啊。能不急吗?孩子的去向就是我们俩未来的方向。选个好城市,我们的后半辈子不就有着落了。那些晚上我和老公睡不着觉啊,一颗心始终悬着。哪知一周后儿子来电话了,和华为有限公司签约了,这次这个条件更好:底薪一万,奖金四到六万,更重要的是在北京工作。   我和老公立刻心花怒放,哪知儿子却十分淡定:有什么可高兴的,五年前我开始努力的时候,就注定这样的结局。这还不是我想要的菜呢,因为他们不给解决北京户口,将来我有了老婆孩子,买房买车怎么办?   啊?我和老公都长大了嘴巴,原来这小子心里装着这么多事情,我和老公立刻心服口服了。但是还是心中窃喜:有这么好的儿子不高兴行吗?   忽然有一天,儿子来电话:告诉你们二老,小矛盾小纠纷,不是十万火急的事情,别打扰沈阳更专业的癫痫医院在哪里?我啊,我开始准备国考了,如果考得好就可以解决北京户口了。考不好搏一次,也没有怨言。   我和老公立刻肃然起敬:爹很平凡,妈很普通,怎么生出这么个与众不同的儿子,儿子你真是我们的好老师。人都说有个好儿子是一辈的幸运和幸福,我们懂了。   是的,未来还有很多的路我们要和儿子一起走过,但是我们都相信,凭着儿子的睿智和执着,他的路一定会越走越远,越走越宽的。我们,尤其是我也会在儿子的谆谆教诲下越来越大度,越来越达观的,就凭这点,我感谢儿子,他是上天赐予我的最珍贵的礼物,最无价的宝贝。 共 376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5)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