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七夕,有点伤感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剧本要闻
一   凌晨四点五十分了。这是一趟唯一去省城的直达车。路上空无一人,天还未亮,有点冷,我不由蜷缩紧了身子。   满银凌晨两点被送进了急诊科。医生说,耽搁了一星期,导致病情严重,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手术。而我这会还距离医院几百里,没有我的签字,无人承担后果。到这份上,什么也不想,眼下主要的是,救活他,到啥程度都愿意接受。   和满银过活了二十多年,没有爱情,至少有同情。再者还有孩子们,就算平日再怎么怨恨,也没法漠视。更何况他的下身目前已经瘫痪,我不能在这节骨眼,顾及自己的感受。他在,家就不散;没他,我即便嫁人,后半生也没啥滋味可言。   人生就是这,以往打闹谩骂,总想着有朝一日摆脱,但当真的平静如水了,却还不习惯。尤其是,他以这副惨状召唤我,我一点不好受,反倒难受无比。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婚后也如此,纵然和满银感情差劲,我也希望他安然无恙。      二   车驶离县城了。不知何时,空中飘斜起了蒙蒙细雨,有点睡意,心里却不踏实。   就在车停在服务区,邻座的那个女人拉开窗帘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原来是罗伯特发的祝福红包。这几天,只顾关心满银的病体进展,都糊涂的忘了星期几。此刻,才拍着脑门想起是七夕。七夕,本该团圆,我却以这样的方式履行自己的职责。   去年到今年,霉运连连,有次太过于失意,一向坚强的我,居然黯然泪下。罗伯特却说,无论老天怎样虐待,抑或世人如何打击,你都是我永远的温存。从来都把自己当卖火柴的小女孩,那刻,罗伯特的安慰让我在黑暗里看到了光。想着这么多年,虽说跟了满银,却皆是自己独自打斗,不知活什么心劲,也不知活啥意思。   罗伯特每次给予我心意,都说,能否好好善待自己一下?我总是笑笑,且不当回事。这次,他一如既往,我却思绪起伏。是啊,人生再遭遇悲观,遥远的天边有一个深爱、真爱你的男人思念着、牵挂着,是多么的幸福。于我这个不惑之年的女人来说,更有何求?      三   签字的手,抖却坚定。医生说了种种并发症,比如终生没知觉,比如手术不成功带来的一系列后遗症。我说,尽力而为,一切结果交给老天。   女友玩笑说,趁此再嫁一回。我摇头说,不会了。她问,为何?我说,三十前活不成爱情,三十年后就和孩子们相依为命。手术时间不长,两个多小时,而就绪工作三四个小时。从下午三点等到晚上九点,心力交瘁却难以放松。   满银推出来之前,医生万般叮咛,一定不许他睡觉,要拍醒坚持会。满银却沉睡的极其香甜。医生只得提醒我和他说话。和满银从来没共同语言,以前,还和他说家事,现在,除了沉默,再没啥了。   为了他的病情,我由不得靠近床边,拉住他的手说,我知道你疼儿子,你都这样了,还惦记着小家伙。这样吧,等你回家了,让儿子给你擦脸,按摩。你不是承诺说,要带娃去骑马吗?那赶紧好起来,到时就能给儿子牵马了……   满银一听牵马,神智立即恢复。他望着周围,问我,娃呢?我说,明天就来了。他失望地又准备睡。我不得不拍打着他的脸说,你若一觉睡下去,怎能见到娃呢?他这才硬撑着睁开眼睛,而透过窗外射进来的灯光,我看见满银眼角有泪溢出。   我自己,也早已酸楚难耐。这个秋天,是有点凉,可我们的婚姻,却在这里有了点温度。      四   日子恢复到了平静。从医院回来,满银就开始下地锻炼了。儿子呢,则去了学校照常上课。   我除了做家务,照顾满银的一日三餐,还要盯着儿子做作业。一天完毕,困乏无力,往往一挨枕头,连梦也不做,就睡到第二天天亮。这天,能闲暇点,加上儿子星期,我就端着凳子坐在门口,看满银咋样走,再看走得咋样。   满银不是一般的吃力,可以说是非常吃力,比小孩子学走路吃力得多。我突然想起了润叶。她嫁给向前后,就没多理过,也不离婚。而在向前断了腿,润叶却担当起妻子的责任,且为向前生下了儿子。路遥笔下说,这是人性的复苏,也是润叶的可爱之处。   扪心自问,我是润叶吗?仁慈是必须的,平时再怎么鄙视、较劲,这会却不忍心。因此,我不仅下厨拿起带有尘土的擀面杖,且把满银的被褥拆洗的极其干净,再是为他擦身洗脚。也许这算不得什么,可比起之前我病危,满银却逃之夭夭好多了。   做人,要知足,也要感恩,更得带着良心回报。      五   媒人意外探望了。她来的时候,满银爬在床头吃苹果,儿子在看动画片,我则戴着耳机唱歌。她不信这是我们一家三口,也不信这样的状态会属于我们。事实却如此。   她这才惊喜地说,当初做了无数媒,最不看好我和满银,此刻,那些一见钟情的离婚了,你俩这一对不相配的反倒坚持的最长久。我说,跟谁过都是一回事,咋过也没啥区别。她说,原来还觉得对不起你,如今,你能这么想,我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了。   我指着儿子说,就算没有爱情,也有亲情,再说,无论我带着儿子嫁到哪里,也是骨头断了筋连着。她说,既然不想分离,就好好过,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也一定要提前告知。我想说,谢谢她,却堵在喉咙口。还想说,请她放心,却觉得说了无味。满银一见媒人脸上露出满意的笑,立刻指挥我泡茶取水果。媒人却摸着儿子的头,说,啥也不用,只要你俩守着娃安心过,就是给我最大的欣慰。      六   儿子疯癫到晚上九点多了。我边催促他洗漱,边把床铺整理好。没一点眼色的满银,却在此刻凑热闹说,他要刷牙。我说,等会,把小家伙打发了再取。   他急不可待,我也就没接茬。他气得不但嘟嘟囔囔,且无限哀叹地说,我要是罗伯特该有多好。你保证跑的比兔子还快。我惹得不由扑哧一笑,儿子跟着起哄说,那个“红萝卜”是谁?满银说,是你妈心上人。儿子说,是心上人,就精心伺候吗?满银说,是。   儿子劝和着我说,那你把我爸当“红萝卜”就是了。我只差捧腹大笑。其实,满银了解我不透彻。这阵若是罗伯特,我也是一样的做法,不同的是,罗伯特会让我先顾及娃,而满银却像是和娃争宠。不想得罪任何人,不想伤谁,也不想损自己。   凡事有个度就行,别选择,也别抉择。那样,于大家都没益。再有一句真心话,爱情虽伟大,亲情却无价。 安徽哪家癫痫医院专治癫痫病小孩吃了左乙拉西片荆州哪有癫痫医院哪里有治疗小孩子癫痫的医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