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墨香】遇见沈园:一首千年《钗头凤》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精华作品
摘要:站在塑像面前,不由感慨,尘世间人来人往,红尘琐事恍如过眼云烟。曾经海盟山誓,题诗万千,也不过红颜离首他人。也许说,如果可以,如果说一切都还可以的话,想必陆游会毫不犹豫的抛去一世英名与一生才学,而去获得这段遗憾了千年的红颜知己。只是此时,事已过千年,风风雨雨,陆唐的爱情诗篇也是被遗留在风雨中。如今看来,百转千回,世事多变,此时能做也只有缅怀,和一番感慨了。 曾经: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后来: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走进绍兴,无疑是要去一趟沈园;走进沈园,无疑得轻触那一段千年的爱情悲剧。这似乎是无法触碰的情殇,但倘若是走进这个园子里头,又不禁发现时空的转变是一段爱情的开始和结束。触碰沈园,我想,我是走进了陆唐的爱情史书里了。   虽说是盛夏时期,但湖畔垂柳茵茵,仍见三月春风。陆游与唐婉的肖像刻画就在湖畔边上。半圆天地,柳风飞絮,唐婉与陆游一个面壁犹刻,一个雕塑对望,恍如两个不能交汇在同一建筑上的人,注定是一段爱情的悲剧。相望不可相守,相守却已是天涯。正如唐婉后来泣血题诗:“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站在塑像面前,不由感慨,尘世间人来人往,红尘琐事恍如过眼云烟。曾经海盟山誓,题诗万千,也不过红颜离首他人。也许说,如果可以,如果说一切都还可以的话,想必陆游会毫不犹豫的抛去一世英名与一生才学,而去获得这段遗憾了千年的红颜知己。只是此时,事已过千年,风风雨雨,陆唐的爱情诗篇也是被遗留在风雨中。如今看来,百转千回,世事多变,此时能做也只有缅怀,和一番感慨了。   在二人塑像跟前如此感伤了一把,我知道历史是不允许我只因愁而凭吊,而忽略了曾经的爱,在那墙上的万般思念与抒情。真是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于是带着些许痛楚,与张先生一同前往沈园。我承认是个感性多于理性的人,但这世间的女子,在面对一生挚爱,有谁能做到多少理性呢?   站在沈园庭外,虽是一墙之隔,却恍如千年,唯有走进院子里,摸着墙砖上刻着的诗画,才能得以通透这段爱情有始无终的悲剧。待走进沈园的时候,无意间又是一阵意外。园外是一条繁华的街道,人来车往喧嚣颇多,虽是柳河潺潺,垂树柳色,河上三两乌篷或靠岸,或摇曳,但仍是现代人生活的节奏。   所幸,也困惑,这并没有打乱诗意平静的爱情天地。仅仅只是一墙之隔,园内竟是清荷拂香,翠柳碧色。一池莲鱼红色点影,墙碑楼亭两风试题。幽静,闲庭,信步其中,即便当年的一首《钗头凤》悲愁万千,但仍是寻到所谓红颜真爱。或许,正是如此,即便沈园坐落古城中心,仍是幽雅恬静,风吹清香淡淡。“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如此柔软卿染的词句,在一段愁端中算是情有所归,自我安慰了罢。   入了园子,是一条长长的廊亭,朱红色的柱子,灰色掉落的瓦片,斑驳的路面,古老的树藤攀延在廊棚四周。令人着实意外的是廊亭里系着无数痴男怨女的“人间词话”。红色的绳带系着扁又圆滑的小木牌,刻着这世间最美的词话。几般羁绊,曾是千年姻缘却是无缘相对,后世男女携手沈园,恍若一见倾心。也许说,不管是谁,凡走过这里,走进这里,触碰陆唐爱情的同时,也是轻触了自己内心的那番怦然心动。   风中徐徐清香,盛夏荷风,一朵或两朵芙蓉亭亭玉立。迈着步子,姗姗而来,姗姗而去,尘世间的红尘琐事恍如京华烟云,虽是高雅尊贵,但洗涤之后,一番清丽脱俗,所谓爱情似乎也失去了原有的纯真。不知,当下的年轻男女走进沈园,倾读千年题诗,身受绝世情爱中,是否真能体会到何谓“错错错,莫莫莫,又是难难难,瞒瞒瞒”?也许说,当千年之后,陆唐的爱情再现人间时,或许也正如是当下“物是人非事事休”,想是逃不过一番物非,人非,事也非的无奈结局了。   但见石碑上一首刻骨铭心,且是潸然泪下的《钗头凤》,便也得知,哪怕再过千年,哪怕仍是相守却难,物是人非事事休的凄婉无奈也绝不是在此二人身上,就能看得见的。   