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母爱深深_2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诗歌词曲
破坏: 阅读:1956发表时间:2015-01-15 15:20:57
摘要:哦,母亲,当你倾其所有爱着的孩子已经长大,岁月却无声无息地不由自主地让你“返老还童”了。母亲,当你老成我的孩子,请让我,用当年几倍于你对我的爱,千倍去疼你,万倍去爱你!

【荷塘】母爱深深(散文) 哦,母亲,当你倾其所有爱着的孩子已经长大,岁月却无声无息地让你“返老还童”了。母亲,当你老成我的孩子,请让我,用当年几倍于你对我的爱,千倍去疼你,万倍去爱你!
   ——题记
  
   (一)
   记忆里,母亲一直是三四十岁左右的样子。年轻的,勤劳的,健康的,阳光的,充满活力的……这种印象,在长达几十年的岁月里,根深蒂固,经久不变。我一直觉得,母亲就是那个样子的,而且会永远是那个样子啊。直到那次,母亲来我家小住了一段时间,忽然觉得,母亲变了许多。
   平时给孩子准备的零食,母亲时不时说想尝尝,还自言自语地说:“活了大辈子了,还没吃过这样的东西呢!”母亲一边说,还一边吧嗒着嘴,眼神热切地望向那堆花花绿绿的零食,像一个馋嘴的孩子,神情里满是渴望和期待。
   记忆里,母亲是从不吃零食的,就连全家人应该其乐融融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母亲也从未和我们一起上过桌。隔了那么长久的岁月回望,我都记不起母亲吃饭的样子,只是凭想象觉得,母亲吃饭一定是狼吞虎咽的,把生活里苦难和辛酸一股脑儿囫囵吞枣咽下,母亲吃饭一定不会是细嚼慢咽的,缓慢和闲适,于母亲,太过奢侈。我无从想像,面对我们“风卷残云”般剩下的残羹冷炙,面对那早已经熄灭了花苗的冷锅冷灶,一直害着胃病的母亲,是怎样委屈她的胃,一顿又顿“对付”过去的?
   母亲,为何不和我们一起吃饭呢?很长时间,幼小的我不懂。及至长大些,奶奶告诉我,在那个温饱还没有完全解决的年代,母亲担心我们兄妹几个吃不饱,影响长身体;母亲亦担心一家顶梁柱的父亲吃不饱,垮了身子骨;母亲还担心年老多病的奶奶吃不饱,不利于健康……母亲,担心那么多那么多,唯独没担心她自己!母亲,在那个饥寒交迫、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年代里,硬是把自己站成了一面迎风猎猎作响的旗帜啊!母亲,把所有人的衣食住行喜怒哀乐,都郑重放在自己心上,唯独,忘了——她自己!
   收拾收拾这儿,拾掇拾掇那儿,生活,生活,母亲常说:“活,是生出来的!”母亲是这么说的,更是这么做的。从日出到日落,甚至夜深人静时候,母亲永远有做不完的活计,永远像个不停旋转的陀螺,转啊,转啊,转出了一家人的饱和暖......
   对于吃食,记忆犹新的一句话,是母亲的口头禅“不爱吃”。凡是我们喜欢吃的食物,母亲总说自己不爱吃,有时还皱着眉头,好像真没胃口似的。直到那次,我发现了母亲不爱吃的“秘密”。那是一袋我吃过很多次的小零食,兴许是吃腻味了,吃到一半时不想吃了,随手丢到了垃圾桶旁,一转眼跑得无影无踪了。中途,我回家想拿一样东西,无意中看到,我的母亲,正吃着那包我扔掉的小食品,闭着眼睛,那神情甘肃那家医院治癫痫很是享受……
   “娘,你不说自己不爱吃这种垃圾食品吗?”我有些吃惊。
   “哦……哦……是不爱吃,但扔了有些可惜啊!”母亲讪讪的。
   看到母亲刚才的表情和现在的神态,我忽然之间明白了很多。
   “不爱吃?”母亲是在撒谎,是为了让她的孩子吃得心安理得。我想起了那个“爱吃鱼头”的妈妈。
   哦,天下的母亲都是一样的啊!母亲一生,到底说过多少“谎话”呢?有多少谎话,背后就有多少爱啊!
