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清明的思念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精华作品
摘要:那老人中就有我的公公、婆婆、伯伯、爹爹、娘、家翁,家婆。今天,又是一年春风和煦百花盛开,清明已悄然来临。一刹那,记忆生根发芽,开出美丽的花儿,无数的花瓣轻轻摇曳,承载着我无尽的思念。让我伫立青山,凝视眼前的一冢冢坟茔,那一个个逝去的音容笑貌已走出阴冥,和我共度短暂的一年一回..... 在很小的时候,对老人的口头谚语特感兴趣,有关清明的就有许多。“燕子来时春社,梨花落后清明。”、“光清明,暗谷雨。”、“清明的鲫鱼,谷雨的鲇。”、“懵懵懂懂,清明播种。”、“清明谷雨连,浸种耕田莫迟延。”、“清明早,立夏迟,谷雨种棉正当时。”“清明前后,种瓜种豆。”....因此好佩服老人博学。那老人中就有我的公公、婆婆、伯伯、爹爹、娘、家翁,家婆。今天,又是一年春风和煦百花盛开,清明已悄然来临。一刹那,记忆生根发芽,开出美丽的花儿,无数的花瓣轻轻摇曳,承载着我无尽的思念。让我伫立青山,凝视眼前的一冢冢坟茔,那一个个逝去的音容笑貌已走出阴冥,和我共度短暂的一年一回......      公公   老家赣西称呼爷爷为公公。公公去世得早,我对“公公”的概念只停留在伯伯和爹爹的话语里。一条长辫子,一袭士林竹布长衫,一副不可侵犯的威严。因为辈分高,且是村里唯一的秀才,族长唯他其谁?因此尊奉与嫉恨同根而生。在那乱世,因为公公是基督徒,在棠浦的教会案中无辜被牵连,吃了众饭(没收所有家产用来聚餐)。家道自此衰弱,后又因曾经被族规惩罚的偷牛贼的指认,说公公是土豪劣绅,被红军游击队误抓,与红军同甘共苦几个月。好在红军识明真相,送公公回家了。但因为惊吓、劳累、艰苦、打击过度终于一病不起。公公喜好诗书,崇奉孟浩然,所以他的名号就借用诗人之名,终生乐于田园山水,临终时嘱咐爹爹他要长眠于花园之中,在他指定的地方,如今已然一个天然花园,他的四周是一片片菜地,四时鲜花不断。公公留给我们唯一见过的迹象就是他题写在墙壁上的书法,苍穹有劲,俊秀飘逸,可惜我那时没有相机,可惜后来老屋被拆去......但我觉得公公的文风依旧,熏染着他一脉相传的后辈......      婆婆   婆婆就是我奶奶,一位模糊得无法下笔的亲人。婆婆的遭遇就像影视作品中常见的不公。虽然公公知书达理,但听伯伯和爹爹说,公公很轻待婆婆,因为他们的婚姻没有爱情。面对没有文化的婆婆,不满引发的矛盾深深伤害了婆婆,只知道婆婆用临死时的狠话倾泻了她一生的怨愤,然后泪流九泉,连个真正的名字都没流传下来,只有李母鲁氏成了我纪念中的婆婆。      伯伯   说到伯伯,一种安全感就油然而生。我的伯伯因为是长子,该读书时却不爱坐蒙馆,公公由着他只读两年就撒手田园山头,从此学得一身种田打猎的好功夫。伯伯做事精细,什么事经他手做出来就是不一般的漂亮:卖柴时他的柴捆一丝不苟;种菜时他的菜鲜活水灵;插秧时他的秧行整齐划一;犁田后回家身上竟不沾一星泥点;就连打猎时,他所得猎物也从不血肉模糊.....因了走南川北的经历,伯伯就是我儿时故事会,小小的我时常感动于祝英台的忠贞;敬仰岳飞的忠诚;羡慕梁山好汉豪爽义气;惊叹樊梨花穆桂英花木兰女儿豪气;切齿曹操秦侩奸诈;遥望七仙女飞天的南大门是否可看到孙悟空的猴样;飞奔在他追击野兽的丛林....童年的美好享受似乎就在伯伯吐着烟圈的身旁定格。可是,伯伯却无儿无女,最后的日子虽不凄惨,但却是对我这血脉侄女依依不舍,当他拿出仅有的现金赠与我时,那带着体温的旧钞票成了我纪念他的永久证据,就在那天过后的年关底,在我的怀抱里伯伯安然离去......      爹爹   曾经为爹爹写过一首诗,“若所有的沧桑都是因为我们?我如何能?不爱您风霜的面容?。