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四季的故事】小镇生活_1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创意美文
无破坏:无 阅读:1029发表时间:2018-02-11 11:21:51 摘要:哗哗啦啦打开卷帘门,推开老式的带格子玻璃的木门,茶香迎面,在这个离我家二十多里路的小镇,有我的小店,我的一个小家。    “哗哗啦啦”打开卷帘门,推开老式的带格子玻璃的木门,茶香迎面,在这个离我家二十多里路的小镇,有我的小店,我的一个小家。   日光灯急促地跳了两下,发出很暖的光,放下小包,推开后门,拿出20CM电锅接水做饭。   记得房东还笑我说齐齐哈尔如何找到靠谱的癫痫医院这大碗似的电锅,够喝吗?我就笑起来,真好,我喜欢这个朴实的小镇。   忘了说,我在乡镇开了一个小茶店,也算是有个小三产。   因有亲人在这远离县城二十公里的小镇中学教书,常被她描述的悠闲生活羡慕不已,就神往起来,真的愿在这儿住一阵子。于是就玩笑似的开起了小店。   刚开始找房子时,爱人是非常地不乐意,且以经济要挟,看我这么投入,也就放手了。在这儿毕竟不熟悉,就在中学附近找房子。如今我们山东的乡镇,虽不是高楼万丈林立,但也是沿街两层小楼,店铺有副食,小百货,书店,衣服店,大都是铝合金的货架子有点散乱的摆得琳琅满目。   周末来此问了几家,看似关门的小楼,却惊异地发现,这儿的人真是悠闲。   其中有家卖化肥的,旁边我看到三间卷帘门落地。心想这个是出租的吧。我进店时发现他们正在逗孩子玩。我说明来意,女说,我们不愿住楼上,小孩子小,这几间房我们是住的!哦,楼上大片大片地闲着,真不可思议!   又走了一家,闲着的房子无非是放些农里的铁锹、耙子,甚至烂草旧衣什么的。自己用着方便,说的话是那么令我这拜金为上的小女汗颜,不在乎这两个房租。言外之意不差钱,看着他们朴素的衣着,简单的饭菜,相去几十里,怎么人的观念就这么大区别呢?   我们这儿的人下了班后,男有跑出租的,女有销保险的,摆小摊的很多。有的住在一楼的还要把本不太宽敞的居室,开辟出门脸,赚点酱油钱,宁可让孩子与自己挤在一起住。   其中有家做面条的,让我看下很宽的房子,我问房租多少,房东大哥举起一根粗糙的手指,,一千二。   便宜些吧!一个月能卖多少东西!我说.他大笑起来,一年一千二,我们这儿都是按年算。哦,这样,我又想起平时买菜时,他们自家菜常说二斤五斤,看来是同理。我点点头,他又领我到很宽阔的楼上,指着一间很大的房间,这间你可以住,我们不出租。我窃喜,真是太便宜了,而且楼上的房子还可以白住!美中不足地是只有一个室外厕所不方便武汉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正规,就忍痛割爱。   后来又找到一家,他家有四间临街房子,正好有一间空着,旁边两间一个修车的,一个是售种籽的,另一间是房东放他的小货车的。倒是院内黑龙江最权威的治疗癫痫病医院厕所分开,男女有别的。只是楼上的房子人家放着些杂物,不能住的,房租也是一年一千二。房东夫妻皆黝黑的脸,男的胖胖的脸,一笑眼睛眯在一成一条缝,女则是瘦的很,很骨感的锁骨就那么硬帮帮的,他们都笑着说话。   于是就开始准备工作,订广告牌,加工橱子,茶桌椅,联系茶厂发货,去济南批发市场,电话很频繁。一时忙得很。   房东得知我们是卖茶用,还很操心地重新粉刷了一个墙壁和斑驳的门。   当我终于搬进去时,看到也深棕的木质货架陈列着锃亮闪着金属光泽的若干茶罐,台面一尘不染,我松了一口气。小镇,我来了。   正好我计算着外甥女毕业,可做我的营业员,征得她的同意,于是在知了声声的夏天,我的“知音茗茶”开业了,开始我俩几乎不敢抬头看客人,很窘的样子。   第一天邻居大哥来我们这儿买了二十多元的茶,总算开张了。   这茶本不是必须品,不若化肥农药似的,这大部分时间就是在屋内呆着。   于是我还是上班,遥控指挥我惟一的营业员,我的年轻的外甥女,过了一把老板操心瘾,开店的日子远不如想象的那般浪漫,效益是生意的第一位。生意清淡,人淡如茶。   周末有空就去我的小店,四周溢满茶香,沏杯香茗,袅袅的热气飘散,至外甥女长这么大,我那段时间是和她聊天最长的时间,她的大学生活,她的心事,她的快乐。   房东是很有人缘的人,现在农村收种都有机器了,因此农村女人就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于是门前房荫处,一把破椅子倒下,放一块纸板或木板,几个马扎甚至几块红砖,就支起一个扑克局,门外吵嚷嚷的,间或阵阵爽朗的笑声,不知不觉地夕阳斜照,中学的学生的放学回家了,才收摊。   我们后门直通房东的家,房东若做什么好吃的东西,也会叫起我们一起吃,开始不好意思,后来有时就送来,肉包子呀,菜饼呀,有时甚至一块红瓤西瓜,两个水桃子。礼来礼往的,我们也送些什么东西给他们。   也渐渐地有人来光顾我的店,到了晚上,店铺基本上6点多就关门,一下子街上的人都吃晚饭,饭后街上黑乎乎的,没有路灯的晚上,店门外仍有凉快的女人男人高声地说笑。   晚上支一张行军床,电扇叹息着疲倦地转到黎明,公鸡隐隐啼鸣,小镇的街上就有了说话声,门哗啦地响着,也就翻身起来,醒了。就开始做饭。真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天长夜短。   有时在室内做饭,有个大眼睛的女孩子,眼睛奇大,又是出奇的黑,仿佛非洲有亲戚似的,手含在嘴里,冲着我笑。在生意冷清的日子里,并不是太寂莫。   外甥女又有了新的工作,要离开我的茶店了,房东还拉着她的手,说让她再来玩呢。无奈把孩子爷爷抓来补缺。   老人年已六旬,又长期在家,没有经验,又不大懂茶,可想而知他是如何的不愿做这件事,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冬天来到了,2009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早一些,坐在有暖气的房间里,听老人的电话里有些抱怨。   因孩子爷爷不能长时间盯在那儿,我又不大经常去打理我的店,爱人就说停业吧,你做买卖白搭!那些茶留着自己消化吧。   一直犹豫着,舍不得,真的舍不得。尤其看到我亲自布置的小店,整洁干净,这儿的街道卖东西的也日渐熟悉,都很热情地打招呼,真舍不得离去,爱人笑我矫情,原因很明确,开店不挣钱,就失去在这儿呆的意义。可我说小镇以后也会发展的,现在刚安装上路灯,晚上不再拿手电筒,路灯也是发出很白的光。   上周去了一次,看到房东的笑脸,和热气腾腾的饺子,我的心又犹豫了。小镇生活,真的难忘。   我知道,我若停业,是不会再频繁地来到这儿了,听那隐隐的鸡鸣,看那房东总跟脚的小狗。 共 23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