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归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剧本要闻
破坏: 阅读:1933发表时间:2015-08-18 15:04:50
摘要: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而我近年来便在这山东半岛飘来飘去,今日又再次外出,从威海至烟台,已是傍晚时节,斜阳余辉几许?映照的道路愈发绵长,且拉长高楼的影子,延伸了整座城市。那楼下路旁的银杏树儿,初生的叶子,圆似玉人的眼睛,只是恹恹无机,不知是不是目送了郎君远去,还是迟迟等待郎君未归?鸟鸣已沉寂,就像石落大海里,留下瞬间泛起的波纹,而恢复了平静,静的连鱼儿也不惊,这鸟儿不屑居住的地方。最过眼前一亮的莫过于马路中间的鲜花长廊,虽然垂暮,但也格外引人注目。因为没有别物与其相比,少却竞争,花便懒散起来,张开的花瓣,一如既往的规矩,不求新的发展与改革,不觉间让市民的眼睛倦怠了。我沿着斑马线横穿马路,经过花旁,众花仿佛察觉我的心思,不可理喻地急促地说:“谁也不可以移栽我们?我们自是花中第一流。”如此安于现状,无一点忧患意识,难免经不起三番五次的风吹雨打而被现实湮灭。我不禁自忖:“有人为你们剪枝,有人为你们浇水,你们完全可以像个纨绔子弟一般不劳而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归根结底呢?也不是全错于你们,是城市的繁华迷乱了你们的双眼,蛊惑了你们的内心,才助长了你们坐享其成的性格。”
   时间过晚,事不可办。我便因此又蹇住了脚步,寻到如家宾馆栖身。独自一人,念家的情绪又禁不住蠕动。在前台办卡,便寻房而入:一间房屋,一卫相辅。灯光如昼,床铺宽松。上悬空调可调,对目液晶电视。空气良好,温度适宜。洗刷皆可,茶水备至。略显无可挑剔,但是即便如此,还只是如家,不是家。环境再好,也没有一点家的味道,我内心呀,平静如秋叶,狂欢不可得。
   我放下包裹,坐在床边休憩一会,饮一杯无色无味的茶,恢复点精力,又下楼街道走去。
   远处青山,近处大厦,一个关卡,又一个关卡地截去太阳的光线,上天急催着太阳公公回家。天尚微明,五彩缤纷的霓虹便迫不及待地迷离起来,以便招徕生意,不夜城悄悄就绪,准备登场。
   在如家宾馆门口处,一个少妇,身材匀称,长发飘飘,面笼轻纱,像是印度女郎的打扮,怀中抱着一个小女孩,甜甜可人,哭着喊道:“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声音稚嫩,发音尚不准,但愈发令人动心,使我怜爱之情油然而生。少妇微笑,脸颊贴向女孩的脸颊,安慰地说:“宝贝,不哭,不哭,是不是那个小姑娘打疼了你?你给妈妈说说,妈妈明天打她,好不好?”小女孩完全不解少妇的轻声细语,使劲地向外伸着头,像是树的枝条像外延伸一样,不与少妇靠近,嘴里不停地嚷道:“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于是少妇抱着她快步而去。
   残留下一个我,看了许久,呆呆不语。久居他乡,任何一处景象都会勾起我思家的情绪来,更何况那一句敲打心坎的‘我要回家’呢?此时,我又陷入儿时的过往,那时候我也一样,一样的受伤时,一样的回家。
   街道旁的做小生意的老伯和婆婆,也收起地摊,心满意足地回家去,两人并肩行着,虽然收入微薄,但和蔼的笑容相对,那是夕阳无限好地延续啊。老来意气减,再也无所求?而家成为老人心中唯一的留恋,的确余钱是假,回家最真。那所老了一岁又一岁的房子里,不知承载了多少老人的零碎记忆?