所以,我仍相信,陆唐的爱情尽管悲情,但仍是默默心中相守。恍如街口的一对刻画雕像,对望,难守,仍是不离。如此诗意深情的两人,即便早已不在。但若能沈园庭院小坐,兰亭楼宇倾读,却仍旧能见得二人昔日身影,或错过,或遇见,或擦肩而过。在园子里走走停停,不难发现沈园建筑风格和山水格局都具有江南苏州之风情。或许说,在很多人见过苏州园林或各种江南园林之后,再遇得沈园,并无觉得特别之处。但难能可贵的是,我们还能遇见两个影子,一段爱情,一个故事。   尽管说,它是一个无法收拾的悲剧。   沈园本是一处私人花园,但经历千年岁月沧桑,风雨侵蚀,至今仍得以流芳,全因为一段千年不老的故事,一首千年绝唱的《钗头凤》。不由得想,即便是在园子里走个三五遍,也是无法深透这段故事背后的无奈,更无法说从一首诗中便能得以当年陆唐二人,十年后再遇沈园题诗时的相思无奈。   张先生闲坐在荷花池旁的楼亭中,拂手凭栏,看着眼前或近或远的荷花,莲蓬,不由冥思。我没有去打断他的一番思想,或者说,在理科出生的张先生而言,即便对诗书读得不多,或者说就是懂,也只是懂那么寥寥几首。但意外的是,张先生的一番凭栏冥思,让我的镜头有些颤抖。他转过身,竟给我出了一道难题。   “当年一首《钗头凤》不知令多少痴男怨女潸然泪下,如今,你我又遇此园,干脆你也作一首《钗头凤》吧。”我一愣,他说得轻松,却不知我岂敢冒然去作一首诗,还是曾令我百转千回的一首《钗头凤》。   当机立断,我转身离去。只是事后在离开园子的时候,作了一首算是完成任务。所幸,是在离开园子的时候。陆唐二人的爱情,唯有一首《钗头凤》方能诠释,怎是我等凡夫俗子肆意冒犯的?只是张先生不解,也没追问,似乎更是没看懂我所写的《钗头凤》,看了几遍,再看看我,然后一言不发……我甚为无奈,倒也欣喜……   峰回路转,若是说,沈园没有这么一段千年爱情的话,必然是逊色了不少。就像是一朵美丽的花,如是开得再美,倘若俯身嗅去,却是没有半点儿香气,自然是一番失意。但所幸的是,沈园不是这朵花,即便是没有陆唐爱情的点缀,在逊色之余,仍是上乘。但又所幸的是,陆唐二人的爱情毫不吝啬的就选在了沈园。当中的“沈园十景”,几乎每一处都无不透着这段爱情的细腻与情愁。   “断云悲歌”与“宫墙怨柳”是我最爱的两个地方。当然,我承认起初是这两个景名引起了我的注意。但不由分说,此名应此景,或许说没有当年的一首《钗头凤》,还是真的难以猜透这“怨墙宫柳”的相思无奈。但正因为熟知这首诗,这段情,才得以更是“怨墙宫柳”。它与“断云悲歌”其实离得不远,但伸手又是无法触及。甚爱这两处,无疑是因为距离而造成不能触及的情感,更是两处在凄凄惨惨戚戚的思念中又是无法触及。   张先生说我太感性了,入了园子,总是三步两步一叹惜。实在是不得已,本是一世夫妻,却因陆游愚孝,而痛心放手,一生错过。十年之后,沈园题诗,胜似相遇,从此害得红颜郁郁寡欢,抑郁而终。此般说,千年之后,入了园子,看着墙碑诗词,又怎能不是一番感性诉离愁呢?只因当下青年男女又多是张先生这般,走马观花,少有沉思,拍照留影,到此一游。即便跟团的导游一番苦口婆心的解析,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叹惜这段悲愿的历史情感呢?   而像我和张先生这般单身一人或两人闲游园子的,又能说,有多少人会偶尔沉思呢?   不敢说,我就是一直沉浸在这段悲痛之中,毕竟这是一段旅行。但所幸的是,这是一段旅行,而不是匆匆来,即是匆匆去的走马观花。从中感慨到某一些东西,也算是教会了我如何珍惜罢。   经历一段爱情,便发现岁月如花,流年似水,一切不曾变过,一切又是物是人非。读一本书,便又发现人生亦是如此,一切看来安然无恙,一切又是翻云覆雨……所以一路走来,我们要学会的东西很多,比如珍惜缘分,珍惜当下……珍惜黑夜带来的美梦……珍惜明天,珍惜自己……   因此,去了绍兴,遇见沈园,读懂一段爱情,似乎是什么风景也无法攀比得上的了……   武汉中际医院招聘商洛市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哈尔滨哪的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长春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