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冰心】暗香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丝路风情
破坏: 阅读:1218发表时间:2017-09-03 16:03:53

【冰心】暗香(散文) 一、
   坐在床头看着老妈安详地睡去,心里的石头才肯落地。
   上午十点多刚散会坐到办公室里,老妈电话打来说她摔着头了。急忙拎包飞身下楼,开车一路狂奔直到老妈家,打开家门,老妈正坐在客厅沙发上右手用卫生纸捂着头呻吟,鲜血已经染红了卫生纸,溜着花白的头发顺着脸上的沟沟壑壑流下来。老妈看见我来了,像个孩子似的呜呜哭,我的心揪疼揪疼。赶紧单腿跪在老妈身前,简单问明情况后,连抱带搀扶把她弄上车,直奔附近的中医院而去。
   来到急救室让医生赶紧施救,抽空给老公打电话简单汇报,老公安慰说:“别着急马上赶到,我现在正带着二哥在县医院看病呢,给二哥交代一下。”二哥催他赶紧走,说,给俺母看病要紧,别耽误了。
   我半弯曲着身子站立着,让老妈坐在外科室的椅子上,抱着她的头让她尽量坐得舒服些,老妈像个孩子似的紧紧地抱着我的大腿不丢,鼻涕眼泪顺脸流也不舍得腾出手去擦一擦。看她这样,我的心都碎了,拼命抑制眼泪不让掉下来。
   此时此刻,我就是年迈妈妈的主心骨,安慰她别害怕,她听话地任由医生给她清创口缝针。幸好妈妈的创口不深,但是够长,整整缝七针,针针缝在我心上,我又不敢埋怨医生还不赶快把那血盆大口缝上,只有抱紧妈妈,让她感到安全使心儿不再流浪哀伤。
   妈妈今年82岁高龄,耳不聋眼不花,平时自己照顾自己从不求人,晚上家里从没断了人,白天儿女们都在为生计奔忙,为了妈妈的安全,几年前就给她找了个保姆,她找茬把人家撵走,并振振有词地说我能管自己,请个保姆净花钱不说,整得我像一个废人样儿。唉,我的老妈吆,没法!
   老公急速赶来,买药、打针等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我只管紧紧地抱着老妈给她心里安慰。一切弄完就到下午一点多钟,遵医嘱回家休息观察,给老妈做饭吃,做三个鸡蛋饼会成汤,老妈喝了近两碗,一个鸡蛋,半块馍馍。呵呵,看把老妈饿得,看着老妈吃得香甜,我紧绷着地心才稍微放松。安抚老妈吃完药睡下,抽空赶紧驱车回家收拾细软准备晚上住下。弟弟去市里开会放心不下,非要派人把老妈接走,为了不让老妈再受颠簸之苦,我决定在家好好陪陪她。
   晚上,吃完饭,躺在妈妈的床上,听着唱机里悠扬婉转《劝世真言信主歌》被歌曲里歌词深深吸引:“众生苦恼解脱难,身心执著迷梦幻。世间无有究竟法,拜倒宗教法门前。芸芸教法皆修心,怎可对立出狂言?……岂可虚象去断人,田间诗出马惊天……”妈妈也随着音乐大声的唱起来,与上午哀伤哭泣地母亲判若两人,不禁让人吁嘘不已。
   伴着妈妈的歌声入眠心里蜜甜。
   夜半,被蚊子咬醒,浑身刺痒,扎耳挠腮,转辗反侧难以睡下。侧耳听声音妈妈家的蚊子估计长得肥大,哼唱声响彻几十平米的卧室,好不容易睡着,又被蚊子的嗡嗡声扰醒。听着妈妈抑扬顿挫地吼声,时不时的梦话声,我晕,这二重唱让俺这沾着枕头就瞌睡的人也了无睡意,喂了半夜蚊子。这该死的蚊子,开灯找它,它跑掉,灯一关又上场,就像是捉迷藏,折腾的我没脾气没睡意。老妈惊醒,问:“咋啦?你家蚊子把俺咬醒。”“在哪?我咋不知道?过来睡我这头,我这头没有蚊子。”拎着枕头摸黑爬到老妈那头睡下就像小时候做了恶梦一样,老妈把一切苦难挡在她的世界之外。
   妈妈家住在郊区,鸡鸣狗吠羊咩咩汽车从村后边轰鸣驶过,就像是一首交响曲响彻夜空,拉开了农村清晨序幕,村庄苏醒了,谁家孩子在啼哭?谁家爷爷在咳嗽?谁家妈妈在生火做饭?嗨,谁家的牛娃开始叮叮当当地赶牛出窝?我也该上班啦。
  
