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收获】大城市的小收获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QQ签名
“最近你喜欢吃煎炸的食品哈,记得水还是要多喝,不然容易热气。”老板娘笑眯眯地说。   “那我再来杯银耳羹吧。”我笑着拿手机再次对着付款码滴了一下。   “注意安全,拜拜。”老板娘将干粮递给了我。   “好哒,明天见。”我笑着走向地铁口。   借着路灯将香脆的晚餐送进胃里,悠哉游哉地进入地铁口,过了高峰期的地铁,却还在繁忙地运营着,载着各色的躯壳送往各地的休息处。我手扶着扶梯,看着每一阶梯都站满了人和堆放的物,真是感叹着扶梯的坚韧度,瞬间想起扶梯吃人事件,不由地抓紧扶手,随时准备跳上扶手旁以防被绞坏或被人撞到践踏绞残,我可不愿让爸妈再用他们下半辈子的时间来伺候我。稳实的地板截断了我那浮想联翩。我顺着人流的方向跟着周围人紧促的脚步走着,走着……   “我摸了我的口袋,都没了。”那男生边说边掏出自己空空如也的口袋对地铁安全员懊恼地说。   “你是在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钱不见了?”地铁安全员拿着个本子和笔在记录着并一边对着对讲机说话。   他们的对话和动作吸引了一些人群的目光,当然也包括我。我特地放慢了脚步,把耳朵都竖起来听着他们的对话。   “我刚在那下地铁,就顺便摸摸我那装着800元的口袋,”说完,男生指了指他刚下地铁的那个口,“可发现我的钱不见了,我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被偷走的,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在坐地铁的途中有没谁靠你特别近?”安全员详细地问。   男生一副回忆的样子,说:“途中有个男人靠得我比较近,感觉到有人扯了我一下,当时地铁那么挤,没怎么在意。现在想想,应该是他吧。但是我没怎么看他的形象,知道他长得比我高点,身材和我差不多,其他我没什么印象。”他犹豫着。   “你是从哪里来的。”安全员问。   “从机场那边坐地铁过来这边,我这刚从新加坡过来这里,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男生焦虑地说。   “这一路上停靠的车站很多,人流量也很大,我们会尽我们最大的能力查明你所在那节车厢的状况,你的手机号和我说一下,有消息我们会通知你的。”安全员说完便把笔和笔记本递给男生。   男生有些激动地说:“他应该刚偷不久,应该就在这几个站,你们可以帮我快点查吗?我在这里等着你们。”男生不想接受这现实,却也在本子上留下信息。   “即使找到是谁拿了你的钱,知道他的样子,我们也要在人海中找他出来,是有一定的难度的。”安全员解释并安抚道。   “可是你们的职责不就在于此吗?”男生低声咆哮道。   “先生,我们是一定会为我们肩上的责任负责到底的,这个请你放心,但是我们不敢向您过分地保证。”   男生像泄气了的皮球,诅丧着自言道:“那怎么办……”   看着莫名可怜的他,好想把我身上仅有的100元拿给他,让他感受一下人世间的温暖。可是乍一想我一日三餐的拮据,我就冷漠地从他们身旁走过了。      二   被人推进列车,凭借着巧小的身板,挤到座位的过道站着,因为这个位置更容易得到座位,而且还有很多包围层护着,不易被挤变形、被揩油。   刚调好站的位置,却听到一男人嫌弃的声音:“你的手机不要对着我的头。”我心一惊,想:“说我么?”带着莫名的眼光看向声音源,看到一位坐着的中年男嫌弃地看向我旁边的青年男,青年男子一脸懵地与中年男对视,手上的手机无处安放,中年男再次提高音量对青年男说:“你的手机不要对着我的头。”说完鄙夷地瞪了一眼手机,这回周围的人都看过来了。青年男无辜地拿起手机屏幕给中年男看,解释道:“我看的是小说,没什么的,你看。”中年男像避瘟疫一样躲开呈现在他眼前的手机。口里还不停地说:“把你手机拿开,不要对着我。”“我只是在看手机小说,怎么你了。”青年男不解道。   本以为此狗血剧情会闹到上新闻,我都已经想好要往哪个地方钻才不至于被火星烫到。   