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十一月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创意美文

   过去的十一月,就像寒冬里的一片雪花,昨天还在的,今天就默然地消失了。我像是喝醉酒的人,吐露着梦魇里的呓语,因为,住在这靠海的南国,你可以每天每夜听到海风上岸的声音,或是,涨潮时的海花拍击的海岸的潮声。然而,像北方的雪花,就只能像似童年的一个回忆。我喜欢下雪的天空,从小我就习惯一个人呆在雪地里,看着满天的雪花落下,有的落在田野里,欲水即化了;有的落在山树林里,也使原本凋落的木枝,又有了新的衣裳。我更喜欢那件雪白的衣裳,可惜的是,我从来就没穿过,也许才会这么迷恋吧!
   这是十二月里的一个冬晨。窗外有很大的晨光,但我没看见升起的冬阳,只感觉到阵阵的海风吹来,有些干冷;还有那呼啸的声音,也有些颤抖。天空是一片灰蒙,抬头望去,都是那样的消沉,似乎什么都不是了。
   这也是一个周末的早晨,庆幸的是不用早起赶去上班。前两天时,我还在清冷的早晨里唠叨着,要是不用上班就好了。也许,人生的很多事,就是如此吧!但还是要说是自己贱吧。昨晚睡下时,明明就关了闹玲,还特意托晚了一刻才睡,谁知今早,还是这么准时地醒来了。
   躺在床上的我,可说是百般的无奈,整个人像是空空的,不知自己在想什么,又想做什么。刚刚起来放下窗帘,小屋里立马就暗下来了。我喜欢这样暗淡的空间,静静悄的,又朦胧胧的,似乎不喜欢看清小屋,也不喜欢看清自己。
   想起那天,一个看过我的笔记的同事说。作笔记是件好事,可你写的太过忧伤,不宜多写。后来,她又说,在你的世界里,都是忧伤的吗?我讷讷地说,不知道了,从来如此,就没好过。也像似安慰我说,有时间,多出去走走,就别再写了。是啊!我曾也有半年没写过,还以为就此像玩游戏一样戒了。但,有些事情,并不是我想的那样简单,也没有我徘徊时的复杂,可我就是这样的一个——活在了矛盾中的人。
   我曾说,如果这个世界的黑夜再长一点,也许,我就不会期盼那份清晨的光明,我会老老实实的呆在这个像永夜一样的黑夜里。永夜,这只是网剧里的一个台词,而然,我就是这样不经意地记下了,又随口说了出来。
   我一边点击的手机,一边啃着昨晚下班带回来的面包。我习惯用手机打字,它的频幕虽窄小,但拿在手里很方便,最主要的是,何时何地,只要自己有灵感,就能写了。当然,这样的写作是不规范的,但我已无所谓了。因为,我也知道,自己并不是那块料,一个初中的水平,多读了几本小说,还想着写出个什么来了。不过是在自娱自乐,消遣时间吧!至于从前许的那个梦想,我都不能肯定会有成功的那天;也许那天,会真的,真的好遥远。
   记得身边的朋友,或同事都说过,就没见你发过脾气,感觉都不正常了,是人都有脾气才是了。其实,我也是有的,只是我来脾气时,只会选择看小说,写日记。这样久而久之,我也忘了自己是个有脾气的人了。可有一点不好的,就是自卑感太强了,也许,就如那句话说的,人无完人,何必去苛刻自己。
   十二月的天空,显然没有十一月的好了,每天都是阴沉沉的,没有半点太阳的影子。也不知这白光是从那发出来的,每天都是冷冷清清的,整个世界就好像一张黑白的照片;而我们,不过就是这照片里的一个黑点。也许,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黑点,在慢慢的游走,就好像是水中鱼儿,没有方向,一直朝着前面游走。
   是啊,仿佛如此,事事皆因,必然有果。然而,我的果就是我种的应,正如佛经中的善与恶了。什么样的应,就种下什么样的果,可这一切,我都是我愿意的吗?不愿意,又如何,就如我坐久了,屁股会麻,腰会痛,转过身来,都像老腰断了似的。
   作完笔记后,我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心里也通彻了许多,像什么上一刻的忧愁呀!烦恼呀!通通见鬼去了。这时,也感觉自己是真饿了,看过点,快到上午十点半了。也想起,自己一直半躺在被窝里,一直在点击的,就那几块面包下肚,不及脑筋一转动就给消化了。
   冬天里的周末,无非是这样了。冷冷清清的,连个门也不想出了,若不是肚子饿着咕咕叫,想必还不愿起来了。来到街道,也是人影依稀,大家走着匆忙,像是要赶着去上班了。只有我一个人,吃饱了兜转着,像个无目地的陀螺,还感叹着,人生,不就是如此吗?
