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情系江南】梦江南 写江南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精华作品
无破坏:无 阅读:1612发表时间:2015-08-28 17:43:41 摘要:或梦或醒,所有的文字都寄予了对江南的情 感受过江山的风,沐浴过江南的雨,因为文字之缘,梦里梦回我都在想着江南。      (一)欣喜受邀   一日,我正在午睡的梦中,突然小巷远处传来邮差的喊声:“石阶巷51号,有信函!”   这不是喊我家的吗?我家所有的家人和亲戚都有电话或QQ号的,这会儿谁会来信,还真是新鲜了。既然是叫我家的门牌号的,还是得去看过究竟。   走出家门,来到离家不及百米的小巷口。   明明看到穿着绿色制服的邮差等在那儿,我装作没看见一样喊:“刚才谁喊51号?”   “你是51号的吗?”   “是的!”   “有你的信函,请签收!”   “谁还给我来信!”我带着迟疑的目光瞅着邮差手里的快件。   “你是51号的吗?,邮差带着不耐烦的口气说,那意思是说,你如果不是收信人,别跟我瞎搅和。   我从快件封面浅蓝色的字迹中已经看到姓名的字样,忙恳切的回答:“是!是!我是51号的。”   邮差没好脸色的将快件塞到我手上,象是发命令似的说:“签字!”   “好,好,我签!”我在快件的回执上龙飞凤舞般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邮差熟练的撕下回执放进邮袋,呜的一声,踩响了摩托,摩托屁股后烟还未散,一下子连人带车消失得没了踪影。   我没有立即打开快件,等回家坐下来,用剪子慢慢剪开封口,再一探其中的究竟,这是我过去收信的老习惯。   在一阵疑惑、好奇的心情中剪开了快件封口,用两个指头伸进纸袋中小心的夹出了里面的一张纸。对折着的纸是大红色的,纸质硬而柔韧。我的第一反应是想到这是请我去喝酒的请柬,遐思中,好象已闻到满桌丰盛酒菜的味道。   谁发快件请我去做客,我意识到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我接着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撑开了对折着的红纸片,刹那,只见信函上端“邀请信”三个烫金魏碑体映入眼帘,我立即戴上眼镜,再看其中祥细,并轻声念道:   尊敬的秋静人先生:   江山网江南社团承蒙各位文友一直以来的辛勤付出、鼎力拥戴,让社团精彩不断。为迎接江南烟雨社团七周年大庆,经社团研究,兹定于公历2015年9月26日在苏州市举办“江南烟雨社团金秋笔会”,届时将有精彩的活动等待着你,期待你的光临!      让我们共探文字,共叙友好,共创江南烟雨社团的美好未来!      江南烟雨社团   2015年8月28日      读着这封邀请信时,我感觉自己的心跳比正常快了许多,没200/分也有150/分,比我平常80/分左右都快翻倍了,这都是心情激动的结果。想到将要与社团编辑和众多文友的会面,想到江南水乡的美景,想到社团金秋笔会的盛况,此时,确实感到那等待的时光是多么难熬,难熬也得熬着,好在离那日子不算远。      (二)笔耕江南   回想着加入江南几月来的经过,往事历历在目。   我是2015年7月6日的上午,接到樱水寒社长的飞笺后加入到江南烟雨社团的。   记得我在一篇江山征文《走进江山》中用到了清赵翼一首诗:“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这文章既是说象李白、杜甫这样的文坛巨匠其作品影响虽然具大,但也不过几百年而已。我理解这首诗是要求文学作品应随着时代的发展,适应社会的需求,在创作上求变创新,从而垒出不同时代特色的文学江山。   如果说江山的主旨是追求“原创”和“正文学”,我想从“江南烟雨”中的两词进行分析。   先从“江南”道起。江南自古是个人杰地灵、文人荟萃之地,最有名的唐伯虎、祝枝山、文徵明和徐祯清等“江南四大才子”,他们的诗歌文章无不透着江南水乡灵秀般的美。   再说“烟雨”。烟雨给予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朦胧”,若将朦胧立意在文采中,我理解就是代表“深意”。   如此,一是文章灵秀般的美,二是文章朦胧般的深意,这实际上对“原创”和“正文学”标准的拔高。   