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指甲花情缘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散文随笔
破坏: 阅读:1774发表时间:2014-11-02 15:21:34
摘要:唯有这实实在在的“指甲花”,一朵接一朵地盛开着,直到满棵缀满繁花,像挂满了满树的彩灯笼,又像蝴蝶的盛大聚会。这时,我才会小心翼翼地掐下来几朵,捧在手心,闻闻她沁人的馨香,尽情地欣赏她奇异的舞姿。

【荷塘】指甲花情缘(散文) 【一】
   今天下午,一时心血来潮,想带着儿子出去走走。让老公在家值班,我与儿子徒步走向三里地远的小集市,打算顺便买一些蔬菜和鸡蛋,回来包饺子。
   路上,是必须要经过联庄村的。这条路,儿子上学时,我们俩是每天都要走的,这段时间,因为院里的老板们经常给我送菜,加上我总是掐野菜吃,所以,就没有出去过,即使出去遛弯,也是往绿化基地那条寂静的路上走走。今天走在这条熟悉又有点陌生的街道上,看着两旁的花花草草和各种树木,竟然有一点亲切的感觉。我不禁审视着那些走入秋日的绿叶们,和那些不再有花朵的花棵,除了一树树的秋瑾灿灿的展着笑脸,再就是那些小小的在花盆里开着的叫不出名字的小花儿。秋瑾的花儿也很美,并且繁多,花期也长,着实吸引了我的目光。而那些小花儿们也是妖娆多姿,颜色娇丽,很是引人。
   真真的让我停下脚步的,是一株正在盛开着的粉红色的“指甲花”。她牵着我的目光,向着她走过去,连儿子的叫声都忘记了答应。
   她长在一丛冬青的旁边,花棵并不太大,但是很是旺盛,下半身的地方,一朵朵娇艳的花朵,正开得娇嫩欲滴。
   跟上来的儿子惊奇地问:“妈妈,这是什么花啊?”
   “你没见过吧?这是指甲花,”我忍不住揪下一朵,望着这鲜艳的红,我仿佛看见了自己红红的好看的指甲:“这是以前人们用来染指甲的。现在女人们都用指甲油涂指甲,而且什么颜色都有了,以前没有指甲油,我们小时候都是用这种花儿染红指甲的,所以,她的名字叫指甲花。”
   “哟,”儿子调皮地不屑了一下:“老妈,难道你还想染红指甲?”
   经儿子这一提醒,我还真的来了兴致,抬头看了看,街上没有一个人影,旁边的大门上着锁,这下也只好做一回“小偷”了。我匆匆地掐了一大把花朵,放进兜里,笑眯眯地对儿子说:“晚上让你爸给我包指甲。”
   指甲花,其实有很多种颜色的,白色的,暗红的,大红的。即使白色的花朵也能染红指甲,甚至叶子也有这种作用,这都是我小时候做过实验的。染指甲,是一个说不出来的极好的娱乐,不只是第二天看到的红指甲,而是在于包指甲的过程。这种娱乐最少要有两个人参加,先要掐来一叠豆角叶子,再把指甲花朵混着少许的盐粒捣碎,然后一个人先为另一个人包。轻轻地捏一点花泥,按在指甲上,迅速地用豆角叶子包好,用细线缠绕系好结。包的时候,食指是不能包的,说是如果染这个手指,对自己的妹妹不好。所以,不管有没有亲妹妹,大家还是都不包这个手指的。
   并不张扬的“指甲花”,就这样被人们喜爱着。记得小时候,家里的父母都愿意为自己的孩子种上几棵,并不是欣赏她的漂亮,而是收获她给孩子们带来的愉悦。也许,你觉得她并不漂亮,是的,她的花朵,谦逊地低着头,默默地附在枝叶的中间,像一个羞涩的农家少女,来到一个繁华的集市上,紧紧地贴在自己的亲人身旁,那种毫不做作的清秀之美,像被泥土裹着的金子一样,闪着异样的霞光。
   其实,指甲花还有一个正式的学名叫“凤仙花”,也有的地方人们叫她小桃红。关于她,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呢!相传很早很早以前,在福建龙溪有个叫凤仙的姑娘,长得亭亭玉立,秉性温柔善良,与一个名叫金童的小伙子相爱。一天,县官的儿子路过此地,见凤仙这般漂亮可爱,顿生歹心,前来调戏。被凤仙臭骂一顿灰溜溜地走了。凤仙知道这下可闯了大祸,县官儿子肯定要求找麻烦。于是决定与金童一起投奔外地。凤仙只有父亲,金童上有母亲。两老两少连夜启程远走他乡逃难。途中金童的母亲患病,闭经腹痛,荒山野岭又无处求医访药,四人只好停步歇息。
   再说县官听说儿子被村姑骂了一通,就命手下前来捉拿凤仙,眼看就要追上,无奈之中凤仙、金童拜别父母,纵身跳入万丈深渊,以示保洁。两位老人强忍悲痛,将凤仙金童二人合葬。晚上两位老人依坟而卧。凤仙和金童夜间托梦给父母,告之山涧开放的花儿能治母亲的病。次日醒来,果见山涧满是红花、白花,红的似朝霞,白的似纯银。老人采花煎汤,服后果真药到病除病愈。后来,人们就把这种花命名为“凤仙花”以示纪念。
   人们都爱说:芝麻开花节节高,其实,指甲花也是这样的,只是她的种子是头朝下的,当她成熟的种皮被太阳晒干,稍稍用手一碰,就会炸开,小小的种子就会飞落各处,所以,她还有一个名字叫“别碰我”。
   古人对于花草也有尊贵卑贱之分,曾因“凤仙花”生命力顽强,随处可见,并不被珍惜而把她喻为“菊婢”,意为菊花的婢女。其实,古代的诗人们也没有忽略她,把她请进了一首首优美的诗词中,更让心生爱怜。请大家欣赏一下这首元朝诗人陆琇卿的《醉花阴》:
   曲阑凤子花开后,捣入金盆瘦。
   银甲暂教除,染上春纤,一夜深红透。
   绛点轻襦笼翠袖,数颗相思豆。
   晓起试新妆,画到眉弯,红雨春心逗。
   更有诸多的诗句,像一朵朵绚丽的蝴蝶,翩飞于历史的长河里:“细看金凤小花丛,费尽司花染作工,雪色白边袍色紫,更饶深浅日般红。”、“洞箫一曲是谁家,河汉西流月半斜。俗染纤纤红指甲,金盆夜捣凤仙花。”
   我写不出优美的诗词来赞美她,只是觉得她特别的亲,像一个植入心窝里的亲人,从没有凋谢过。也许唯有我们这些曾经与她河南哪里治疗癫痫病最专业患难与共的人,会把她小心地捧在手心,在她美丽的蝶翅上,嗅出往日那无暇的快乐时光......
  
