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一桩羞于启齿的往事_1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精华作品
我一直记得六月初六,是外婆生日。那天,在本能中是想打电话给她的,但我在几番纠结后,还是没有打电话给远在家乡的她。我实在没有勇气去拨通那个号码,在电话里对外婆说些嘘寒问暖的话。还说什么呢?一切都已经变味了,再说什么好听的都是苍白的,越发显得我虚伪。   唉,如果不是去年我在回到家乡后都没有亲自去看望外婆,何至于时至今日都还为自己的薄凉惭愧内疚呢?   去年冬天,接到来自家乡的消息,获知奶奶病危,我就匆匆踏上了归途。而这也是我自从离开故乡,到异乡谋生的三年多里第一次回家。若不是闻听奶奶即将驾鹤西去,我可能也不会想到要回家乡一趟。   不想回家乡的原因,说来话长。我们在异乡的三年多里,除了自己的姐弟,其实没几个人知道我们过的什么日子。远远没有别人想像的那么充满诗意,更多的却是生存的艰辛让人感觉心情沉重,生活的压力让我们如履薄冰地小心地活着,有时甚至会因为生意的每况愈下、入不敷出,继而生出明天又将寄居何方的惶恐不安与忧愁。回家前不久,我们刚好支付了一年的房租,又给孩子寄了一万元的学费、生活费,还进了几千元的粮食用于酒坊生产,又因老公在国庆节期间也回了一趟家乡,花了一些钱,以至我临行前只能找表弟借几千元用于回家乡的开支。   尽管腰包里的钱容不得我乱花一分,但我在路上其实是早就计划好了的,回到家乡后,一定要抽空去看望已经是八十多岁的外婆。至于其他亲戚,我想,就不必要登门探望了,毕竟随便买点东西就要百儿八十的,何况不能厚此薄彼,不能去看这个,却不看那个,腰包里的几千元钱要花的地方太多了,实在不允许我打肿脸充胖子。   当大姐知道我想抽空去看望外婆时,她和二姐都劝我不要去。大姐更是说出了很多理由,希望我打消那个念头。她认为我在外头混得不好,手头拮据,能省就省,不要为了面子乱花钱,更不必在乎他人的评价。她更是直言说,人有时要心肠硬点,别总想着别人,因为别人不一定也惦记你。她说反正外婆现在的身体还硬朗,还会活个三年五载的,日后有的是机会去看望她老人家。   姐姐的意思是等我日后境况好了再去外婆面前尽孝,这一次就免了。她还说,如果我去看望外婆就必须到大舅家顺便看望大舅,又得花钱,毕竟去外婆家时要经过大舅家门口,到时总不能装着不认识大舅吧?总不能空手进大舅的家门吧?如果大舅七老八十了,孝敬他倒也说得过去,偏偏他一个才五十多岁的人成天无所事事,坐享清福,又是个只知索取,吝啬付出的主,要我们去孝敬他这样的人,实在想不通。   大姐说我自己都是过得苦哈哈的,看我的脸色就知道我过的什么日子,要我好好爱自己,心里少想着怕别人会怎样看待自己。何况有些人也是喂不饱的,无论你做得多么好,也自有人不满意。大姐的一番话听起来貌似有道理,让我原本想去看望外婆的念头在那一刻不由得摇摆不定了。   当奶奶的葬礼结束,大家送奶奶上山安葬后,我原本是可以抽空去几里外的外婆家看望她的。因为我自己的念头不坚决了的缘故,我终究在磨蹭和纠结中错过最后的机会,没有去外婆家。   奶奶离世后的第五天早上,我们在外谋生的这帮人都要离开家乡了,我坐姐夫的小车去宜昌,然后返回了四川。虽然回了家乡一趟,但我在自己脑筋打结的那一刻还是改变了主意,终究没有去看望已经是三年未见的外婆!   后来,我其实是自责的,羞愧的。如果说我没有去看望其他亲戚还有情可原,但我没去看望外婆,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值得原谅、理解的。   外婆是已故母亲的娘,凭着这一点,我就应该去看望她,而我没去,愧对的不止是外婆,更是九泉之下的母亲。我的行为不正好诠释了人走茶凉的意思么?我的薄凉不就是说明因为母亲不在了,我可以对活着的外婆也不必在意了么?   而外婆对我的好,更是不能忘却的,她曾经在我少年时那么疼爱我,有什么好吃的省着留给我吃,去我们家时,从不空手而来,不是到小卖部卖这种零食,就是称肉提蛋,在我在娘家生孩子那年,更是一次又一次送土鸡蛋、补品给我吃,还把她在长沙工作的侄女寄来的牛奶留给我,而她自己却舍不得吃。对我的老公,外婆也是疼爱有加,从不嫌弃老公的清贫,当别的亲戚劝我离开家乡遭遇洪灾肆虐过、家境不好的老公时,外婆却劝我不要做没良心的事,要我与老公好好过日子。   那些年的春节期间,老公带孩子去我家乡走亲戚,外婆总是硬要塞红包给我的孩子,而她的钱却也只是其他亲人给的啊!   我回到家乡后却没有抽空去看望外婆,我这是越活越失败,活成了十足的白眼狼啊!   可我还能说什么呢?怪姐姐们不该说那些话影响我吗?可我脖子上明明长的是人脑子,不是猪脑子呀。我自己不能想事吗?我是别人的傀儡,不能受自己控制吗?姐姐的话只是代表她们的想法,难道我自己不清楚外婆对我怎样、不清楚我不去看望外婆,将意味着什么吗?   我能振振有词地说,只怪我太穷了,都是没钱给害的。那样说就更荒唐了,诚然,我们是没钱,但不至于穷得连一两百元都拿不出来。若是去看外婆用了几百元钱,也不会落到喝西北风的境地。说一千道一万,还不如老实承认:我是心穷!   当表弟告诉我外婆的电话号码,并希望我打电话给她时,我就在心里想,还说什么呢?还好意思说什么?撒谎吗?说我去年回家后没有去看望她是因为什么什么?   说那样的话更会让我对自己的言行恶心不已。当毫无意义的言语已不能诠释什么时,我只能保持沉默;若作一点粉饰,只会让我更加鄙视自己!   这是一桩羞于启齿的往事,也会让我继续受到良心的遣责。原本不是忘恩负义的我,却在悄然中失去了本色,这或许就是人心易变的真实写照吧。我为自己的改变感到悲哀,也知道即便说得再多的忏悔之词,都只是一种让人反胃的矫情。   如今的我只希望外婆健康长寿,希望老天成全我的心愿,让我还能有机会见到外婆! 伊春癫痫病小发作的处理黄冈到哪里看羊角风郑州癫痫病该做哪些检查洛阳哪里的癫痫病医院能治好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