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暗恋的果实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创意美文

   木子几乎注册了所有的交友网,例如人人、朋友、微博、微信等等,她经常在搜索那里输入三个字,然后高级筛选,最后凭借自己早已模糊的意识去判断,结果都是以点击右上角的红叉结束,这样的失望一次又一次。

  搜寻中的他一直是木子内心深处掩埋的一个秘密,没有人知道从多年前开始到现在心房里住着的这个人,只要有空闲,他的名字就要在木子的头脑里打滚,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木子唯一的希望是不要认识这个人。

  世界很大,只要和一个人不再同一个空间,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也没有跟那个人亲密的朋友混在一个圈里,那么,那个人就如水珠一样在你的世界蒸发不知何处。有一种感情是痛苦而又甜蜜的,它叫暗恋。暗恋一个人,不管何时何地何形象,他就是你眼中的最美的一道风景,只有你一个人能欣赏到的一种美,它不敢打破,因为怕拒绝、怕伤害、怕打破后距离会变得更远,即使这样,每个人还是不惜一切为其做很多很多傻事,因为它就像深山冬天里的一团火,你会不自觉得去靠近,去获取他一丝一毫的消息。木子是极度内向的,毕业分开时,她没有开口去要,他身边的朋友一个也都混得不熟,所以她只企图下一站还能在一起,能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

  十多年了,木子总会无意的想起那个男孩。时间缓缓,将近三十而立了,木子迫不得已开始了各种相亲和注册婚恋网,人来人往,终究只是过客。

  “你好,看了你的资料,你很优秀,我叫志,可以和你交朋友吗,我的微信xxxxxxxxx”这封佳缘来信很简短,但是木子却开始有了心跳的感觉,因为这个名字。是他吗?木子立刻加了这个微信,越看他的动态就越心动,同时越心凉,这是志吗?

  “你好!”木子打字过去!

  “你好!”很久后对方才回复过来,木子却找不到下一句的台词,她想了很久,决定还是说一句:“在干嘛呢?”

  就这样,网络对面的那个人却一直没有再回信。木子吸了一口气,他不是一直活在回忆中的那个志吧,她不期待他有如此优秀,看着他每天更新的动态,他说:这辈子要跟一个我爱的人在一起,这样才会为了她的幸福而努力,人生才能积极向上。他还说:做最好的自己,才能遇见最好的别人,等等很多具有正能量的话语,不管他是不是与回忆中重叠的那位,看了他的动态后,木子的生活变得更勤奋。

  “木子,怎么啦?”隔壁的大婶敲着房门,木子立马抹干了眼泪笑着说没事。可看着屏幕上的那个小脑袋,她怎么能不认识。从初一到高一再到大学,然后毕业参加工作以及现在的模样,志制作了这么一幅时光轴的图像,她心中的志像天际的一抹阳光,即时征服了珠穆朗玛也触摸不到,她咬着衣角,让眼泪滑落两腮。

  命运的轨迹是以目标为圆心,行动为半径而成的一个圆,稍稍不努力,做到相依相伴同行都很难。如果是同一个圆心,那至少有共同的话题和方向,如果不是同一圆点,只有半径拉得大一点,两圆才有可能出现相交。木子开始学IT,学习志所从事的行业,关注志所爱的细分领域,只有登到了最高峰才能更好地亲近阳光。

  “我知道你还单身,但不知道怎么靠近你!”内向的木子在空间上写下这句让朋友提问个不停的留言,她没有解释,她恨自己,她更要努力,做一个志爱的女人。

  就这样,她豁出了生命去努力,她开始学习计算机,拾起丢了很久的外语,坚持跳舞锻炼身体,木子瘦了,木子的精力不济在工作时晕倒了。迷迷糊糊,她感觉被人同事抬起来了,意识然后脱离了身体,飞到了很远的地方。

  “我不去,我还没报答父母,还没告诉志我爱他。”她挣脱着反抗着不想这样飘来荡去,身体突然重重的垂下去,睁开眼闻到了床边的花香,是一朵朵火红的玫瑰。她吃力的伸手探过去触摸,刚刚触及花瓣,一双修长的手指夺过花束。

  “你是需要这朵吗?”

  “请问你是?”木子看着身边西装革履的男人,恍如透过窗户射进来的光线,带着明媚的笑容丝丝温暖。

  “我是志,你的同学!”木子立刻把头埋进了被子里,她的人生虽沉默寡语,但从未如此尴尬过。

  “你如果喜欢蒙着头就这样吧,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爱你!”

  木子抽泣着,被子被人轻轻拉开。

  “志,我还没做好准备,我不知道跟你说什么话题,我不知道……”

  “我不喜欢卑微的爱,请你自信点,你能好好爱我。从十七年前开始我沦陷在你纯净的目光中,我之所以这么努力,就是为着以优秀的姿态站在你的面前,你可以有自己的事业,但挣钱的事必须男人来做。”

  在一个明媚的春日,这对幸福的恋人走在了一起,男才女貌,来往的宾客无不这么称赞。

  “谢谢你,欣子!”两人敬酒到朋友席时,不约而同的对同一个人说道。欣子早已是婚姻的过来人,她喝过酒脸颊泛着微红,开始发言。

  “木子,爱若不勇敢说出口,坚持和努力都是值得惋惜的。志,你要明白,物质对于女人只是一部分,女人要的还是矢志不渝的爱和男人身上的希望,是你这小子不自信木子能陪你一起吃苦,很早前你两看彼此的眼神我就见出了猫腻,你们丫的咋就这么能憋。”欣子醉了,倒在了另一个男人宽厚的肩旁上,这个男人他们也都认识,那是欣子追逐多年的强子。

  夜晚,激情过后,志还是舍不得抽离软软的趴在木子身上。

  “在真正爱我的人出现之前,我的使命就是好好爱护自己,亲爱的,你还满意吗?”

  “这句话好像在哪见过?”志呢喃着,木子轻笑。

  志接着轻咬着她的耳垂说道:“夫人,我不满意,快长胖点,为夫要做爸爸。”

  “先把你的佳缘账号注销了再商量,哪有你这样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

  “遵命,夫人,鱼已经上钩了,该收网了。”

   “你!”木子怒了咬了他肩膀一口。

   “何止佳缘,百合、真爱等等,所有的交友网里面我都有搜索过带有你名字的字眼,直到遇到欣儿!”不知道志还在说些什么,木子依偎在爱人的怀里沉沉的睡去。生命如果重来一次,当年的小木绝对要勇敢的站在小志面前,告诉他:我爱你,不求结果是什么,但至少不会出现后来彼此在茫茫人海中撒网寻找那个可以将就、贴有各种条件标签的另一半,还好我们没有错过。

昆明癫痫病专科医院较好哈尔滨看癫痫好的医院治疗癫痫的医院怎么来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