   二、
   早上八点急忙赶往会场开会,坐在会场,心却在妈妈身上,总不放心,怕老公照顾不方便。中午赶回家,老公已经熬好鱼汤,做好饭菜,老妈正在吃的香甜。晚上,躺在妈妈的床上,不知道啥时候妈妈已经把蚊帐挂上。心里暖暖的,泪水不由地悄悄落下,妈妈肯定是为了不让她家的蚊子咬我专门挂的蚊帐。
   半夜里,起床小解,头晕目眩一下子出溜在床下,头一下子磕在床邦上,把老妈惊醒,问:“咋啦?”“没事,想解手头有点晕。”“是不是血压升高啊,天明了去医院看看。”“嗯,没事,睡吧。”安慰着妈妈,心里却是翻江倒海地难以睡下,小时候的事情一幕幕像电影一样在夜幕里放映……
   妈妈心地良善,自小到大,我们姊妹几个从没挨过她的打骂。在我们受到父亲的打骂时,她总是用瘦弱的身躯去迎接雨点般的拳头与棍棒,为我们抵挡屈辱与疼痛,父亲扭曲的性格、粗暴专横跋扈的脾气,让我们姊妹几个望眼害怕,在他面前尽管小心翼翼低眉顺眼,还经常挨打受骂。
   记得那年我以村小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乡中时,妈妈高兴地逢人就说:“俺妮考上乡中了。”可是,父亲却说:“妮子就是考上大学有球用,长大挣钱都带给婆家了,白白供养了。”妈妈陪着笑脸央求父亲:“给妮儿一次机会吧,咱妮儿不是那号人,她一定会孝顺你哩。” “她上学家里地里的活儿你都得干,不许嘟囔。”妈妈头点得鸡叨米似的应承下来。父亲说到做到,犁地耙地,他都不再伸手。女人们大都不会使用犁子犁地,我就学着在前面牵牛,妈妈就扶着犁子犁地,耙地时,我就学着大人样子,站在长长的耙上增加重量耙地,由于身小力薄,牛儿跑得快,一下把我撂倒甩好远,幸亏没翻在耙子下面,否则小命玩完哩。
   有次,我正在学校上课,邻居表叔急忙把我叫出,说:“你妈被你爹打了,从一米多的堤埂上推下的,估计伤得不轻,你赶快回家别说是我给你捎的信。”邻居怕父亲不讲理时连人家一起骂。回到家,看到妈妈鼻青脸肿,浑身上下没个好地方,心酸地陪着妈妈大哭一场。妈妈背着父亲给我讲事情的经过。原来,那天有一块地需要犁耙,土地离家大约有二里地,瘦弱的妈妈身背五六十斤重的犁子,手牵老黄牛慢腾腾地走在一米多高的田埂上,父亲只拿根鞭子催促,走得慢点就用鞭子狠抽牛屁股,牛儿疼痛就打趔趄,妈妈怕踩到地里的庄稼就不让父亲打牛,这下惹着马蜂窝了,父亲说:“不让打牛就抽你,你走快点牛不就走快了?”一鞭子把妈妈抽到沟底下,再也没有爬起来,是在地里耕地的邻居把妈妈背回家,父亲还骂人家狗咬耗子多管闲事。妈妈说:“妮儿啊,你还小,为了恁妈忍吧,别给他犟嘴找打。”擦干眼泪,陪着笑脸恳求父亲把妈妈送医院救治,父亲恶狠狠地骂:“这就是你们白吃我白喝我的下场,想叫我救她,中!从今后你不能在上学遭际我的钱财,你替你妈。”我含泪答应父亲,只要把妈妈的病治好,让我做啥都愿意。给妈治病又花了不少父亲的钱,回到家里父亲时不时指鸡子骂狗指桑骂槐地吆喝一通,妈妈说,只要他心里好受些,就让他骂吧,反正长不身上。
   后来,妈妈疯了,究竟是咋发疯的,已经记不清楚了。弟弟妹妹们幼小,我只好到处打零工为妈妈治病,在窑场搬砖、去壁毯厂织壁毯,给人家当保姆,只要能挣到钱,我都会抓着每次机会。为的是把妈妈、弟弟、妹妹们救出苦海。知道父亲重男轻女根深蒂固,在父亲眼里女人不算人,只是他的附属品,想咋样就咋样,在他眼里女人们是他的出气筒,挣钱的机器,我恨自己为何不是男儿身,不为别的,最起码不让妈妈在为我挨打受气。我要像男人一样保护妈妈。我都不知道那时是怎样熬过来的,而今想起苦难的童年想起妈妈为我挨得打,都会禁不着泪如雨下。
   年轻时,总是很恨父亲无情残暴把母亲抛,直到他去世后,我们都把他掩埋在记忆深处不愿想起。昨晚,梦见父亲笑脸相迎,是不是,他也忏悔生时所作所为,活着时带给亲人们的除了痛苦就是让他所爱的女人们屈辱的活着?