   转弯的大道上,轿车归家,货车入仓,公交车回公司,争先恐后,拥堵了整条街道,的确如此:归心似箭,一刻不待。
   我沿着马路漫无目地走着,虽然想家心切,但也茫茫然,不知如何想下去?家的印象模糊了清晰,清晰了模糊,最后归到内心最深处,不敢再触动了。
   路过一个小区门口时,我看见一对中年夫妇,手提着鱼肉蔬菜,满面春风地归家去。试想煮好饭菜,子女归来,一家人就坐,一起用餐,说说笑笑闹闹,该是多么温馨的一幕呀。任凭哪一位大画家,以此作画,也只不过只能画其表,而画不出其里罢。家中妈妈做的饭菜,虽不是名家菜系,在子女心中,也是天下最香的食物。即便家中,一日三餐,粗茶淡饭,也远胜外地,日日夜夜,山珍海味。如我,已吃了二十年,尚不厌倦,即使再吃二十年,我依然如此肯定。
   夜幕逐渐的拉开,橘黄色的路灯亮起,延长了马路。那灯火通明的城市,喧嚣不断,人儿或许已经忘了月亮的清辉。
   我沿着马路继续前行,不觉间来至火车站门口,门口人员散落,大包小裹,他们要去那儿呢?还有那出站口的人儿,急急忙忙要来做什么呢?概为生计奔波吧!离家出走的人,难免惆怅万千,试问人世间还有比家更适合居住的地方吗?归家的人呢?饱受现实残酷,苦累折磨,当初的豪情壮志,也应该被磨灭不少了吧!归家去吧!回到最初的地方看看吧!寻找一下那儿是否还有到曾经的自己吧!
   城市喧哗渐渐地冷清了,我踱步更远了。清风徐徐,人迹少有,惟有林木轻摆,好像在招手作别行人,让行人归家去。有家的人归家去,而此地无家的我该归那儿去呢?我望着中原,家的方向,万水千山阻隔了归程,那些天然屏障,生生地绊住了我的脚步。我不忍再向前,我怕迷失了路。羁旅行役的柳永道:“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这发自内心的千古一问,又有那个游子可以作答呢?不胜唏嘘吧!如今我飘泊在外,是为生存吗?生存一粥一饭便可养活,而老家还远比一粥一饭丰盛,而我为何还不回去呢?我不得不承认是为欲望更好的满足,如此一来,贪得无厌,人性渐恶,我还在这无病呻吟什么呢?或许我怕人家的笑话,笑我深居家中,不思进取,但我难道是为别人而活吗?我的一切努力付出,难道就是为得到他人的赞美吗?如此一来,我不觉变得悲哀之至了。
   孔子先师有遗训:君子忧道不忧贫。而我还在争取什么呢?为何不回家,做回真正的自己呢?如今的我渴望的一切,真是违背我的初衷,枉读陶诗十余年,愧对王孟田园。我抬头望着天空,同一皓月,照在家乡,照在外地,我实不忍对看,一闭眼,一泓清泉滑过脸庞,家乡月便深藏在我的眼泪里,揉碎了摇曳,摇曳了明灭,明灭了不见……
   返回旅馆罢!不再想象伤心事。一路上,我步子沉重,城市也睡了,睡得很安静。我步进如家宾馆大厅,淡黄色的大厅里,正播放着刘德华的音乐,一曲发自肺腑演唱的《回家真好》。刘德华愈唱到内心最深处,我愈感觉是对我的嘲弄,我的家不在这儿,何来回家真好之说呢?
