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念】板涧河记忆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茶艺
   垣曲板涧河水库工程上央视了,我看着那如火如荼的施工现场激动不已。因为我是喝着板涧河的乳汁长大的,河边有我的童年乐趣,脑海里有不可磨灭的记忆。   幼儿时的板涧河明亮如玻璃带子,它接纳了很多清冽的泉水,温柔地缠绕着村庄缓缓流淌。离家二里坡下石硖旁就有一眼活泉,一年四季汩汩流淌。这是家乡父老的生命泉,吃水饮牛洗衣都在这里。它以旺盛的生命力,为板涧河源源不断地输送着新鲜血液。   这里春天的景色最美,河水解冻万物苏醒,黑脑袋长尾巴的蝌蚪成群结队在水里快活地游着,绿油油的河草随流水有节奏地漂浮,青色的马虾弓着背自由活动着。河岸上绿茵茵的小草踩上去软绵绵的,五颜六色的花儿点缀其间,闻一闻草青花香,听一听河水弹奏的小调,真是畅快极了。孩子们在草地上尽情的打舞叉翻跟头,玩累了躺在绿草间,望着蓝天上白云悠悠,沐浴着明媚温暖的阳光,聆听着牛儿吃草有节奏的摇铃声……   夏天的板涧河,板那更是我们童年娱乐的天堂,光在河边就有许多乐子。那时河里螃蟹很多,河岸边随意搬起一块石头,就能看见螃蟹突着眼睛,舞着钳子。记的我第一次跟着几个哥哥到河里捉螃蟹,看到大哥在河中搬起石块屡战屡捷,我也使出吃奶的力气搬起一块石头,看到一只大螃蟹从浑水中游出来,我不知天高地厚伸手就抓,没想到我不是它的对手,在我伸手的一刹那,它反戈一击夹住了我的手指,我哭叫着使劲儿甩着手,疼得直掉眼泪。不过后来掌握了捉螃蟹的要领,再捉也变成了小菜一碟,河岸边多少次满载而归,已记不清了。   河里鱼很多,赤脚趟河你能感觉鱼儿从脚边滑过,乍把长的鱼儿成群结队游来游去。离石硖不远处有一条水渠,我们凭小孩的智慧放闸闭闸,让鱼儿搁浅。这捉鱼得眼疾手快,双手一掬往河岸一甩,鱼儿就成了秋后的蚂蚱。冬天一颗梨,夏天一条鱼,大人们说夏天喝鱼汤洗胃通肠。每当我们捉到鱼,熬上一大锅汤,姊妹们你一碗我一碗,那香味那氛围,永远镌刻在我的记忆里。   七八月骄阳似火,你若不怕那火辣辣的太阳曝晒,走在河岸边就能遇到晒盖的老鳖。不过小孩子捉鳖千万别让它咬了手,听妈妈说鳖咬手,吼雷才松口。记得那次我与大妹妹去河里抬水,刚到河边就发现一只老鳖正在河岸上晒盖。我们发现了它,它也看到了我们。与那斯对视,它慌着神向河里逃去,我箭步追上它,一脚踩在它的脊背上。我可真正见识了缩头乌龟的熊样,它的头和四肢缩进盖下没了一点踪影。我感觉脚下就是一块坚硬的石头。哼,躲了和尚躲不了庙!我金鸡独立般站上去,它终于撑不住了,伸出了头也伸出了腿,我不由分说,麻溜地捊下头绳,用活扣套住了它的后腿,提溜了起来。它头一直仰着,瞪着它那贼溜溜的绿豆眼睛,两只短短的前腿拼命得舞动着。不过不管它怎样挣扎,怎样不愿意,此时我们绝不会发善心,想逃走那是痴心妄想,门都没有。因为把它提回家就是一道上好的美味,一只老鳖里有百样肉呢!用鳖做餐不用杀,不用开膛,要活着煮,它肚里的脏物才可吐得干净。我认为这样太残忍了,鲜煮的鳖蘸着蒜水虽然好吃,我却不忍下口,从来没有尝过它的滋味。   我们的母校就在板涧河边,离学校不远处有一环臂倒岸大潭,夏天是游泳娱乐的好去处。我们就是在这里学会了游泳,老师只教了游泳的基本方法,我们自学自通,学会了各种泳技:我能脚不点底,立于水中如履平地;能一头扎进去,在水下游几十米;能睁着眼睛钻于水下,追得鱼儿无路可逃;能站于倒岸石上,纵身跳下轻轻扎入水中……夏天来了,学校上课到中午最后一节,我们人在教室心早飞到河里,钟声一响,男生女生就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向河岸冲去,那是去抢占地盘,有时连衣服都不脱就跳进河里。