  
   三、
   第三天,去医院给妈换药,妈妈的伤口长得非常好,也不再那么疼痛,只是我头晕难受,眼珠涨疼得像要掉出来,两腿像灌铅拉不动。妈妈催我找医生看看,一量吓一跳,血压80-160,压差大,高压过高,陪着妈妈坐在医院的走廊上等待抓药,细想想,这几天只顾忙老妈了,竟忘记吃降压药了。医生说:“你的血压是术后后遗症,不能山西羊癫疯权威医院劳累着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急不能忘记吃药,否则会连累出其他病症。”听着医生责怪的话,老妈惭愧地说:“妮儿只顾管我哩,自己忘记吃药了,都怪我,早点不该让俺妮知道我摔着了。”
   弟弟来电话说下午散会后就回来,妈妈立马来了精神。弟弟、弟媳想把妈妈带到市里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妈妈拒绝去,好说歹说,老妈就是不松口,弟媳说:“俺姐身体不好,你不给我们一起走,把俺姐连累倒你不心疼啊。”一句话说的妈妈急忙改口:“我去,妮儿给我看门。”
   奉命给妈妈看门,晚上再次睡在妈妈的床上,不一会老公吼声如雷,夜半,阵阵狗叫声把我从梦中惊醒,赶紧起床来到妈妈家院子里查看,侧耳闻,原来在隔壁邻居家院子里,似乎就在我的车旁狂叫,干咳几声,狗叫声立即停止,哈!是不是有人偷车或是?立马警觉起来,睡意全无,老公昨晚多贪几杯武汉治羊癫疯的医院都有哪些像个尾巴跟着说是给我保驾护航,倒好,睡得像死猪,估计贼把他偷跑他还在做美梦哩,为妈妈家站岗放哨我容易吗?我……好不容易睡着,被叽叽喳喳鸟儿叫醒,老妈家的香樟树上的鸟儿们起床了,正在热烈讨论钓鱼岛归属问题,啊,不,在讨论芦山地震为何鸟儿们都能预报得出来,一些破专家却脑残的当事后诸葛亮。
   醒来与老公一拍即合回老窝补觉去,急忙穿戴停当跑出家门却穿着老妈的拖鞋走,老公喜笑说:“像逃难啊,夜里狗叫你干咳,有贼也被你吓跑,我想逮一半个小毛贼都没机会,天一亮小鸟儿喳喳,一树小鸟儿,密密麻麻,甚是壮观,家都被鸟儿们占领了,这是人过的日子吗?”一路狂奔回窝关掉手机睡觉,谁在打扰俺给谁急。回笼觉睡得香甜,醒来惬意舒畅。
   今天是母亲节,给远在市湖北哪个专科医院治癫痫病好呢里的老妈挂个电话问安,祝福她老人家健康长寿,祝福天下的母亲幸福永远,祝福远方的宝贝儿顺利安康。祝福俺家老公听话健康,祝福自己开心过好每一天。亲们只要你们安好便是晴天! 电话那头老妈问:“昨夜你又没睡好吧?”“你咋知道哩?”“住在那里你弟弟也是被村里的噪杂扰得睡不着觉。我习惯了,没事。”本来想向老妈问好,没等我说话,她就一阵连珠炮地发问,老公小声交代我千万别给她说我们睡不好觉。妈说我想下午回去,问:“咋不多住几天?”“怕你在俺家住不习惯。”
   母亲对儿女的那份无私爱心似暗香把心浸透,让我惭愧无语泪奔流……
  

共 395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