   二
   我记得十一月初的一天。我就不知因为何事失眠了,那日的白天还很暖合,冬阳也很不错。因为是倒班,昨夜的通宵还是卷走了我的全精力,以置下班后的早晨,我疲惫地回到小屋时,连凉都没冲,还是一身的嗅衣服,倒在床上,裏着被子就睡着了。
   那天也是很晴朗的一天。我在翻阅朋友圈时,就看到车间的同事发的照片,有的是市区的海边,天空是大大的太阳,远处是碧蓝的海,许多的游人都是赤脚走在海边。有的是在林立阴影的山里,望着蔚蓝的天空,我也仿佛听到雄鹰的辗翅。还有的是在热闹的街上,阳光下人群拥挤,匆匆的背影,就像是一圈圈的波浪,冬日的寒冷仿佛只是海底的一个暗礁,并无那么可怕了。
   而我,就像一只卷缩的剌猬,在静静的小屋里渡过了一天。这一天,我过的并不开心,甚至还很堕落,说不清的来由,也许这是我的命劫吧!我总是一直的克制自己,可内心的我就一直在判逆而行。以置我都难以分辨自己是谁了。那天晚上,线上不忙,因为还是上半夜,我们没那么困,就个自聊起天来。我记得盼盼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她说,你真的了解自己吗?我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不了解了。接着盼盼说,这就是你一直单身的原因了,并带着解释道,感觉你就是一个没有目标的人,脑子里很空虚,整日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就好像在混日子。
   是啊!她说得一点不错,这些年来,我一直是在混日子。对我来说,所谓的梦想,不过是一直在骗自己,直到梦醒了,我才恍惚过来,我原来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伊甸园里。
   后来,我又冒出了一句,你与我相处不到一个月,就真了解我吗?试问一个自己都不了解的人,别人又真的了解他。你所谓的了解,不过也像看到我的外表那样。这样惊人的一句,不仅说闷了她,也惊到了自己。
   因为,白天睡多了,又是夜班倒白班的第一天,夜里失眠,都是习惯所至了。我是从被窝里爬起来,借着窗外的夜光,我披上了一件外套,半卧着床边,像是冥想了半天,才恍过神来,问了自己一句,我要做什么了。在这么个黑夜里,我能做什么,又想做什么了。
   玩手机,已成了一个不能改过的陋习。我不觉地拿起床头的手机,这个时候,我并不想着看电视,因为白日我已看得够多了。再说夜晚,整栋楼都睡下了,我也不好弄出声来,必竟这房屋的墙壁本就单薄,连窗外的寒风的呼啸都听得那么真切,我还能对自己说什么呢!
   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我就是这么一个孤独的人,甚至悲伤的都可忘了自己。从去年的夏天起,我便这样一直活在自己的阴影里,那个失去父亲的悲痛里,就像是一个无言的恶梦。我虽不信教,但也并不是一个无信仰之人,只是无情的生活,一次次打击着我,原本坚强的我,也变得开始患得患失了。
   这真的好像是秋天里的一片落叶。秋风的愁煞,像带着把冰刀,轻轻一碰,这片枯萎的落叶就掉了。因为失去了生命的重量,它只能随风飘泊,从一个地方,飘到一个连自己也不认识的地方。开始的迷茫,变得孤独的冷落。不与他人的交好,总是在防御,把自己变得像个带针的剌猬,处处回避,处处孤零。
   生活,就是这么冷清,就像一面不会起水波的湖面,一切都死气沉沉的。这世间,哪来为什么了,这是我多个夜晚的冥想,世上本无事,何来诸忧愁,心如上善水,何须再痴言。也许,就如此吧!