若世间的悲苦你都已?为我们尝尽,我如何能?不爱您憔悴的心?......如山的您是怎样的坚硬?,似草的我曾那么地依附?。你带来我的温柔乡?,又牵我去风浪谷?,所有的故事,都可以?换成一种语言?在这记录述说?。一如沧海都可以变成桑田,而我们已走过足迹?,已无法来过?。”   把朴素的爹爹放进诗歌里,虽然也是我的一种心境,但总是因为觉得无法素描爹爹,才这样空洞地讴歌。我的爹爹读过五年的私塾,也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但由于家道中落,营养不良,体力很差,在那艰苦的岁月里,劳力就是一家活命的宝贝。可我家就没有,打我记事起,家里总是穷得有上顿没下顿,因为在我出生的那年起,爹爹的脚在修水库时受伤感染被烂掉了脚后跟,体力劳动更是不行了。尽管这样,爹爹还是拖儿带女养大了我们四姊妹,并且从不像别家大人那样不让孩子读书,催赶孩子做超过体力的活,因此我们兄妹都读到了自己最高级别的书。爹爹生性耿直,文革期间因了一句话被批斗,我和姐姐们在晒谷场的会场上含泪陪伴,爹爹却一直不改那句“这样的社会主义我不要!”,就连我们求他改口都拒绝,这倔强让他多吃了好多的苦。后来姐姐们出嫁了,娘去世了,就剩我和爹爹相依为命,爹爹成了我唯一的保护伞。梦中口渴,爹爹总会披衣下床送水我喝;暑期农忙,爹爹也会借口要我做饭催我回家;我结婚成家,爹爹倾尽所有为我张罗,连我的结婚介绍信都是爹爹代劳开出的。后来生活好转了,爹爹也时尚起来了,收音机、手表、自行车、电视机、电热毯都被我们父女俩一一拥有,除了自行车他不能享用,其余的都特显摆的用给乡亲们看。时尚的爹爹却有个老脑筋---重男轻女,在很想要孙子的时候,知道我生的第二个又是女儿,当场就站不起来了,自此一病不起,直至去世还是念叨着要个孙子....      娘   娘是个苦命的女人,上天对她的安排真是不平。娘的娘家兄妹不知什么原因都半路离去,就留下天生体弱多病的娘和一个舅舅。娘的初婚就与不幸结缘,嫁过去不到一年男人就撒手新人,留下可怜的娘。后来来到我父亲这,两个多病的人合在一起,情绪因了家境糟糕而纠结,娘总是爹爹的出气筒,任由爹爹摆布,现在回想起来,虽然当时挺责怪爹爹、可怜娘,可娘的忍辱负重平和了爹爹的情绪,这难道不也是一种沉重的爱么?站在娘的坟头,我眼前尽是娘的生前的身影:半夜还坐在脚手架上做草鞋的身影;为我试穿她做的布鞋的笑脸;搂我在怀里取暖睡觉的冬夜温馨;为我借钱开学的焦急;带我雪中行进在去大姐家路上深深的足迹。点点温馨闪过,缕缕痛彻心扉的画面又起:癌症初起对我以后日子的担忧;病魔折磨的痛苦叫声切切;欲死不能的绝望自缢;失音后的手语嘱托......泣不成声在此刻是最恰当的词语。娘,我最亲的人在我最担心失去的时候失去了,成了我一生最深的痛。今天,我再次献上这首为娘写的诗歌,那是我最心底话语---“我捡起一片凋落的叶子/那是离开了妈妈的孩子/我从不肯妄弃一张/总是留着留着/叠成一只一只小小的船/在思念的空海上/漂荡/海浪打湿了小船/散落成原先的一只只小手/紧紧拽着曾经的温暖/我仍是不灰心地每天叠着/总是希望有一只/能漂到我向往的地方/尽管秋风把你卷进漩涡/打湿你的心房/但有爱的力量渡你上岸/母亲倘若你在梦中看见/一片小船似的落叶/请不要惊讶它无端入梦/这是你至爱女儿含着泪/叠成的心舟/万水千山我要乞求它/载着你的爱/和曾经的循循善诱/还有你如今的不快/回来”      今年的清明少了那份阴雨,少了那份凄迷,但是抬头偶望,墓地黯然见:百坟拱起,千碑林立;烟霭朦朦,青草何离离。思念在这里短暂一现,再不见“行人欲断魂”的场面,唯见山上山下的话别----故人,明年再见! 河南哪里治疗儿童癫痫病好武汉看羊癫疯的医院鄂州哪里治疗癫痫效果好癫痫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