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雀巢】此情可堪成追忆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散文随笔
无破坏:无 阅读:1626发表时间:2015-04-14 07:38:26 武汉哪家医院可以看癫痫 摘要:春天,是生长故事的季节,每一个细节都荡起绿色的涟漪,每一个红萼都散发着芳菲的淡香,它是那么委婉地濯洗了日子的蒙尘和偶尔遭逢的抑郁,让心化出一片湛蓝,一汪清流,留下一泓温馨。 春天,是生长故事的季节,每一个细节都荡起绿色的涟漪,每一个红萼都散发着芳菲的淡香,它是那么委婉地濯洗了日子的蒙尘和偶尔遭逢的抑郁,让心化出一片湛蓝,一汪清流,留下一泓温馨。   春刚刚走过渭河,甚至它娇弱到难以抵挡一冬寒意的日子,青年作家魏锋到我的斗室来了,说是有一位远方的朋友希望我能给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往事如歌》签个名。   仿佛一缕远走他乡的云彩,忽然地就在这个嫩春时节回到了我的胸臆。我已很久没有回眸那曾经承载我青春情怀的旧作了。时光匆匆,脚步匆匆,我追着太阳走过了正午,走进了夕阳,它在我生命的旅程中似乎就是一座驿站,走过去,就尘封在记忆深处,而就很少有机会再去捡拾起陈年旧事。   只是在这一刻,在我打开无论在版式还是装帧上,都不免显得有些“落伍”的文本,记忆就如潮水般地涌上心头。那“夜半灯花几度红”的伏案疾书,那与人物一起经历沉浮悲欢的早晨、子夜,那个接到首版新书的九月金秋,乃至第二年六月研讨会上的谈论风生,都瞬间“复活”了。我没有想到,十一年了,还有文友惦念着它,爱着它。   前年的这个时候,忽然有一天,在网上看到《阅读与欣赏》杂志刊登了一位素昧平生的读者为《往事如歌》撰写的题为《撼动心灵的时代悲歌——读杨焕亭<往事如歌>》的文章;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收到了十年前的读者王淼先生撰写的《重读《往事如歌》的心灵启迪——一位75岁老人的文章》;今年的这个时候,山东淄川的张振同先生迢迢千里捎来作品,邀我签名。   展读张先生写给魏锋的信札,我忽然做如是想:假若我是一颗日益老去的草根,那么,他们洒在我肩头的这缕缕春晖,是否可以使我在精神的国度里永远忘记年轮的纷扰,而定格在某一个青春的节点上,譬如少不更事的早晨,譬如耕耘时光里的中午;我进一步想开去,物质存在与精神存在该有多么大的异同。即便是心灵驿路上一座极不起眼的“土丘”,总不会被风雨剥蚀得渺若尘埃,总还会有人时不时地走进它,报以温暖的抚慰。   我欣然地拿起钢笔,很认真地在扉页上写下了“张振同先生雅正”的字,盖上了许久不太用的实名章。   搁笔沉思,脑际油然浮现出当年齐国首都闹市“摩肩接踵”的盛景来,浮现出一代文星蒲松龄拎一把大壶,在与乡亲们的夜话中写出的《聊斋》长卷的智慧额头。作为蒲公乡人,张先生的爱书情结令我钦敬。   我知道,张先生让我为自己的作品签名,并不代表我的作品有多好,艺术成就有多么高……我始终认为,写作是一个不断超越自我的历程,而如阿根廷著名诗人胡安?拉赫曼所言之“充满了痛苦”,而不像时下某些所谓的“作家”鸵鸟一样钻在沙堆里炫耀屁股的嫣红,大言不惭地宣称一部比一部“精彩”,我有这个自知之明。人们之所以还对它有些青睐,大概是因为它记录的是一个特殊年代、特殊体制下生存的特殊群体——工农兵大学生的求证自身价值的心路历程,而在我那些被遗忘在角落的同类们心中激起些共鸣的心弦震颤罢了。   魏锋是个细心的年轻人,当即为我签了名的书和张先生的信札拍了照,当我们在夕阳余晖中相别于街头的时候,我除了收藏起一份来自远方的友情外,也从知觉上觉得此事可以告一段落了。   然而,清明前一天,窗外春雨濛濛的早晨,我忽然在博客里看到了张振同先生发来的一张纸条。写了很热情、很真诚的话语:   杨主席好!我是山东书友张振桐,春节前我曾委托魏峰先生求您在大著《往事如歌》上签名,魏先生还想求您为我书写墨宝,不知主席忙中有闲没有?……现在关注那时大学生的人多了。添麻烦了,谢谢!   我的心便再度不能平静。老实说,我对于“主席”这个称谓越来越感到别扭,也越来越感到“疲倦”,十八年春秋寒暑,从“副主席”到“主席”,其间的酸甜苦辣只有我自己心知,朋友的安慰也许只能如吗啡一样止得了一时的疼痛,却无法抹去心底的创伤。况乎它本就如脑瘫诗人余秀华所言,是一个常见的癫痫病病因都有什么很“虚”的头衔。但此刻,我很理解张先生的称谓,他也是一个常人,摆脱不了中国传统习俗所带来的无奈。   我虽然在写作之余,常常临池不断,且有些体味揣摩,然而,毕竟不是行家里手,书艺勉强。为人赠送墨迹,不免汗颜,然而,我却无法拒绝一位来自远方,且收藏了我作品的朋友的邀请。   写什么呢?我踯躅许久,觉得写怎样的唐诗宋词都不足以表达我此时的心境。雨后的窗外,云淡风轻,在医院住了十多天,就错失了万紫千红的花期,等到拿到出院手续,已是落红满地,春泥含香的四月,一如我老去的生命,只有无奈地接受这严酷的现实。我忽然想到,在这个网络触角几乎无处不在的年代,信札、书简被人们淡忘许久了,甚至收到一纸书札都显得多么奢侈。倘是能够赠一纸墨扎,我的心也许会因此而更加的宁静,而它会与我的笔下展开一朵“心花”,捎去一位草根的对于友情的虔诚:   ……先生孜孜不倦于图书收藏,此乃保存文化记忆,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之益事,因此,我瑾表深深的敬意,希望他日有缘相见于咸阳,欢言美酒,陶然忘机,我醉君乐,相期同好。聊赠我之诗一首:   乐与群芳共春光,风来楚楚领奇香。   仁山智水遥相望,美酒高音会一堂。   4月10日,魏锋打来电话,说他要到山东出差,顺道捎上我给张先生的信札。他来了,我将寸纸铺开,魏锋看了,很高兴,说这比单纯地写字更有意义。   我于是会心地笑了。   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 春天,只在心中活着,隽永而又恒定!   共 210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