   【二】
   看着昨晚用“指甲花”染红了指甲的双手,我笨拙地敲打在静静的键盘上,牵出一个个心海里的音符,欣悦之时,不禁想起了那小小的“指甲花”,像一只只美丽的蝴蝶,翩翩飞旋于我记忆的屏幕上,越来越接近,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美丽。
   小时候,几乎每年都会在春天草发芽的季节里,种上几棵“指甲花”,并且殷切地盼着它快点长大,几乎每天都要查看她的腋下,是不是有了小花蕾,直到第一朵小花蕾在我的注目下羞涩地绽开,我是不舍得掐下她的。因为她实在是太漂亮了!胖嘟嘟的身躯,展着艳丽的翅膀,藏在葱绿的绿叶间,眨着笑眯眯的眼睛,真是令人不知怎样去宠爱她才好!
   那时候,就觉得她是最漂亮的花儿了,眼里容不得别的任何花,更别提见不到的那些名花了,她们都不知在哪里藏着呢,不管她们多么美丽,似乎都是和我无关的。唯有这实实在在的“指甲花”,一朵接一朵地盛开着,直到满棵缀满繁花,像挂满了满树的彩灯笼,又像蝴蝶的盛大聚会。这时,我才会小心翼翼地掐下来几朵,捧在手心,闻闻她沁人的馨香,尽情地欣赏她奇异的舞姿。晚上,就在灯下,兴致勃勃地开始了包指甲的游戏。
   说包指甲是游戏,一点也不过分。真的,至今我都觉得,那是我认为的最令人愉快的事情了。怀着兴奋的心情,美好的希望,盼了好长时间的愿望就要实现了,而且付诸于行动了,能不让人快乐吗?而且,在那个温馨的氛围里,享受着别人小心翼翼地为自己包指甲,不也是一种另类的幸福吗?
   而且,亲手把自己摘得的一小堆漂亮的花朵捣成花泥,也是一个愉悦的享乐。闻着扑鼻的花香溢满房间,同时也溢满了我小小的心房。
   “金凤花开色最鲜,染得佳人指头丹”,这种山涧里开出的花儿,曾经是历代女人们心里的最爱吧?那红红的指甲,曾跳跃在琴弦上,曾翻飞在图案锦绣的丝绸上,曾在飘舞的长袖里露出俏丽的脸蛋,把王孙们的魂儿牵翻。
   “夜听金盆捣凤仙,纤纤指甲染红鲜。投针巧验鸳鸯水,绣阁秋风又一年。”这美丽的爱情,幻化出来的花朵,圆了多少女人的爱美之梦啊!她不像梁祝化蝶,只顾自己翩迁逍遥,而是依旧用大爱来温暖和美化人间。据说,常用凤仙花染指甲,还能治愈灰指甲病,她不仅无任何毒素,而且还有这么多药效,哪是梁祝能比得?凤仙和金子虽然没有化成蝴蝶飞在花丛,但是,两人开成的蝴蝶形状的花朵,似乎在告诉人们,他们已经幸福的像蝶儿一样,在清丽的山水间自由飘舞着。
   是啊,你看,这小小的花儿,不择地势,不求呵护,随便洒下种子,只要有大自然的雨水滋润,她就能成长。牡丹富丽堂皇,被人们请上厅堂;菊花风姿摇曳在画屏,兰花的清香历久不衰,莲花永远都是亭亭玉立,可是,小小的指甲花,就这样默默无闻地开在每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彰显着平凡,隐含着伟大,正如毛主席的一首诗《咏指甲花》:
   百花皆竟放,指甲独静眠。春季叶始生,炎夏花正鲜。
   叶小枝又弱,种类多且妍。万草披日出,惟婢傲火无。北京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效果好? />   渊明爱逸菊,敦颐好青莲。我独爱指甲,取其志更坚。
   诗中的“婢”字,便是指的“指甲花”,一个“婢”字,彰显了主席一生为人民武汉治疗癫痫病需要花多少钱服务的高贵品格,也给这默默无闻的“指甲花”带上了闪亮的桂冠,因为,她,的确配得上啊!
  

共 330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北京哪里治疗癫痫病好些呢v8scoqhkbnk0fkp8sb89n3">评论(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