   有失眠的夜晚,就有困惑的白天,只是没想到,它来的这么快,感觉还没开始,就结束了。明天的明天,就是这样累积郑州市看癫痫去哪家医院好的,是好是坏,全凭自己的一念之间。
   三
   我不能忘记那天中午被骗的事,明明知道这是个骗局,可还是心甘情愿地被骗。可以说,这是我出来十年里,第一次心甘情愿被骗了。想起来,说不清楚当时的我,是被冬阳晒糊涂了,还是自己鬼迷心窍了。只记得柔软的冬阳下,冬阳就像一颗唅在嘴里的薄荷糖了,全身都是舒绵绵的。
   那日中午,我从食堂出来,坐在小道的石凳上晒太阳,一面还玩着手机。突然一个微信窗口弹出,我便点进去一看,是一个陌生人加了我。看图像时,是一位年青的小美女,我便豪无防备地加了她,很快她也就成了我的朋友圈里的一员。先是她发了个语音信息,说,帅哥,你好,我是附近加你的,你在吗?听上去,声音很甜蜜,我打字回复,说在了。然后她便又说,帅哥,可以帮个忙吗?我想了下才说,帮什么忙了。发出后,我还在想,这是不是骗人的。
   过了半天,她便发了一条很长的信息来。虽然过去半个多月了,但那些骗的信息我还是记在了心里。那天,她说,昨天晚上,刚和渣男分手,我又是初来此地,在一家医院当实习生。说她母亲要回家,她想跟她买张高铁票,可钱不够,问我能不能借她一百五十块钱。这是她用文字发来的,其实这样的一段话,明白人是一眼就能看出的,这是一个骗人的把戏。
   她还说,不信可以看看她的朋友圈了,我便也真的点进去看了。看过她的像册,有学生照,和当护士的照片,她的头像就是里面的其中一张,都是很漂亮的。还有一张昨天发的截图,是她与她男朋友的对话,与她说的一模一样。也许是我迷恋了她的外貌,才会动了同情的本心,才会这么心甘情愿地被骗了。现在的网络骗局太多了,这不是我接到的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可就是第一个骗到我的,像中了迷一样。
   其实,我发红包时,还是有些犹豫的。在信与不信中做诀择,我选择了信,是想看看网络上的骗局,倒底有没可信度。当时,我发完红包,就去车间上班了。因为车间是不能手机进去的,我便只好把手机放在门口的储蓄柜里。在车间做了不知多久的活,我便想起这事,想起她这么个人,想通后,我便对自己说,我是真的上当受骗了。
   傍晚出来吃晚饭时,我便匆忙地跑出来,拿出手机翻看时。她便留下一堆的信息。说自己还是钱不够,能不能再借个一百五十块了,便还发了自己的身份证的照片来。也许是见我没回复,她便从一百五十降到一百,八十,五十,到了最后一句是,帅哥,既然你不信我,那你就拉黑我吧!看过后,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发了几个惊讶的表情。我再进她朋友圈时,她并已拉黑了我,我就只能看到她的一个简单的头像。
   在去食堂的路上,我在想,也许是我太久不曾被骗了,所以才傻乎乎的被骗。当我再细细的回想时,我便发现,我被骗的不是自己的同情心,而是许多男人都会犯的色心。色字头上一把刀,这是我前些天在网上看的一条新闻,说人到中青要远离年青的姑娘,字里行间,说得也是有条有理的,可我却看了就忘了,现在才想起来,又有何用呢!
   四
   不知为何,这几个晚上,凌晨三四点醒来,像是老有心事的那种;可是,我又想不起来,到底为何事所忧了。看着漆黑的夜里,我不想起来开灯,借着窗外的月光,小屋里基本上可以看出大概的东西。其实,小屋的东西也不多,就一张不秀钢的矮桌子,桌上也就一把旧风扇,自从入秋变天后,这把小风扇就没用过了。我也不曾把它收起来,因为,想起买时,就是一个便宜货来的,用时也给自己添了不少麻烦。尤其是那响声,初听时,真有想砸掉的冲动,可又一想,自己也不打算做到明年了,就忍忍了。
   去年的去年,我就说起不想做了。在不知不觉中又是一年了,记得老梁说,从你来起,都说了有三四年了,如今真不想再听了,试问你有什么本事可再跳槽了。我讷讷地说,没有了,一没文凭,二没本事,三没关系,唯一有的,就是这颗不服输的心。
   那天晚上,我和老梁在好又多的超市门口的一处买凉菜的小摊上。一边聊天,一边喝啤酒。那天晚上,老梁说,我们有半年多没吃过东西了,好容撞个面,不如喝点了,我说好呀!反正明天休息,回去也是一个人呆着。那晚,我们多喝了一杯,也聊了好晚。老梁也说,老婆回娘家去了,走了有半个月了,自从结婚后,她过来,我们就很少一起玩了,黑人,小孩子,怎么样,真想念你们单身的生活。我举杯笑笑说,有什么好的,一个人在外,总得有个伴了。
   那晚的月光很亮,我记得八月十五才过去,夜空还有着溝月的阴影。很晚的街上,没有几个人影,只有一两家夜摊上还有一群喝酒伐拳的人。那伙人穿着是黑色厂服,好像是格力厂的,四五的大男人,喝得那么尽兴,我便想起刚来的我们,不也这样玩过了。老梁笑笑说,哪家云南医院治疗癫痫好感觉自己现在真的老了,玩不动了。我笑说,不是你老了,而是你成熟了,老梁拍了拍我的肩膀,也微微的一笑,看去很腼腆,有点苦笑的样子。
   今夕何夕。今晚我起来上洗手间时,抬头没看到窗外的月亮,连半弯的影子都没有。也是自从变天后,这半晴半阴的天空,整天都是灰蒙蒙的,一点也不像海边的天空,什么蓝天白云,都是假的似的。

共 15403 字 4 页 首页1234
<鄂州哪里治疗癫痫效果好input type="hidden" name="id" value="87612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