   而今,我业已为人母多年。不曾刻意,但我却常常像当年的母亲,不和女儿一起吃饭,而是坐在餐桌对面,看着小家伙大口大口地享用着我为她精心准备的饭菜济南哪家癫痫医院更有用?,于我,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亲情享受啊!多少年前,我也曾是这样一个贪吃的孩子,贪婪着咀嚼着母爱的味道。岁月倏忽,一转眼,“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二)
   出去逛街的时候,母亲忽然说非常想跟着我出去转转。想着母亲腿脚不便,我本能地想拒绝。但母亲渴望的眼神,还是让我欲言又止了。
   记忆里,母亲一生的词典里,只有两个字——操劳。没有多少文化的母亲,和那个年代大多数的家庭妇女不一样,不爱串门,不爱张家长李家短地“乱嚼舌头”,不爱凑堆去玩扑克……母亲几乎没走出过村子,母亲的世界,就是我们家的院子,还有我们,以及院子里的一切生灵。母亲说,这就足够了。母亲说她的心很小很小,小得只能装得下她爱着的这一切了。
   可是母亲,儿女的心很大吗?可那么大的心里面,却为何常常放不下一个母亲的位置呢?
   也好,一如小时候母亲无数次带我出门那样,也带母亲出去走走吧!随着年龄的增长,母亲的世界愈来愈小了呢!过马路的时候,刚抬脚要快速而过,母亲忽然紧紧拽住了我的手。母亲,记忆里走路大步流星、虎虎生风的母亲,曾几何时不敢过马路了啊!母亲说,走惯了家乡的大街小巷,这里的道路太宽啊!年老的母亲脸上写满了惶恐。
   牵起母亲的手,她的手骨节突出,较之以前更粗糙了,有种生生的被岁月磨砺的疼痛,暮然间破空袭来。人间有爱,岁月无情。时光,像一把雕刻刀,一点一点地,不动声色地,在母亲身上留下了再也抹不掉的痕迹。在子女日益长大、成熟丰盈的时光里,母亲,把一个生命引以自豪的美好的一切,比如青春,比如美丽,比如健康……一点点地抽死剥茧,一点点地还给岁月。
   记忆里,母亲的手多么柔软啊!母亲曾用这双手,为我穿衣,喂我吃饭;母亲曾用这双手,在夜里无数次地为我掖被角;母亲曾用这双手,在我委屈难过时,一次次地为我擦干脸上的泪水;母亲曾用这双手,一次次地牵着我的小手,走进岁月深处……
   逛服装商场的时候,母亲忽然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兴奋,看看这件,摸摸那件,眼睛盯着一件大红的外套,目光再也不曾移开。喜欢就买上,问母亲。一抹红晕,染上母亲已经苍老的双颊,嗯,邻居老太太就穿了这么一件,很显精神呢!母亲默许了。
   母亲一直是艰苦朴素勤俭持家的人。记忆里,即便逢年过节,母亲精打细算为家人添置了新衣以后,也很少为自己操心过的,几身洗的发白的衣服,伴着母亲几十个春夏秋冬。而且,母亲仅有的衣服里,也从未有过一件如此鲜艳的。而武汉哪家医院治肌阵挛羊角风现在,垂垂老矣的陕西治癫痫好的医院母亲,是想用这抹亮色点缀自己灰色的暮年吗?
   一路上,母亲脸上乐开了花,嘴巴都合不上了。“看看,这是女儿给我买的,好看吧?”遇到每一个年龄相仿的老太太,不管认识与否,母亲总要拿出来“显摆”一番,而且一定等人家啧啧称赞衣服漂亮和女儿孝顺后,才心满意足离开。记忆里,母亲一直不事张扬,用现在的话说,处世很低调很平和。母亲常说:“树大招风”、“枪打出头鸟”。无论做什么,欢喜自知,冷暖自知即可。而今,经过几十年岁月的磨砺,母亲,倏忽之间怎么性情大变呢?
   ......
   母亲在我这里住的一段日子,很多的时候,很多的事情,跟年轻时候记忆里的母亲,简直判若两人。母亲这是怎么了?病了吗?打电话告诉妹妹,电话那端,妹妹沉默了良久,然后缓缓地说:“姐,不用担心,母亲没有病,母亲只是老了啊!”
   哦,母亲老了?!母亲现在贪吃、贪穿、贪玩等所有的行为,不都像一个“老小孩”吗?哦,不管粗心的我是否察觉,不管倔强的我是否接受,母亲已经老成我的孩子了,老成需要我用无比的细心、耐心和爱心来温柔对待的孩子了啊?!
   哦,母亲,当你倾其所有爱着的孩子已经长大,岁月却无声无息地让你“返老还童”了。母亲,当你老成我的孩子,请让我,用当年几倍于你对我的爱,千倍去疼你,万倍去爱你!
  

共 280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