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年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科幻游戏
摘要:如今我远离家乡独自一人工作生活,对过年的期盼突然间就无比热切起来,还有什么比和许久未见的父母在大年三十晚上吃顿饺子,看场春晚更加可贵呢?    盼望着,盼望着,腊八到了,年的脚步近了!都说过了腊八就是年,然而对于我这种思乡心切、归心似箭的游子来说,这短短半个月的时间竟显得如此漫长,我以揠苗助长的心态数着日子,一天,两天,一周,小年到了!我仿佛看到我家乡复苏的垂柳在飘摇召唤,闻到了久违的家乡美食的香气,听到了我母亲亲切的呼唤,当真是望眼欲穿呐!   按照今年的法定假期,我应该是到大年三十那天才得以回家过年,亏得领导体恤,准许我这个外地人可以提前两天动身,于是早早买好了车票和一些特产就心心念念准备放假。算起来这应该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体验一番“春运”大潮,以前念书的时候,放了寒假甚至还没等到正式放寒假,等考试周一过就立刻踏上归家的列车,在离春节还有大半个月的时候就已经安然宅在家里的大床上懒得出门了。毕业之后一年多在家乡的企业工作,每天都能回家,对于过年更是难有期盼。   现在每逢年节网上都会引发一波儿讨论:春节再难有年味儿。是啊,不再稀罕新衣服,不再稀罕好吃食,更不再稀罕压岁钱,那么过年还有什么乐趣呢?曾经我一度非常认同这个观点,对一些陈年旧俗深恶痛绝,对爸妈每年必看的春晚更是嗤之以鼻。然而如今我远离家乡独自一人工作生活,对过年的期盼突然间就无比热切起来,还有什么比和许久未见的父母在大年三十晚上吃顿饺子,看场春晚更加可贵呢?   我在腊月二十八这天坐上了归家的列车,和我乘坐同一车的有和我一样在外地工作的青年或中年,有寒假在学校晚回家的学生,也有背着大包小包的务工人员。不论是什么角色,大家的脸上都洋溢着同样活泼而满足的笑容,不知是谁发出一声感叹:“终于要回家过年了呦!”大家便心照不宣地笑起来。现在交通便利,电影《人在囧途》中的令人啼笑皆非的艰难归家经历基本上是不会再出现了,但那份游子归心似箭的心情却从未变过。道路两旁的柳树仿佛被大家的热情暖化,柳条已经变得柔软多姿,阳光正好,欢笑声,风声,鸟鸣声,列车的轰鸣声,仿佛都在重复着同一句话:回家过年啦!      一、年前年味   如果“年”是有味道的,我想其中一定包含那股鞭炮的烟火味。   我的家乡,一般从刚进腊月,就会零星飘起这种味道,闻到它,我的嗅觉记忆便活泛起来,我就知道,快要过年了。   大年三十儿,是必要吃饺子的,猪肉的、羊肉的、韭菜鸡蛋的,当家的主妇过了中午就开始和面剁馅,下午三四点钟,就基本包好了全家过年吃的饺子。下第一锅饺子之前,每家每户都要去燃一挂鞭炮,有一百响的、五百响的,还有一千响的,那是小时候最期盼的环节,自家的鞭炮一响,便要正式开始过年了。   通常不知是哪家心急的主妇率先燃放一挂鞭炮,仿佛一声号令,整座小城的鞭炮声就争先恐后、此起彼伏地响起来,每当这时候我妈就会一声令下:去放炮!我爸就会带着我去院子里点上一挂鞭炮,幼小的我便会躲得远远的,捂着耳朵高兴地手舞足蹈。放完鞭炮,回到屋里,饺子也出锅了。而到了晚上,只等春晚倒计时结束,大家心有灵犀,在同一个时刻一齐点燃手中的鞭炮,零星夹杂着威力不俗的“两响”的轰鸣,整座小城仿佛就瞬间活跃起来,整个过程大约要持续半个小时,大家才意犹未尽地进入睡眠,养足精神,只等新年的第一个早上再放一轮!   “年”一定还会有那顿年夜饭的味道。   家里老人还在,那么一个大家族就算有了主心骨,我们一家和我的两个叔叔婶婶们都要前来相聚,热热闹闹一大家子人吃顿团圆饭。   奶奶一早就会备下许多食材,酥鸡、炸鱼、卤肘子,只等炒几个青菜,熬上一大锅汤蒸上馒头便能上桌开席了。爷爷一辈子跟土地打交道,靠着那几亩地和一座油坊,把三个儿子拉扯大,盖了房子,娶了媳妇,他对土地的感情是我们无法理解的。这顿团圆饭,动筷子之前,爷爷总是要说几句,开头儿一般都是去年粮食打了多少,今年什么时候浇地之类,这是在提醒我们不要忘本,爷爷说:“黄河的水已经灌满了,等过两天天气一暖就该浇地啦,浇完地麦子返青很快就长起来了,日子过的也快喽!”   