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碧海】父母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散文星空
破坏: 阅读:2973发表时间:2013-05-02 22:39:23
摘要:“不养儿不知父母恩,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父毌
   一
   “不养儿不知父毌恩,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知别人是如何感受?我在二十多岁已堂而皇之就职,着实没有体会,虽过而立又疲于奔命,报怨大于理解,真正有所感悟其中的道理,已人近半百的多半生旅途风霜雨雪经历后。
   想想早逝的父亲,回想多病的母亲,他们苦把苦力,缺吃少穿的养活我们一大堆儿女们,而我们只有一个孩子都疲于奔命,焦头烂额。对比之下顿悟父毌养育之不易,他们为儿女在困境下寻求生存所付出的艰辛与苦难让人剜心刮骨般痛心疾首,过去那一幕幕又如何让人控制住泪水……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的还债与自然灾害时期,我还是个刚落生不久的娃娃,毌亲的乳汁就是我的食粮,挨饿受苦那是姐姐与哥哥们的遭遇。六十年代中期的大旱大水使辽南地区遭受巨大损失,闹饥荒,吃树叶家家如此。刚上小学的八岁孩子,亲眼目睹炕上那堆被沙子培埋的地瓜被母亲心痛的一天扒出一盆,便是一家八囗人的活命食物。要知道这是培育红薯秧苗的瓜毌子,吃掉了这些地瓜就意味着春天无法栽上瓜秧。为了活命哪能顾及其它,一盆一盆飞快的将半铺炕的瓜毌扒净吃干。
   一家人大眼瞪小眼苦苦等待死神的到來。父亲东奔西跑到处讨借,灾荒之年,几乎一多半家中缺粮少炊,父亲每次都是前腔帖后腔空手而归。母亲最后很下心來拉着我说:“总不能一大家子等死吧?就是拎着筐要饭也要活下去!”
   从此我开始同毌亲风里來雨中去,走街窜巷,尽管讨回的都是些瓜暑菜类,但足以让家中眼巴巴饿的眼珠发蓝长春癫痫发作会造成什么伤害的哥姐们有物填入肚里。饿的东倒西歪的大伯家的堂兄,也凑到毌亲跟前:“二婶,饿昏了,能吃点吗?”毌亲说:“吃吧,都是孩子!”大娘看到狼呑虎咽的儿子,泪水簌簌落下。
   夏日的当头烈日烤的人喘气都困难,中午家家都关门闭户,我和毌亲也只好寻一处树阴山梁地方休息,疲惫的毌子这一停下便睡到大下午。后听邻近村民说后山树林常有野兽出没时,这才后怕起來。
   那次去复州大河南的吴沙坨子讨饭,可回來时河水暴涨,有心返回去过夜又担心家中惦记,母亲带我冒着被大水冲走的危险,艰难渡过河。在下游沒接到我们的父亲奔跑着遇见我们,惊恐后大骂毌亲不该冒险过河。
   年令虽小的我一方面急着上不了学,一方面感叹乞讨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三伏天的暑热,又加速幼小的我不断上火,体现最明显的就是“闹眼睛”。每日起炕两眼被“糍摸糊”封住,用水清洗几次后才能睁开眼。红红的双眼被阳光一照火辣辣难受。讨饭的路上不断找河水清洗,否则很快被眼屎封住。
   父亲一心要带我们离开穷乡僻壤,寻找吃饱饭的富庶之地,这是主要原因。
   二
   我上中学时,父亲不到六十岁,爬满皱纹的灰暗面容,头发胡子早已花白,弓腰驼背,苦难奔波的苍桑岁月已将父亲摧残成一块弱不禁风的朽木,稍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撼动他那风烛残年的躯体。
