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往事】爱,在往事中流淌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景观
哈尔滨儿童医院能治羊角风破坏: 阅读:2517发表时间:2017-03-27 20:16:35
摘要:往事悠悠,爱在羞涩的河流中缓缓流淌。

【江南往事】爱,在往事中流淌(散文) 往事悠悠,爱在羞涩的河流中缓缓流淌。
   成串的甜蜜,挂在四季的枝头,熏绿了柳树,熏红了桃花。
   站在记忆的上流,沿着时光的源头往回走,那些被油米柴盐煮淡的往事,就开始泛起春天的情意来。
   关注一个人,从最初的不经意,到最终的很在意,似乎只在瞬间。谁也无法说清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从互相在意到彼此猜疑再到冰释前嫌,现在想来,那似乎是一段极其漫长而痛苦的经历。
   不管如何,当丘比特的小箭射中我的心门时,我的眼里心里竟再也容不下其他了。
   家人的反对,外界的非议,都阻挡不了两颗互相思慕的心。
   在两个的世界里,爱就是唯一,彼此就是真爱。
   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以爱的名义,信誓旦旦地对父亲表明态度后,我才觉得有点后怕。为了爱不顾一切的我,实在颠覆了我以往“老实巴交”的形象。
   为爱痴狂,怎么一个狂字了得?三更半夜不睡觉,傻傻地坐在办公室里喂蚊子,听他一人讲家事,一讲就讲到天明。
   两腿的红包提醒着我,傻瓜不是这么当的,白白便宜了那些可恶的蚊子。
   第二回学聪明了,拿几张报纸到楼顶去赏月,对着月光发呆。恋爱中的男女十足是白痴,现在估计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傻瓜与呆子了。
   恋爱时的糗事一大堆,细细算来,真是不忍回眸。
   仗着自己是一校之长,没事找事让我做,就连回家休息两天都不肯放过我。
   一通电话,说什么要去兄弟学校学做帐,就把我拐到学校了。
   一向只骑自行车的他,不知从哪借来的“重庆仔”,竟然从遥远的学校骑到我家来。美其名曰接我去办公,害我一上车紧张得立马从车上摔了下来。
   当时的窘态要说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幸亏四周没有观众,他又特老实,不敢回头看我。我动作敏捷地从地上爬起来,迅速坐回车上,把身子往前移动,才没有再出丑。
   ……
   为了把我追到手,这家伙真是隐忍得够可以的。每次到家里来,家人都没给他好脸色,真恨不得把他赶出去。
   尽管心疼再心疼,为了我们幸福的将来,我还是忍了。为了爱,就是要义无反顾。
   聪明绝顶的他,最后还是学乖了。每次过来都会顺手带礼来巴结未来的丈母娘,家里有什么东西坏了,马上动手修理。农季到了,会骑上自己的小摩托,跟着母亲到山上去载地瓜,省了不少苦力活。
   日久天长,他居然轻易地就把母亲给收买了。
   父亲可是见过世面的人,没这么好商量。每次看到他过来,总是冷眼相待,对他不理不睬,着实让我害怕。
   最后,逼不得已,我使出了撒手锏,拿出他的亲笔书法偷偷放在父亲房间,并且修书一封,告诉父亲人不可貌相,主要看才华。
   说来也奇怪,自从父亲看了他的字后,竟然就改变了主意,慢慢地接受他了。
   谈恋爱的日子绝对不是一路晴朗的。也曾甜甜蜜蜜地海誓山盟过,也曾轰轰烈烈地大吵大闹过。那些时而晴空万里,时而阴雨密布的日子,至今想来犹自觉得害怕。
   所幸真爱终究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二十多年的风风雨雨,终于坚持到了现在,一路走来着实不容易。
   结婚十多年来,家具开始陆续退休。那些见证我们美好时光的家电,慢慢地被高科技的新家电所取代。东西换得越多,心里就越觉得不可思议:难道我们竟已经认识这么多年了吗?武汉儿童医院能看癫痫病最好 />   说起家中先生,那可不是一个“奇”字可以形容的。在他身上拥有多种身份,实在不是可以一语带过的。
   孩子他爸,现在似乎是家中最矮的一个啦!看到他越长越回去,我终于有足够的理由可以爬到他头上对他大呼小叫了。
   每次看到我对他爱理不理的样子,他可真不是一般的委屈哪!好歹他也是我曾经的领导,怎么如今竟沦落成家里的钟点工了?
