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朝霞谢别天幕——祭凌达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景观
破坏: 阅读:1901发表时间:2013-05-04 09:18:49

许多往事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黯淡,许多人也不会永远留存在我的记忆里,可是这人这事却在我的脑海里泛映翻扰了三十年,一种莫名的惆怅挥之不去。
   这也许是一场游戏,可这游戏的筹码太过沉重,一条鲜活的生命夭折在游戏里,给人的警世让人不寒而栗。
   深秋的晨阳刚刚跃出地平线,就已被浓浓的乌云笼罩,继而又是一场凉风冷雨。人们还没有记住霞光的微笑,已然悄然逝去。静静地倚靠在沙发之中,任凭思绪奔腾在记忆的长河里;耳畔似乎响起马鞍山山风的呜咽,夹杂着干巴河河水哀哀的悲鸣。蹒跚地走到窗前,双手推开窗子,斜雨如丝抽打着脸颊,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噤。“这天穹自由落体莫不是凌达的冤魂感知的怨泪?”冰冰凉凉的,一滴滴一缕缕混合着我眸子里的热泪洒满窗台,布满衣襟……也是这样一个深秋的季节,也是这样一个朝霞早逝的清晨,也是这样一场淫雨。只不过事情发生在三十年前,发生在那个久远的风雨飘摇的日子。
   泪潮湿了眸子,眼前的景物渐渐的在模糊在幻化,魂儿游荡,轻轻飘入那个久远的年代,飘进那个小兴安岭脚下偏僻的小山村,飘进那个上百号十七八岁的下乡知青组成的知青部落......。
   一望无尽的黑土地,拖拉机吞吐着黑烟循规蹈矩的画着格子,几杆红旗在寒风中猎猎飘舞。红旗下生龙活虎的小青年们认真而欢快的挥动着手中的工具。人群里一个梳着短发的小姑娘不时回头向田边望去,秀美明亮的双眸满含爱恋,依稀闪烁着几丝愁绪几许迷离。地头边,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小男孩吃力的摆弄着手中的锄头,略显驼背的单薄身子在山风中瑟瑟颤抖着,一双和小姑娘一样的大眼睛的望着前方,严重营养不良的菜色脸上湿漉漉的,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
   中午,烈阳高悬,天气热得像蒸笼。地头边,大家围坐在一起说说笑笑的吃着午餐,小姑娘悄悄地把自己饭盒里的豆腐拨到小男孩的碗中,小姑娘的饭盒里只剩下清汤漂浮着几粒菜叶。
   傍晚,夕阳羞怯的躲入山后。市里又有车来,大家争先恐后的领取父母随车捎来的物品,兴高采烈地品尝着家的温暖——糖果、饼干、油茶。只有小姑娘和小男孩躲在角落里,小男孩可怜巴巴的哭喊;“姐姐,我也要,我也要吃糖,我也要饼干”。姐姐狠命的揉戳着洗衣盆里的衣服,尽量克制不让泪水在弟弟面前流下来;“唉,我的傻弟弟,别闹了,我们命苦啊,谁让我们生不逢时,谁让我们过早失去了妈妈呀”。小姑娘的心碎了,面前的弟弟还是个孩子啊,为了能够关照小弟自己才狠心带在了身边,可他毕竟是个孩子啊。
   当晚,夜深人静的时候,姐姐偷偷地拿走了同室姐妹成年人癫痫的保健的糖果和八元钱。
   事情败露了,在领导信誓旦旦绝不外传的承诺面前,姐姐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没想到啊,幼稚的错误却是真正致命的,深夜召开的紧急会议给善良的姐姐敲响了丧钟。
   只是为了几粒糖果加上可怜的八元人民币,只是为了能让年仅十六岁且骨廋如柴的亲弟弟享受一次常人的快乐,只是不堪忍受无知小人的流言蜚语。她愤然喝掉了大半瓶子敌敌畏,带着一颗破碎的心,披着一身贼的罪名,了断了红尘的羁绊匆匆地告别了人世。
   得到了虚无的自尊,却永远失去了生命。十九岁的豆蔻年华像一朵刚刚开放的花儿过早的凋谢了,香消玉损何其惨烈。
   没有花圈没有灵堂,没有悼词没有哭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木然相向,一对对呆滞的目光目送孤寂的冤魂。山风呜咽叨絮着时代的不公,细雨绵绵洗刷着人世的无情。
   像是喝了一杯苦茶,让人苦的无奈。当晚,我把徐志摩的一首小诗写入了我的日记“悄悄的你走了,正如你悄悄武汉治癫痫比较好医院的来。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时常想:假如没有那一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假如没有那一场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假如她没有过早的失去母爱,假如没有那个可怜巴巴的拖油瓶,假如人们都能以诚相待……也许就不会发生这场人间悲剧。
   往事已逝,忧伤在无尽的延续。
   安息吧,凌达!原谅我们当年的漠然无知癫痫病的治疗方法介绍,一切莫名的惆怅来不及解释就已经变成了历史。值得宽慰的是,如今我们已经走出了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我们真正过上了当年连想都不敢想的衣食无忧的快乐日子。愿你魂归来,垦荒的战友们记得你怀念你,在心里,在洋洋洒洒的祭文里。
   怀念早逝的朝霞,告慰九泉之下的亡魂。
  

共 165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