随后会说说我爸和叔叔的情况,我爸是老师,长年累月教书育人,虽然赚不了钱,但也算稳定体面,二叔常年出国务工,如今是包公头儿,今年回家赚了不少钱,买了新车,置了房产。今年我二叔家的弟弟刚刚大学毕业开始工作,我三叔家的妹妹刚上高中,而我工作算是稳定了,可以考虑成家立业了。爷爷说:“咱家今年算是大丰收,我在这村里也能说上句话了!”爷爷高兴,开了一瓶藏了很久的好酒,我们几个小辈每人给倒了两杯,爷爷心脑血管不太好,不能像以前那样喝酒,我们只倒上一点,爷爷抿一口,意思就到了。   这顿饭要吃很久,说很多话,一般都是长辈说话,小辈听着,他们会说我爸他们几个小时候的事,说二叔在国外的趣事,说对我们几个小辈的期望,在“年味”的包围下,一直到说到春晚的钟声敲响。      二、年初拜年   老家大年初一这天早晨,男女老少都要早起,以家庭为单位,青壮年为主,去村里和自家沾亲带故的长辈家里拜年磕头。因为我很小就随父母离开老家去城里生活,这样的场景我已经十多年没有经历过,老家的一些不常见的长辈我都不会论辈分叫人了,儿时的好友也大多忘了模样,通常只是大年初一这天由爸妈载我回老家陪爷爷奶奶吃顿团圆饭,便算过了年。   今年我们决定回老家拜年,一是因为家乡计划拆迁,此后村民们分散各处,恐再难相聚一堂,如此的盛会便尤为可贵。二是我爷爷这辈人已年过古稀,小时候很多看着我长大的老人们已经开始陆续凋零,有生之年能多相见一面,便全了这份孺慕之情。三是我妈说如今我毕业工作也稳定了,回家让乡亲们瞧瞧她这二十多年的成果,顺便也打听打听谁能给介绍个对象呀!   初一这天,我们一家三口五点便起床,六点半就到了爷爷家,二叔和三叔一家陆续到齐后,先给二老磕头拜年,祝二老健康长寿,便开始出发去串门儿。今年我们家族的家堂画摆在我四爷爷家,第一站自然是去拜见先祖。家堂画和木板年画的风格相似,画面内容是一座四方的大宅子,中央是两位老人高坐的形象,周围围绕着中年、青年和孩子,大抵是人丁兴旺,家宅永宁的意思。家堂画的背面是已经逝去的先辈的名字,按照辈分依次排下来,备注生卒年月,代代相传,所以家堂画越旧便越珍贵。四爷爷家里已经提前将家堂画挂在了正堂,两边挂着一幅对联:先祖创业垂千古,忠厚家风有后人,前面摆上了香案还有瓜果等贡品。我们按辈分从前到后排列,先是拜三下,然后下跪磕五个头,最后起身再拜两下便完成了礼,整个流程庄严而一丝不苟。   随后我们去我二奶奶家拜年,我二爷爷走的早,在我二奶奶刚生了孩子还没满月便生了重病去世了,留下孤儿寡母,我二奶奶一生没有改嫁,含辛茹苦将孩子拉扯长大,娶了媳妇,今年刚刚生了孩子,传承不断,是我们家族的功臣。今年对于二奶奶一家是非常有意义的一年,二奶奶将我二爷爷的照片摆了出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我二爷爷,黑白照片,青年人的模样。我们在我爸的带领下拜了下去,我爸爸口中说着:“二婶子家里,不起了!”说着便继续多磕了两个头,我们自然从善如流,这是最高的礼遇,是对有德之家发自心底的尊敬。二奶奶赶忙扶起我爸爸,看着一旁由他母亲抱着的小孙子说道:“现在我对你二叔算是有个交代了!”我二奶奶家的叔叔和抱着孩子的媳妇在一旁抹泪,我看着二奶奶已经完全花白的头发心头有些发酸,悄悄用袖口装着擦眼睛,抹掉了泪水。   随后便准备去我三爷爷家,我三爷爷老早便在巷子口等候,摆摆手对我们说:“不用了不用了,走,我带着你们去给村里几个老人磕头去!”能让三爷爷称之为老人,是真的年纪很大了,最年长的一位今年九十六岁,最“年轻”的也已经八十多了,他们基本都跟孩子生活在一起,由他们照料晚年。这些人家也不用挂家堂画了,活佛就在家里坐着嘛!我们给老人们磕头问好,有的思路还算清晰,问几句安好,说几件旧事,有的已经不大记事了,需要大声提醒好久才能想起来人是谁。这些积古的老人家里基本上全村人都要来问候几句,我们一行人遇见了很多熟人,我爸妈提醒着这个该叫奶奶,那个是叫叔,我便一一问候,一般都会发出这样的感慨:“这一晃都长这么大了,你看看这时间过得多快不!”   我们拜完年已经八点多了,便各自回家休息,我和爸妈去我家的老院子看看。