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星月】过年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散文星空
无破坏:无 阅读:1032发表时间:2016-02-09 20:17:27 勞碌了一年,終於可以像老牛一樣的卸去背上沉重的负累到荒野去吃口清草那樣畅快,躺在溫暖的被子裡懶懶的睡個覺.   在這樣一個陽光也懶懶的春節,什麼事也不用去想,那些著作非凡的昆明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学者,功业彪炳的伟人的眼界於我很遠,甚至無關,僅希望能多一些時日,让我多读几部自己想讀的书,多去看一下人間的風景,写几篇悅然自樂的文章,這是從灵魂深处发出的渴盼。   也許有人在批評我的消極,說我沒有遠大的抱負,我不想像老牛般倒在正在耕種的田地裡的悲愴,看著自己一天天衰老,我没有勇气去同命运比拼,據說國人壽命平均73歲,而與我一起共事的幾個同事已經在這個不惑之年永遠的消隱.前幾日在網上看了延長退休的新聞,疲憊的眼光垂散著欲吐無力的語言,心緒沒頭沒尾的帶著感傷,到了那個年齡,我的思維將不像現在那樣健步如飞,靈魂也沒現在鮮活,就像一棵心有餘而力不足的孤零零的老樹,只剩幾片殘葉在風裡喋血,這些不得已的現實,正上演著不得不繼續的悲壯.我們都不像那些自以為是的學者那樣認為如果不延長退休就會降低人的期預,奉獻是有期限的,我只想拖著我龍鍾的老態,真正的清闲下來,清閒得不带一点杂质,那是我一生唯一可以享用的安靜時光。   在學生時代,我不是一個優秀的學生,更不會有遠大的理想,我只盼著下課,去享受我的歡樂,到河邊、田野裡去搜尋我的快樂,那裡種著我的陽光.而在這個春節,我只想回到母親那裡去,去吃一顿母亲特意准备的精美的團園餐,与家人一起暢叙,把光阴消磨在春晚的節目和愉快的谈话中,然后带着甜蜜,帶著滿足上床美美的進入梦鄉。   我並不是一個懶惰的人,少年時我單純的沒有想法,只是把精力獻給了自己的快樂,到青年到現在,在工作中流血灑汗,就想在老來時有闲暇的時間,可以到我年青時小孩手脚抽搐怎么回事不能到的地方去走一下,可以看一下我不曾讀過的書,可以做一個與孫兒嘻戲的老顽童,不再過問人間的苦痛,不再像那些一生追求功名的人,到老還舍不得打掃戰場,不甘愿退到后方,直到死也要手握重權,我只想遠離這些是非,去卻尘俗的事,讓他不再来烦扰我的清休。   過年,是在一年勞累後,讓精疲力尽的人們在一起休閒歡歌.给尊长拜年,與亲朋好友互致祝福贺,以表達喜庆祈年的美好愿望,不懂休閒的人,他們不僅不懂生活的樂趣,更不必說會懂人世的冷暖,他們不知人生的價值與意義,又怎麼會去為人們創造美好的生活?作家要去採風,青蛙也要冬眠,人生也一樣,不是整日整夜沉於案頭,讓自己的子女提著鳥籠悠閒自得的在公園遊逛.   到那個年齡,我似乎不用再去理睬那些做人的標準,不會因為工作的差遲而受批評,不再會為男女間友誼的事而受到質疑,我可以痛快的用老人的口氣去斥責,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就算別人認為我是一個老糊塗也再所不惜.國人崇尚道,更崇尚孝,但我卻無法去對我的父母去盡到一分盡孝的義務,我得把這一生都奉獻給無盡的事業,说是事業未必太過崇高,其實僅為了口中這點食物而已,就在我蒼然倒下的那一刻,我不僅沒有把道法自然掌握,更沒有把孝道承接,我只有用身體去換來生存的保障,僅此而已.   當我到達那個年齡,我只有強撐著這把老骨頭,倍受風濕、關節疼痛、或多年勞累的煎熬,我不僅不能躺在床上喘息,還得把骨頭熬成湯來喝.我只有在深深的年輪裡想那些乾枯閉塞的苦楚,我的子女不會對我有什麼孝心,她們看著我是如何對待我的老父母的,烏鴉尚知反撫的恩,而我離圣賢的話卻又那麼遠.也許這就是命,我想讓他們聚焦在我身邊也不可能,兒女們得為生活疲於奔波,就像我現在一樣,我的孫兒們也許會不認識我,必竟我無法分身給他們樂趣,我於他們是朦朧的,他們會嫌厭我那張老醜且起皺的臉,厭恨我這個老了的怪物,我不能怪罪他們,只有恨自己沒有生有一張安琪兒自由的翅膀,只有在永遠的休息後,也許會換來他們的一點淚光,只有在那時我才可以有屬於我自己的天空,才有機會去在那個未知的世界翱翔一番.   聽,鞭炮聲響了,那是辭舊迎新的主旋律,是父母吹響歡樂團聚的號郑州癫痫病医院靠谱吗角,讓我們去圍坐在他們身旁,去陪他們一起過一個歡樂、祥和的年.   共 161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湖北市癫痫医院哪家好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