那时生活苦,一年四季两顿饭,夏天的中午大都在河里渡过,玩够了洗爽了把衣服一洗晒在河边石头上,赤身裸体钻在岸石下吃干粮,纳鞋底,讲故事。   秋天黄叶像小船漂在清凌凌的水面上,与河底的沙石相映成趣。此时鱼儿肥了,学校后面那条水渠,有一处约三尺高特别陡,启蒙老师编了一个荊条深筐,晚上装在渠底,鱼儿游下来正好掉到筐里。值日生每早到校有一项工作,就是去那里抬鱼。我们一前一后抬着鱼筐走在小道上,鱼儿在筐里甩着尾,闪着银光,溅着水珠。那晃悠的身影是一幅动人的油画,那咯咯的笑声是最美的音符。   冬天万木凋零,这是板涧河一年中的枯水期。没有了淌淌大水,但从不断流,河水依然用它的韧劲一路向前。等到三九四九天,河面结冰了,那里又成了孩子们的乐园,淘气的男孩穿着妈妈纳的千层底在河面上滑冰,鞋湿了很难干,几次底儿就透了,帮儿烂了。可哪怕穿烂鞋冻伤脚,受父母的责打,依然难禁滑冰玩儿的诱惑。五九六九冻破石头,但那活泉依然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水,它注入板涧河的流域里,水草新鲜油绿,呈现着勃勃生机。跌进腊月活泉边就开始热闹了,拆洗棉衣被褥的大妈婶子,到这里可着劲儿地洗。那棒锤起起落落,用皂夹搓搓揉揉,一件件洗净的衣物,搭满了河岸的灌木。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人们在河两岸的村子里开始拓展开荒。一把镢头开开开,一把斧头砍砍砍,一群群牛羊啃啃啃……河边种上了蔬菜瓜果,坡地种上了五谷芝麻,砍来了木头盖房烧柴禾,满山的牛羊啃没了植被……   夏,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而下,依坡而建的村庄无可奈何地静默着,裸露的黄土地呻吟着哭泣着,如注的大雨侵蚀着失去保护层的土地,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泥水,如一匹匹脱缰的野马,向板涧河冲去,顷刻之间清水变得泥黄,母亲河不再温柔,肆虐的洪水耍起了威风,如一头头发威的雄狮咆哮着,扭曲着向前奔去。搭石冲跑了,木头桥冲跑了……人们眼睁睁地看着开垦的薄田被冲跑了,河边的庄稼蔬菜西瓜,都成了被卷跑的漂浮物。   雨后初霁,板涧河彻底改变了模样。河边青青的草,绿油油的庄稼都被淤泥毁了容,河底也淤上了一层黄土泥……暑期最热的一段时期,板涧河依然流淌,但看着表面温柔却再看不到河底,你若斗胆下河,那你得提防陷进淤泥。板涧河不再是孩子娱乐的天堂。   突然有一天,河水变成了灰色。原来上游开了矿,矿粉污染了河水。母亲河成了家乡的灾难河,螃蟹、鱼、马虾、老鳖销声匿迹,河水浇灌的庄稼也没了生机。   有一年冬天河水断流,裸露的河床呈现出狰狞的面孔,我站在河床上,望着满是污浊泥垢的石头发呆,失落神伤涌向心头。我随手捡起一块石头扔进潭水里,溅起一滴滴混浊的泪滴……   值得庆幸的是后来人们意识到这一点,幡然醒悟,响应国家号召开始退耕还林,开垦的坡地又长出了茂盛的杂草和灌木丛。一块块土地上,房前屋后都植上了树,工厂污染也得到治理。   今年夏天我有机会再回故乡,在河边我终于找回了童年的记忆,河水哗啦啦唱着歌,我又看清了河底的石头,看见了小鱼在河里游玩。我一时兴起,在河边捉起了螃蟹,一不留神竟然四脚朝天摔到河里,尽管成了落汤鸡,但爽朗的笑声惊飞了鸟吓跑了鱼……   几十年弹指一瞬间,现在家乡根据国家规划实行了移民搬迁,裸露的土地已被葱郁的植被覆盖,板涧河又恢复了美丽的容颜。随着小浪底板涧河水库的建设,板涧河的水将成为周边五县灌溉,吃水,工业用水的源泉。想到这条河将以更生动的姿态服务于三晋父老,失落的乌云被驱散,自豪之情溢满心间。 成年癫痫病人的病因到底有什么?左乙拉西坦治疗癫痫的时候有副作用吗武汉哪治疗癫痫好哈尔滨治疗癫痫病更好的医院是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