老院子十来年没住人,堂屋里的墙角都结了蛛网,各处都落了一层灰尘,当初带不走的家具已经褪色破旧地厉害,当年夹在镜子角上的全家福已经泛黄卷曲,那时候我还是一个穿着开裆裤不懂事的孩子。外面院子里没有杂草,我爸说我奶奶会经常来这里清理,门边种的月季如今已经是一株老桩,十几年没人打理,长得高大而恣意,老井边上自我们走后自己长出了一株梧桐,如今主干已经有拳头粗细,亭亭如盖。院子的一些角落里埋着我儿时的一些小玩具,那是我小时候觉着好玩埋下的,本想等过段时间便挖出来继续玩,没想到这一等便是十几年。我们三口之家最初的记忆,都在这里了。      三、年里探亲   年节里各家平时不得空走动的亲戚是定要去走上一遍的,这是亲戚关系维系的重要一环。初二是嫁女回娘家的日子,小时候我爸总会骑摩托车载着我和我妈去我姥爷家。我妈是我姥爷最小的女儿,比我阿姨要小十几岁,上边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从小在全家的呵护里长大,结果养得个调皮捣蛋,爬树摸鱼样样精通。听我外公说,我阿姨中专毕业之后分配当小学老师,正好我妈就在那个学校念书,天天被班主任揪着去找我阿姨。   我对外婆的记忆已经很淡了,连面容都有些模糊,算起来我们一共也不过见了有数的几面,在我还没上小学的时候她就离开了。后来我懂事了,奶奶提起过两回,奶奶总说:“你不知道你外婆多疼你呦,你小时候的垫子、被子和衣服都是她给你做的。你妈还没生的时候她就说要是生个女儿,她就接过去养着。”   我出生的时候计划生育查得正严,宋丹丹的小品《超生游击队》就是以那个年代为背景创作的,一般人家要是生了女儿,还想要个儿子,就把女儿送去娘家,由外婆抚养长大,对外就说是亲戚家的,我的很多同学就是由外婆养大的。我到底也没有缘分跟外婆一起生活,但我知道我曾经被这样一位老人深爱过,因为我是她最疼爱的小女儿的孩子啊。我的外公后来一直跟我们一起生活,直到去世,差不多有七年时间。   因为我妈娘家的老人都不在了,所以只等初三和我阿姨家的哥哥一起去看舅舅。舅舅在我心目中一直是个硬汉形象,记得有次刚做完一个小手术缝上线直接就骑着摩托车回家去了。前两年舅舅生了一场大病,术后在家休养了半年才缓过来,眼见着就老了下去。现在舅舅搬去我外公留下的老院子住了,小院翻新过后,没有多少以前的痕迹了,只有院子里三颗粗壮高大的石榴树,我妈说这是她在我舅舅结婚的时候从我舅妈娘家移来的小苗,三四十年了,长得高过屋顶,每年结的石榴有红又大,够我们全家亲戚吃的,一般中秋的时候,舅舅的石榴就送到了,这是我们的保留传统,现在都是由我舅舅家的哥哥来送,开着车,拉上一大箱子,有我阿姨家的,我家的。   中午吃过饭,舅舅说带我们去看看以前的苹果园,顺便领着我几个小侄子放几个炮,果园是我外公退休后置下的,我舅舅家的哥哥姐姐都是在这里长大,外婆走了之后,外公无心打理就交给舅舅了,舅舅把树都砍了,重新种上了庄稼。我问道:“是不是以前里边有个小木屋,屋儿后边有一排花椒树?”舅舅惊呼:“你怎么会记得!那时候你有五岁吗,都没你小侄子大呢。”我记得那个果园,我不记得具体时间,不记得位置在哪,甚至不记得当时都谁在,但我记忆里一直有一个神奇的小果园,里面很多低矮粗壮的苹果树,上边结满了果子,好像有不同品种,有的很面,有的很脆,有的是黄皮,有的是青皮,看到喜欢的果子就拿竹竿打下来,洗洗就吃了。果园的木栅栏是树枝紧密插进地里围成的,有的是柳枝还生了叶子,上面爬着很多大个的蜗牛,在栅栏底下好像种了许多菜,有小黄瓜,西葫芦,现摘现炒,味道很好。果园里还有很多小秘密,我现在都分不清是我的真实记忆还是我小时候自由发挥的想象,毕竟我只去过那么一回呀,但我就深深记住并爱上了它。   小侄子们在地里跑得很欢,现在的学习从娃娃抓起,从幼儿园到小学任务都很重,额外的还有不少兴趣班,难得被允许出来玩耍一回。风有些大,但丝毫不影响他们玩耍的乐趣,地里都是瑟瑟发抖的麦苗,河边上是茂密的干枯芦苇,河里的水还没来,看着他们跑到河里去拔芦苇打闹。我有些遗憾他们的童年没有那么一个果园,虽然很小,但足以承载许多儿时的幻想。      四、年外访友 诊断癫痫病的误区都有什么云南治疗癫痫的医院有哪些荆州哪所医院看儿童癫痫病好苯妥英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