坐在中年男旁边的一位老爷爷拍了下中年男的腿,说:“别说了,那么多人,就这样吧。”   欲开口的中年男就把字咽回去,看了看老爷爷,又瞪向那青年男和手机,沉默了。   青年见状也没说啥,就继续看他的小说。   我心里纳闷想:“怕辐射直接说嘛,说话还那么冲,这青年男也挺能装的,可能被气的。”   这种微妙的氛围直到中年男离开地铁。离开的那一瞬间也不忘躲避手机。再看看周围的人,他们依旧在自己的世界圈里,看书、看视频、刷抖音、玩游戏、听歌、发呆、四处张望……   “小姐,醒醒,到站了该下车了。”一位地铁工作人员对着我说。   我站起身,看看空空如也的车厢,疾步走出地铁。一想到快要到宿舍了,脚步都变大了,地铁上的困倦全然退下。   正当我拿出钥匙开门,隔壁的小何哥正出来丢垃圾,热情道:“那么晚啊,加班啦?”我笑道:“是啊,在等着大烧饼砸我。”他笑了,说:“我也刚回来不久,去吃了饭,买了雪梨,给你点”我眼睛一亮,忙说:“好呀好呀,我正渴呢。嘿嘿。”说着就跟着他进宿舍去拿好东西。回想那时刚见面不好意思的样子,感叹时间真是个神奇的药水。聊了今天的奇葩事,就打道回府了。      三   关上门,上衣脱掉脱掉,裤子脱掉脱掉,第一件事就是解放身上的负担。第二件事就是放上一首歌,第三件事就是打开热水闸,第四件事:“嗯……该干什么好呢?”心想。“对,好久没打电话给爸妈了。”   “喂,爸,在干嘛勒。”   “哦,女儿啊,我跟你妈准备吃饭呢,造米席哈。”   “哦哦,我吃了,你们那么晚吃,生意拖着是不?”   “是啊,没办法呢,不可能有生意不做吧。”   “也是,那你们要吃好点哦。”   “好的,打电话来有没什么事,有钱用不?”   “有钱用,没什么事,就是想你们呗。”   “哦哦,没钱用就说哈,爸妈给你。”   “好。那你们……”   “没什么事就先挂啦,我们要吃饭啦,饿着呢。”老爸打断了我的话。   “没,拜拜。”   “拜拜。”随后便听到嘟嘟的挂断声。   便把手机一丢,躺在床上幻想着别人家的爸妈,他们每天好像都有说不完的话题,什么心事都可以倾诉,他们都有爸妈的呼入电话……可能,每个家庭都是不同的相处方式吧。嗯,就是这样的,靠得近,束缚就多,在他们的地盘得按照他们的生活方式过日子,还是我的小租房自在,想不洗澡就不洗,想吃炸鸡就吃,想看电视剧就看,想读闲书就读,不由地,我抱着我的被褥,深深将头埋入白花油香味中……   自由时间倒计时开始,梳好发型,涂好口红,背好小包,拿起钥匙,开门,自由时间结束。又开始新的一天,时间献给地铁、卖给公司。   “早啊,小利。”清爽的声音飘过来,显得这个早晨都特别明朗,我转过身笑着:“早啊。还没吃早餐啊。”看着他手里提着的面包和牛奶。   “是啊,都没那么早起来吃热乎乎的,现在的地铁都限流,时间要准备得充分点才不会被扣全勤呀。”说着他便挤了挤等电梯的人走到我跟前。   “嗯,也是。”我点点头表示赞同。   “给你,养颜。”他拿出一瓶奶塞给我。   我笑眯眯地接下了。叮,电梯门开了,他那1米8的身高和宽广的身躯壁咚似的围住了我。   叮。我们走出电梯门。我们肩并肩地走着,他压声和我嘀咕道:“告诉你一件事。”   “说。”我白了他一眼,觉得他墨迹。   “你知道吗?在坐电……”   “不知道。”我调皮道。   “别打岔嘛,我告诉你啊,”又快速进入那个神秘的状态,“在坐电梯的时候,我不是围着你嘛,我还扯了扯你的上衣的那时候,记得不?”他看到我点了点头,继续道:“要不是人多,我就控制不住自己要把手放进你衣服内了,你的胸实在太迷人了。”他极度暧昧地说,眼神充满了欲望。   我的心瞬间加速,脸直接红了。   强装硬气地说:“你敢?剁你的手。”还做出手势吓唬他。   他反而笑了,我想:“难不成我说那话更有魅力?”   掌握不了这过于暧昧的氛围,心跳跳得都快脱水了,脚步下意识就加快,渐渐远离了他,他也不追,就像老油条般的手法勾引女子。      四   一上午就在我的幻想中蹉跎完了,我竟然还觉得他的黄色话题很激动人心,我想我已经进入他的套了。我正等着他叫我一起去吃饭,就感到我的衣帽给人扯了扯,是他。我们用眼神交流了下,我便跟着他出去了,之前的吃饭我都喜欢叫上我们组的所有人一起吃,热闹,但是他不愿意,原来是这个意思。明白后我就经常单独和他出去吃饭,就可以说些越距的话。   