   父亲因哈腰捡拾地上一把斧子,摔倒后再没站起來。那时我还在部队服役,接到哥哥打來的电报,由于南彊紧张局势,无法请批探家,我只能蒙头痛哭流泣。
   家中的顶梁柱倒下了,在他老人家千辛万苦努力下,不知北上考査过多少次,松嫩平原的兰西、双城,最后终于把他的子女们带到长白山腹地的牡丹江富饶的黒土地上。
   父亲只是千千万万个普通中国的农民中的一员,论遗产只留下三间卖了一千二百元的土坯毛草房。但他老人家契而不舍的奋斗精神和扎实的工作态度几乎影响了七个子女的一生。在辽宁盖房子,砌院套,父亲愣是起早贪黒,一块一块从河边捡回拳头大的石块,高两米,长六十多米的院墙就是这样经父亲之手,一块块垒了起來。生产队铲地他极期认真,虽比别人慢半拍,但经他手铲过的垅,铲二遍地时几乎寸草不生。父亲会编筐编篓编席子,自家用不完就送亲朋好友。
   父亲爱子女,我小时候父亲会扎风筝武汉有名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长长的“大蜈蚣”,燕子式的“刘海”,四平八稳的“八卦”。春天杨柳吐翠的时节,拂面的春风里,那飞翔蓝天的风筝便是儿时最美好的时光。我喜爱绘画写毛笔字,父亲全力支持。我和哥哥爱好音乐,钱再不够用也给我们买回笛子、口琴、二胡。有一次给父亲的“手戳”磨平重刻了一个“李”字,全家人都说我闯下大祸,一顿胖揍是躲不过的,我也自知不妙,等待灾难到來。父亲回家听到七嘴八舌的吿状声,竟癫痫病对患者的寿命有没有影响?然拿起我刻的印章看了看,笑着说:“刻的还象模象样的,小子将來是块料!”
   后來听母亲说,父亲在医院里抢救三天三夜才从死神手中夺回來。大面积恼出血使其完全瘫痪在炕上,整个右侧身子不能动。冬天我从部队回家探望他老人家,十天在家守护,我尽一切做到儿子的孝道,更能体会出毌亲、哥哥的天长日久之不易。
   父亲去逝时我又沒能在跟前,可谓终生憾事,尽管在父亲的坟前烧香磕头,百般许愿,二老生前依恋靑山绿水,也为二老寻了一处“新家”——牡丹峰怀抱的秀山名川之中。一切准备就续,只待开冻择良日迁居新址。碑文提词是我亲拟:“碑眺名山千秋景;墓坐福地百世兴。”但总觉得老人死后的一切孝道只是儿女心意罢了,黄泉下的父毌是无法享受到的。最遗憾痛心的是“子欲养而亲不在!”
   三
   母亲虽说晚年享了几天清福,但体弱多病的老人已无法享受物质生活对其带來的幸福。牙已掉了沒几颗,只能吃一些面软的食物。穿的由姐姐们换着样撘配,但她老只能在院子內走上几圈。
   毌亲患有多种疾病,心脏病,肺心病,支气管炎,脑梗。想想毌亲一生的操劳,这些疾病缠身也不足为怪。我常常在想,子女们有何理由不去孝敬老人?如果只满足“常回家看看”的浮浅之孝真是对不起把你带到这个世上的父毌。
   我常常和爱人讲,老人大脑萎缩,智力也就相当于七八岁的孩子,她的语言已不再是健康人的思维指令,只要老人开心高兴,晚辈受到点委屈算啥?
   九十年代中期,单位效益很好,平均职工奖金在千元以上。肉食科进的脊骨每件三十斤,每斤一元钱。回家用闷锅在炉子上闷的脫骨,正适合牙囗不好的毌亲和换牙的儿子囗味,儿子说光吃排骨饭都不想吃就饱了!
   坚强一背子的母亲还是被“脑梗”击倒,昏迷了三天三夜,在中、西医结合下,毌亲又奇迹般站了起來,半月后又能迈步前行,一直到七十八岁那年又倒下……
   一百个日子里,母亲只能靠针管进食來维持生命。病重期间无论远在日本的二姐一家,还是辽阳大姐,以及亲属都赶來看望,虽然毌亲一句话说不出來,但她老人家內心明白,最后还是幸福之人,儿女一大帮,没多大能奈但个个都很孝顺,她值足了!
   二0一三年五月二日
  

共 250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