   我回至房间,蜷缩在被褥里,迷迷糊糊中,我又回到中原,回到丁家门前:暮色里,妈妈从菜园摘菜而归,爸爸在饮茶,而我在门口久久伫立……
   清晨,几声燥耳的车笛鸣叫,弄醒沉睡的我,我起身开一窗帘,晨曦熹微,人声却躁动了。我又静坐一会,洗脸刷牙后而外出。
   经过一个居民区时,我乍听到鼓声隆隆,一阵接似一阵,好不活泼热闹。我驻足观看,透过小区的栅栏,在楼梯口处,人声鼎沸,烟花对排,爆竹如蛇行。更令我耳目一新的是,约有三十余个阿姨,身穿红色制服,脸挂青春之笑,概有五步一岗,对峙而立,整齐有度,颇有国家迎接外宾的仪仗队的气势,面前均摆一大鼓,让出一条铺有红毯的小道来,阿姨们娴熟地敲打着,时而重重如暴风雨点,时而轻轻如灵猫散步,重重轻轻重重,交织在一起,混成一片,洋溢着一派的欢天喜地。此时一对新人缓缓而出,我适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女子出闺啊!新娘一袭白衣胜雪的婚纱,头戴一枝红花艳,艳似新娘脸,二人款款而出。新郎宽厚的手掌,一只牵着新娘的纤纤玉手,一只手用红伞撑起一片天空,为意中人遮风挡雨。二人行处,顿时天空下起彩色碎片,落在婚纱礼服上,落在红毯上,像似行处开了花,开了春天火红的花。二人在那欢乐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选的气氛中,呼吸着新鲜空气,踏上花车,渐渐地驶去一个共同的家里。
   从乳儿至女孩,再至当婚的年纪,新娘从寄宿二十余年的家庭里,迈进属于自己真正的家里,冥冥中早已注定,即使再留恋出生的家里,也不过徒添几丝记忆,终究还会归到自己的归处,那个直到老去的家里。
   处理完工作事宜之后,夕阳西下,过郊区时,我又隐隐听到刺耳的哀乐,我心感到不秒,寻声望去,证实我猜测,是一家市民正在办丧事。我近处而行,若隐若现中几声啼哭不胜凄凉。那门房前,竖立一蓬,外围挂起黑色帘幕,庄严而肃穆,中间有一老人遗像,笑别众人,面前瓜果丰盛,已食不得。香烛袅袅,花圈堆集,一个简单灵堂,供亲朋瞻仰,悼念。
   老人从自己的哭声中开始,又在后辈的哭声中离开。走完自己的一生,回归自己的‘家庭’。老人回‘家’去,回到该回的地方去。耻辱与污垢已不在,荣誉与鲜花已不在,安闲与宁静也已不在,盖棺定论吧!而那些一生的浮沉与铅华,也化作人间万点春雨,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老人回‘家’,回冥冥之‘家’,而此时产房里,不知多少家的婴儿在哭闹?欢喜的程度,岂非几滴甜泪能说明?好像高调的向世人宣告:我已来到人间。
   一代又一代的人离去,恰似一代又一代的人到来。停停走走停停,偌大的地球上,分布着亿万家庭。而人呢?永远循环,绝不停息。在人间驻足,离去,地球容纳,送别,又有谁能永存呢?而在世的长长短短的时光里,能为之永恒的不过是思想吧?物质腐化,人骨不存,惟有那无形的东西,融进空气,延伸久远。就像《论语》、《道德经》一样,虽然孔子已不再,虽然老子也已逝世千年,但二位圣人的思想仍教化着世人,或许这是每个人真正留给世上唯一的东西吧。
   李青莲道:“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如此讲来,我不过是暂时地寄居于天地之间罢了,人世处处都是家啊,或者说人世处处都不是家吧!只是旅馆而已,我只是个过客而已。那我为何还反复地想念中原,想家丁家门前呢?古诗云: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动物是,人亦然。或许人生初见皆美好,那儿是我出生地,那儿有我最纯真的气息,那儿是我最美好的国度,我熟知,我喜欢,我愿意!
   还有一个原因,在我的万般思念里,爸妈永远是主题。试想若是爸妈不在那儿,那儿还是家吗?还可以称之为家吗?不料,我又犹豫不决,不敢肯定了。
   唉!俱往矣,我不再为身在异乡而愁,客居岁月,终究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最好归无。用毛泽东最具有历史性的一句话便是:天若有情天西宁治癫痫病最好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重回到旅馆,卧床休憩,我思量着:努力吧!加油吧!争取早日回到爸妈的怀抱里,回到那个属于我和姐姐二人的心房里,在热闹的世界里,让心能安稳一会该多么好啊。想到此,我不自禁地笑了,告诉自己说:“睡吧,明天应是一个艳阳天吧!”
  

共 399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