我们各自端着饭盘到桌上吃,突然看到一个男生向他打招呼:“嘿,那么巧哈,在这遇见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呀?”   “在做情感类的工作呢,跟你介绍下,这是我的同事,小利。”他又面向我说:“这是我的朋友,叫他黑仔就可以。”说完笑着拍了拍他朋友的背。   于是我们就这么坐在一起吃饭,东聊西扯的。   “咦,你老婆在哪工作啊?,最近都没看你秀恩爱哈。”黑仔突然问出这么惊恐的问题。   心如止水的心境瞬间就被黑仔丢的炸弹炸涌了,不可置信地想:“老婆?咦?我是被小三了??”心中一万匹马飞奔咆哮着。   我故作镇静地微微抬头看了看黑仔,又看了看略带尬尴眼神的他,他倒也大方地说:“她啊,在北京培训化妆,等培训完后再来广州找工作。”   “哦哦,化妆啊,不错,现在出来一定是要做自己喜欢的工作,要不然生活过得要艰辛啊。”黑仔应和道。   我已经把自己罩在自己的保护圈,认认真真地吃完我的中午饭,觉得还不够饱,又买了我最爱的饺子,全吃了。我全然没有顾及到他们的神情,却也恍惚地注意到黑仔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   他终究还是打破了沉默,装出一脸歉意地说:“其实我早想和你说我的婚姻,可是我就是怕你知道后像现在这样对我。”   我冷冷地看着他。   他见我不说话,继续诉说:“你知道吗,我和我老婆分开之后,我对其他女子没有一点的非分之想,就像你刚开始入职坐在我旁边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是个小屁孩,可是时间一久,你的热情、活泼、爱笑、善良,深深地吸引了我,你让我想起了我的初恋,你和她的性格真的好像。”   “那我得好好谢谢你初恋了,托你初恋的福,让你对我那么好。”我白了他一眼。   他很神圣地说:“你不能这么说,若无相欠,怎会相见呢。我就觉得上天让我遇上你,是为了让我补偿你的,也许也是为了弥补我对初恋的遗憾。”   “你不欠我什么,你补我身上有什么用。我哥之前提醒过我,如果一个男人接近你就是想和你上床。”我嫌弃地说。   他急忙解释道:“不是的,我只是想对你好。”   看着他那虚伪的样子,我瞬间变了个脸,脸上堆满笑脸道:“真的吗?”他见状眼睛都放光了,说:“真的,其实我们在一起不是很开心么,跟你说实话,如果让我先遇到你,我那老婆也就没戏了,真的。”   心中一千万匹马飞奔而过。   “那我比你老婆漂亮?”   “各有各的味道。”他搔头道。   “我小三味?”我问。   “我可从没把你当小三。”他严肃道,“其实我们可以做个知己的。”   “哦,那你把我介绍给你老婆吧。”   “这,我该怎么介绍。”他竟然陷入苦恼状。   “算了,同志,快上班了,没时间和你搞小家家游戏,哪里凉快哪里待吧。”我看着手表说。   “你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他莫名奇怪地问。   “那你怎么说出轨就出轨?”我怼回去,“你最好离我远点,不然……光脚不怕你穿鞋的。”   说完我就不耐烦地撇下他走了。      五   “老板娘,5元煎饺。”我掏出手机对着付款码扫了扫……   我拿出钥匙开着宿舍门,顺势把头往小何哥的门缝隙看了看,暗的。我溜进自己宿舍,带上耳塞,任旋律穿破耳膜,任细胞带动手脚,爽快舒畅。   有人说:天空之大可容纳你的一切。   坐在阳台的我,躺在懒人椅上,望着漆黑的天空悬挂着香蕉型月亮,时间久了,我不自觉地把耳机摘下,尽情享受这天空之美。   就这样莫名地陷入了沉思:又一年快过去了,我还是一无所有地坐在这里。不,其实并不是的,我能静静地坐在这里看着夜色,而别人此刻却挣扎在工作中,这不正是我收获的知足自由么?我能享受在书海的故事中,而别人却目不离手机地麻木触碰,这不正是我收获的自律么?我能抵制触犯原则的事情,而别人却可以杀鸡取卵,这不正是我收获的逐渐迷失的初心么?   况且,这大城市时刻上演着狗血剧情,这不正是我收获的看戏人生么?   洛阳靠谱的羊癫疯医院是哪家治疗老年癫痫有哪些注意事项吉林到哪里治疗羊癫疯好洛阳哪家医院能治母猪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