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墨海】你是我最晴朗的亲人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秦风秦韵
   越来越喜欢寂静了,这样的性格恰好适合了冬日。   内心筑一座繁华的城池,把世俗的慵懒和粗糙抛却在外,一个人自顾自地静享光阴,偶尔翻看几案上停放的书籍,一种禅意般的清欢便脱尘而出。   触手可及。初秋刚出版的散文集《暗香》就在枕边和书桌上各放一本,它是我冬日的窗前月,亦是我心口一枚殷红的朱砂痣,时不时碰触着我的视觉和触觉,让我感知馨香落入尘埃的圣洁,就像某人落入灵魂里,温暖且纤尘不染。   房间薄荷一样的凉,冷而不寒,这温度像极了一个人。一个在我生命中滞留很久都不愿意走散的人,曾经的磕磕绊绊,厚重了彼此的情深意重,继而成为我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一米阳光。有些景致,只有在词穷夜寂的时候才璀璨,因为它无需华丽,轻轻叩击的是人的心扉。   冬日,有阳光温暖抵达,融化的不仅仅是冰雪,还有孤寂冷漠的心。我承认,低迷的光阴里,我渴望过尘世的两情相悦和无法抵达的彼岸。然而,却也是任性地虚度过彼此的良辰美景。当我提笔落下,那些流长蜚短一样的句子,终究还是无法忘却生命里有一个人给予的晴朗。   岁月如诗,无论哪个季节,我都缠绵于明媚和墨香。   在文字的大海里,我曾一度如一叶小舟,兀自前行,载着青春的梦想颤颤惊惊,不知彼岸是一个如何的富丽与堂皇?而你恰逢其时的一句点拨和鼓励似乎给了我目标和航线,我在文字的潮涌中此起彼伏,终于抵达了心中渴望已久的彼岸,那里有青草和鲜花,当然也有一路留下的汗水。   时光流逝,岁月如斯,一起走过的流年早已芬芳为文字里的一阕一行,无论我怎样的矫情,落笔始终无法避开你的旷野,好庆幸我策马扬鞭肆意奔跑的过程中,你一直守候在不远处,看着我一路驰骋。你给予的关心和守护总是暗暗的,不动声色,若即若离般抵达我的柔软的心田。   总有些感情让你感动,不华丽,悄无声息的,看起来是那么平凡,只因太沉重,太彻骨。   寂静的文字里,我思绪纷飞,正为一些老去的故事潸然泪下,你的信息至达,嘘寒问暖……   近期的懒散,忽略了文字里的成长,偶尔沉溺于电视剧的情节里不可自拔。你总是提醒我多学习,多读书,多思考。而我身上显现出来的一些缺点,你不但给予很大的包容,还给予了理解。我欠你的岂止是一份懂得?无论再怎么晦涩和尖刻的文字落下,你都能穿透字符的表面,寻出里面暗含的深意。这大千世界,芸芸众生遇到一个真正懂自己的人很难,而遇到你的那时,我恰如一朵“暗香”,不惊人,不起眼。从此,你把这朵“暗香”带入了红尘,每一次看到它散发出来的清香,你都是笑的最开心的那个人。   磕磕绊绊的流年,有过矛盾,有过争吵,有过怨恨,最多的还是两个人之间的默契。   那日你说:“若我离开了,你或许就可以写出山高水远,触动灵魂的文字了。”   我鼻子一酸,倔强地说:“我宁愿不写任何文字,也……不要你离开。”这后半句说的声音很小,小到连自己也听不见。   “假如没有遇到你,我会不会有另一种人生?不管有没有结果,我还是宁愿与你相逢。”喜欢张小娴的话,不经意间走到人的心里去。   遇到一个人靠缘分,我只知道倘若岁月没有了你,我的世界将是一片干涸,流淌不出那些灵动的字符,更谈不上深邃的感情。   常常碰到一些“懦弱”的词句在你的三言两语推敲下竟然不堪一击的现象,心里偷偷地怨恨你挑刺。一遍又一遍思量着你指出的“故障”进行维修,我曾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滴。除了累,还有少许“怨恨”。而你,似乎在雕琢一件工艺品,对我的“手工艺”挑三拣四。其实,我很清楚那是对我的严格,之所以“挑刺”,就是因为是我的字。   犹记得《暗香》出版后,当我接到书的第一时间,看到的是比我还高兴的你的笑脸;工作上,我遇到棘手的事情说给你听,三言两语令我茅塞顿开,驱走心头的阴霾,还我一个晴朗的碧空。   有时候,真的有那么一个人等在岁月深处,你的惆怅和喜悦,他都愿意听。你惆怅,他难过;你喜悦,他比你更喜悦。   想起,只要想起,就满目苍绿,看山绝色,看花倾城。所有的树木和花草都绽放出逗人的相思,向我浅笑。原来,灵魂只要有了支柱,一切便如凌波微步,把现实和浪漫在步履之间拉近。   “你若心晴,我就安好。”从来不曾听过你的豪言壮语,然任何细微的关心都恰到好处,像一件纯棉的衬衣贴近心房,柔软而舒畅。最好的男人,其实就是一座宝藏。他潜藏的华美,只留给那个愿意用长长的岁月去读懂他的人。   我感激时光,赐予我靠近的机会,终于读懂了你深深浅浅的言语,收获到了暖暖的阳光。在这冷风瑟瑟的冬季,温暖我的除了棉衣还有你的鼓励和笑容。生命里,总有一些藤蔓盘根错节在你前行的路上,有人愿意为你披荆斩棘,就是对你最大的在乎。   渐渐地,我懂得了雨声弥漫的窗前,安静地读一本书,写一段文字,喜欢一个人,便是最好的状态。   想起作家田媛的一部小说《你是我最晴朗的客人》,而我想说,有个陪我横渡时间的人,在我心中永不流逝,是我最晴朗的亲人。   黑龙江哪里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郑州癫痫病的最好治疗中医院武汉哪家医院有治疗癫痫的武汉哪家的医院看羊角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