在我理解了“江南烟雨”的旨意后,虽是接受了“飞笺”的诚邀,竟诚惶诚恐般不敢在江南下笔。   历经一番迟疑之后,终于按捺不住一探江南的心情,于7月6日当晚往社团发了篇《心醉天马寨》散文一篇。这篇文章是编辑心柔接到的,心柔者必是心肠软,大概是出于鼓励,心柔在编者按中评述道:“一直觉得,写景是一件特别考验文字功底的事情,总是觉得不易表达的淋漓尽致。然作者的这篇文字中有大量景物描写,通过阅读文字,让人仿若置身其中,很喜欢作者的文风,就是在秀丽清新之中还多了一丝豪放之情……”   我这年六句之人竟象个小孩子样,一受点鼓励也会飘飘然起来,自此后,文字多见于江南,在个多月时间里,在总共往江南发14篇散文和小说,也竟有12篇被缀上了金豆子。望着“我的江山”中那一连串的金豆子,它极象是一串串对男人壮阳补肾的枸杞一样,让我活泛了心气,兴奋了神气,也提高了兴趣,从此,让我对文字的爱更加执着,对江南的情逾发痴迷和难舍。   在这里,我不得不说说对江南烟雨社团管理层和编辑们的敬佩,这是一群充满智慧、富有朝气的群体。比如陌然社长,这是个满脑子创意多多的年轻人,他发起的征文和其它活动,总是能切合我的兴趣。比如副社长水寒姑娘,她的勤奋和敬业精神实在让我感动,比如河南雪儿社助,她的热情和团队精神也会感动每一个江南文友。   在这儿,我还看到一个新的词语,叫做“写文文”,这是出自水寒和雪儿口里的高频词,极柔软的一句话,体现了她们对别人文字的负责精神和对自己创作文字的热爱。这两个漂亮姑娘每日深更半夜为别人“编文文”,每日茶余饭后还要构思自己的文文。在此,我向你们俩表示诚挚的敬意。      (三)邂逅文友   好不容易熬到距笔会只剩三天的时间,一直到这时,我才将笔会的邀请信拿给老婆看,并对她说:“老婆,我要到苏州参加笔会了。”   “今年初在桃花冲不是参加过笔会吗?”老婆问我。   我对她说:“这个笔会受邀的人更广,影响更大,不能与桃花冲笔会同日而语。”   老婆是我文字的第一读者,象这样的事,她总是乐意让我赴邀参加。   9月22日这天就买好了车票,当晚,打点好了行装。   9月23日早晨,怀揣着邀请函,背负着行装,坐上了前往省城的长途客车。这天晴空万里,秋高气爽,车窗外凉风习习,望着前往省城笔直的武英高速,心情格外的朗爽。看同程的人一个个在凑着手机,我也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了微信,接着挪开了身边的车窗,将手机举过头顶,象摇货郎鼓一样摇着手机,刷!刷!刷!刷了几下还是没刷着千公里之外、百公里之外的江南好友,是否能从微信上刷着他们,已经变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满车很多年轻人面前,让我这花甲老朽也能卖弄下用智能的新玩意儿。   没三个小时,车至武昌杨春湖站,我随着乘车的人流,坐上了下午一点多的武汉往苏州北的G678次高铁。先在车上找到了座位,放好了行李,因为乘车时没就着午饭点,就径直来到餐车厢。   一个人的旅行,确实自由自在,想走就走,想坐就坐,这会儿想吃就吃。这时我要了份盒饭,一份汤水,一个人细吞慢咽起来。   吃过午饭,喝了点水,见餐车人也不多,从随身包里拿出了平板,不太僵硬的手指没两下就点开了“江南烟雨文学社”。这群里每天都是这样,你来我往,熙熙攘攘,总是这么热闹。用手指来回刷了几下,今天怎么没看见水涵和雪儿她们,也许她们先来苏州了。   看多时了平板,当抬头歇会迷离的眼睛之际,从我对面走来一年轻漂亮的女子,她拉着极精制的绿色行李箱,手腕搭着件外套,眼戴着墨镜,向我面前款款而来,我以为她是要路过这节车厢,谁也没想到她竟在我对面共桌坐了下来。   面对同桌之人,我也不能太无动于衷,微笑着对她点点头,她也礼貌的向我微笑了一下算是回敬。   “没吃午饭吧?”我表示关心的问。   女子笑着对我说:“吃过了,我那节车厢人太多,午饭之后,我想餐车人会少,到这静会儿。”   我接过她的话题:“这主意不错,我也不喜欢太闹的地方,所以在这儿吃过午饭后一直坐这儿了。”   她听完我的话,一双美丽的眸子瞄向了我平板上的群聊天消息,脸上的微笑突然变得灿烂了。   “你是江南的秋静人!”她毫不思索的说出了我的江山网名。   这下该我诧异了,惊喜的问:“你是?”   她没直接回答我的问话,却说:“你最近在江南发了两篇小说,一篇是《苦楝树》,一篇是《叶子姑姑》,是吧!   我再也不用费心思猜了,直接说:“你是水涵吧!”   美女不置可否的微笑着点头,算是回答了我的问话。   “笔会还有几天,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水涵问我。   我认真的回答说:“这段时间文章是写的多了,头脑是活泛了,身体却坐僵了,称此机会出来活动一下。”   “这主意不错,就着看看江南美景,再找些素材回去接着写。”水涵真是不忘她的“江南”总是鼓励人多写。   我面对着水涵诚恳的说:“感谢你将我指引到江南,更感谢你为我编辑录用了那么多文章。”   “别太客气,这是我的职责所在,对所有走进江南的人都是这样的。”   “读了你的绝品武汉羊癫疯哪个医院好文章《白狐》,真正感受到什么才是绝美的文字。”我由衷的赞叹道。   只见水涵笑着说:“你过奖了,你的情感小说《苦楝树》确实感人。   “冗长几万字,阅读近千人,真正完全读完的恐怕只有你我二人了。”我认真的说。   水涵听了我的无奈之语,安慰我说:“只长春性癫痫病医院哪家好要作品打动人心,总会有人一看究竟的。”   “那倒也是,但愿如此。”我笑着点头回答。   不知不觉中感觉车速慢了下来,我抬头看了下高铁车速显示屏,正显示150KM/h   “快进站了。”   “是的,快进站了。秋先生今晚住哪儿?”   “我女儿给我在网上预订了拙政园店。你呢?”   “我得先去联系会务组了,看他们准备怎么样了。”   “秋老,身体没状况吧!一个人在外,真得小心了。”   “谢谢你的关心,我会注意的。”我退休后,这颗饱受世态炎凉的心,一下子听到它乡友人关心的话语,顿觉全身温暖了。   走出苏州北站,与水涵姑娘招手分别后,打了个的,径直往拙政园酒店方向驶去。      (四)第一水乡   9月23日当晚,经历一天车程的奔波后,下榻于苏州拙政园附近的拙政园七天连锁店,晚武汉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哪家好上坐在酒店房间,依然打开平板刷出江南烟雨文学社群,只见群里只有几个人在,比以往冷清了许多。   随后点开家人的QQ,将拍摄到的酒店外景照片分别发给老婆和远在京城的女儿,以显示我安全的到达了目的地。   自入江南以来,因勤于笔耕,确实熬了不少的夜,今夜枕卧拙政园边,何不好梦一回,想毕,瞌睡虫儿已经钻入了大脑,没会儿人已呼呼大睡了。   第二天早晨吃过早饭,打的来到“苏州中旅”订了个周庄两日游,乘上旅游大巴就来到中国第一水乡之周庄。   一直向往江南水乡,也游玩过江南很多地方,唯独还没来过周庄。   周庄确实是中国有名的水乡古镇,全镇依河成街,桥街相连,深宅大院,重脊高檐,河埠廊坊,过街骑楼,穿竹石栏,临河水阁,一派古朴幽静。这儿的游客流量不是很大,也没多大的商业感,到处予人以闲适、宁静的感觉,宁静中还带点古典情怀,让人特别享受。   那天恰好秋雨纷飞,在细雨朦胧中,什么都没有看到,我知道这儿没有戴望舒笔下悠长而寂寥的雨巷,虽然也找不到那撑着油纸伞的那位丁香般姑娘。但我在这儿坐过小船穿街游巷,看着漂亮的少妇扭动着柔软的腰肢,唱着醉人的昆曲儿,悠闲的摇着船桨,不禁让我兴致盎然;我在这儿也欣赏了清晨满雾笼罩古镇的朦胧美,老家山区的雾是浓浓的,这儿的雾是薄薄的,薄如一块轻纱隔在天地间;我在这儿的领略了购物街的繁华,满街的苏州扇子、工艺花伞、手工编织和江南绸织等工艺品让我看得眼花缭乱,从这些工艺品中体会到了江南传统文化的韵味。   随后,在有名的“周庄八景”中,我听到了全福寺晓钟轰鸣,闻到了钵亭的风送荷香,看到了蚬江鱼市,也有幸望到了庄田落雁。   站在周庄全福寺的指归阁那儿,周庄街、水、路、桥尽收眼底,眺望全景,真是天地一幅画,看的让人心旷神怡。此刻,我一个人自言自语道:“让我充满期待的周庄啊!我终于来了,也终于被你醉了。”      (五)金秋笔会   终于到了盼望已久的笔会日期了,9月26日早上就打的来到举办笔会的AA酒店。   AA酒店算得上是精品酒店,极富现代感的装修风格,园林式的庭院外景,气派而又不失品味,就象江南的精品文章一样,让人愉悦且又耐看,适合于举行笔会等文化活动。   酒店前绿色的草坪广场,红色的大气球在半空中被风儿吹得来回晃荡着,场中聚集着三五成群的与会文友。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那聚集的人中,竟是年龄老者、漂亮女子和风度翩翩的男士各自成圈。圈里的人中,有的在切切私语,有的在高谈阔论,有的笑语连天,有的在互换着签名或电话微信QQ信息什么的。 共 694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