   在家里,我是一般是不干重活的。除了买菜做饭洗衣十堰治癫痫病医院哪家较强外,我似乎特别闲,整天都有大把的时间写东西。
   其实,家里最会收拾东西的就是先生了。每次看到我把东西乱放,他总会气得嗷嗷大叫,说没见过这么懒的人。
   我就搞不懂了,难道沙发、桌子不是用来放东西的?对于他的咆哮如雷,我采取不理不睬的态度,反正我怎么收也比不上他的井井有条。让他好好发挥一下优势不好吗?
   至于拖地,原来我是有干这活的。最多拖两遍,我的腰就痛得不要不要的,实在无法再拖三遍了。可是,先生是个极其爱干净的洁癖。拖地不拖个三五遍绝对不停手。这种高强度的体力活绝对不是我能够胜任的。思来想去,这拖地的活,还是得交给他比较放心。
   于是,这十几年积累下来,我整理家务的时间就屈指可数了。慢慢地,他习惯了,我也更习惯了,乐得轻松。
   说起这些小事,统统不值得一提。“清洁工”清洁的只是小家,“维修工”干得可全是了不起的大事。
   结婚十几年来,我从不担心家里什么东西坏了。他在家时,看到了自然会亲手修理。如果不在家时,我打个电话,他也要匆匆赶回家来修理。我实在没理由去烦恼这些小事。
   电灯坏了,他自己换;水龙头坏了,他自己换;电脑坏了,他自己修;水管裂了,他自己补……
   就连我的苹果手机电池坏了,他都能在看过一遍后便自己买工具来换电池。
   “你想不想让别人活呀?什么都抢着自己干,那别人还有生意做吗?”每次看到他美滋滋地坐在那边修呀,补呀,我心里实在很不爽。不就修个电脑嘛,不就换个灯泡吗?谁不会?
   事实上,不只我不会,并不是所有的大男人都懂得干这些活的。
   妹妹的新家比我们买得晚,家里坏的东西却比我们多。每次到她家时看到灯不能亮了,门锁坏了,马桶不能抽水了,我都会觉得奇怪:怎么你家先生就不会修一修?
   得知并不是每个男人都是维修工后,我才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捡到宝了。当然,我是绝对不会让他知道这个秘密的。被他知道了,他肯定要重新对我指手划脚了。
   前不久,家里唯一没换过的洗衣机突然就不能用了,漏水漏个没完没了。
   听到洗衣机坏了,我想终于可以换个新的了。
   先生可不是这么想的。他东看看,西瞧瞧,不停地寻找洗衣机罢工的原因。
   “还是修修看吧,如果能用就再将就点,等搬了新家再换。”先生一脸镇定地说。
   “都漏能这样了,还能修吗?”我实在很怀疑。
   这个死心眼的人不等我说完,就开始动手起来。拿来螺丝刀后,他马上拆开洗衣机,后来找到了洗衣机漏水的原因。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弄后,不到半个小时的工夫,这洗衣机就能够正常运转了。
   “哇,多厉害呀!可惜儿子不在,不然就可以现场培训一下了!”看着投入使用的洗衣机,想到不用忍受冷水的毒害了,我就开心。
   一脸崇拜地看着他,我突然想起好久没有写过他了。
   “帮你写篇文字宣传一下如何?”我逗着他。
   “有什么好写的?”他一脸不屑。
   “哼,多少人求我写他,我还不乐意呢!”我的热情马上被他的冷脸灭了。
   “写就写吧,看你还能写出什么来呢!”
   这家伙,难道他忘记自己是被我的情书追到手的吗?当年为了逼他主动对我表白,我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擞,写了几十首情诗才打动他的。
   不服归不服,人家确实比我能干,我还得认了。
   其实,静下心来想想,这么多年来,他一个人为了家人,忙里忙外,操尽了心,累白了头,却也没有多说过一句怨言。我一个人能够心无旁骛地写作,也是离不开他的默默支持的。
   夜已深了,我们两个犹自在自己的世界里瞎忙。互不干扰,是我们极少吵架的最佳生活模式。
   远望窗外的灯光,车场的歌声已经静止了。往事的河流也走到终点了。
   一杯茶,一首歌,一抹月色,这便是我沉浸在往事里的最好理由。

共 279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