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星月】独角戏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西部文学
无破坏:无 阅读:2164发表时间:2015-05-02 13:41:28    我是在他堂兄的婚礼上见到他的。那时候十四五岁的年纪,正值情窦初开。   我们的父母关系很熟,只是在那场婚礼之前,我们并没有见过,也不认识。当然,或许有见过,只是并不记得了。   他叫祝焌,镇上中心医院的医生。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他穿了件当时很时尚的白色夹克,里边还打了条深色的领带,看着就像是偶像画报上的人。我当时在想,这才正月,天气这么冷,穿那么点衣服不冷吗。不过,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真的让人眼前一亮。   我估计当时他都没有注意我,只是在他母亲介绍我的时候礼貌性地打了个招呼。所以,后来我们在镇上有很多次遇见,他跟我就好像陌生人一般。   不知道有谁说过,暗恋就像一把双刃剑。我那时候不懂什么叫双刃剑,但我会把每次遇见他的那一天都在日历上画上红圏。久之久之,我发现那日历上居然有了好多红圏。   有那么几次,我们在小镇的街巷里擦肩而过的时候,我都想跟他打招呼。但看着他那放空的眼睛,视线里我定然是被忽视的,所以终于是没有勇气开口。如若他直接就不记得有我这么个人,那不是连我唯一剩下的想象也破灭了。于是,我宁愿这样只在日历上画圈,宁愿只是这样跟他擦肩而过。   时光就那样匆匆而过。从十四五岁,到十六七岁,我从初中生变成了高中生。但唯一不变的是,我依旧在日历上画圏,而他依旧漠然地在我身边像个陌生人一样路过。   有资料说过,暗恋的人容易发胖。因为情感得不到表达,急火攻心,不是烦躁就是郁闷,所以便容易吃饱喝足了就睡大觉。那样,便可以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烦。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因为这样,但我的的确确胖了。那张圆得跟西瓜一样的脸,一向都不照镜子我的愣是没有发现。若不是与同学合影时吓了一跳,估计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胖成那样了。   但是,偏偏就在那个时候,我却意外地跟他有了近距离的接触。   那时候,不知道是学校卫生的问题还是秋季本来就是流行病放肆的季节。高二刚刚开学不久,宿舍里就有同学上吐下泄。而且两三天后,同学的症状不但没有减轻,还有别的同学也出现了同样的状况。学校高度警惕,武汉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把有症状的同学都送到了镇上的医院,经诊断,她们都得了传说中的二号病——霍乱。   一时间,有点谈病色变。据说这病传染得厉害,宿舍里十个女生,除了我别的人都被传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身体的抗体足够强大,还是说这一身肉给我抵挡住了病毒的入侵。所以,我虽然没有被传染,但我却成了天天跑医院的那个人。   因为好几个住院的同学家都很远,父母暂时也没办法过来照顾。所以,照顾住院同学的重任就落在了我这个不被传染的人身上。只是我没有想到,当时几个同学的主治医生居然会是他,这就像是老天给我的另一个意外。   那天,他走进病房的时候,我正坐在门口看书。抬起头来,刚好看到他那张英俊的脸。一身白大褂,里边搭了件白色衬衣和深色领带,怎么看都那样迷人。他检查了几个同学的情况,然后才回头问了一句,你是她们的同学?我傻傻地点头。   “她们的父母没来吗?”他又问。   “祝医生,她们怎么样?”   他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几个同学,然后示意我出去再说。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第一次跟他这样单独说话,却没有想到情况居然是这样的。   “有两个比较严重,最好是通知她们的父母来。”   听到这话,我这心往下一沉,比较严重是什么意思,是会死人吗?   “那,那是不能治了吗?”我因为担心反倒有点结巴了。   “那倒不是。因为是学校送过来的,而她们两个的情况比较严重,有些事还得他们父母来了比较好说。”   我有点听不太懂他话里的意思,但大概明白,那两个同学的父母是一定要来的。所以,我只好傻傻点头。   “你跟她们同宿舍?”   “是。”我有点愣了一下,没明白过来他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你们老师说,宿舍里十个人,九个都生病了,只有一个人没被传染。我想,应该就是你了。”   “是啊,所以我才被派来照顾她们。”   “那你好好照顾同学,有问题再来找我。”   他就这样消失在住院部的楼梯里。我一个人站在二楼的走廊上,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们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就这样完结。   看顾病人其实是件很枯燥的事。看她们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而我却什么也帮不了,也给不了她们什么安慰,只能那样样傻傻地坐着。如果有同学要上厕所,我便帮她拿着输液瓶,当时我的主观认为输液会是件很疼的事。   病情严重的两个同学后来被父母接走了,而我与他的接触仅仅只是他每次来查房时的短短几语。有时候会想,如果换一个地方,他可能都不记得我是谁吧。这样想,又觉得有点悲伤,但与他这样的相遇似乎又在酸涩中带着丝丝甜味。   那个周末,我从家里去学校的时候专程去了趟医院。当时他就在住院部楼下的院子里跟同事打羽毛球。我背着书包有些傻傻地在旁边看,到底站了多久连自己都忘记了。只是后来他捡球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我,然后问了一句:来看同学吗?我才回过神来。而这时候,我才知道病情轻的那几个同学也出院了,就在头一天早上。   突然,有一些小小的失落。从此以后,我是不是便不能再来医院,再也不能那样近距离的看着他说话。虽然医院是我一直以来避之不及的,我讨厌消毒水的味道,也讨厌那种生和死交接的地方,但是那样讨厌的地方却有他的存在,然后变得喜欢,这似乎又是很矛盾的。   那天之后,我依然在日历上画圈圈。不知道是因为我太过在意,还是太过敏感了,好像那天之后总是很少遇见他。经常会遇见的街口,那里也再没有出现他的身影,偶然遇见的小巷,似乎也因为少了他的突然出现变得黯然失色。我常常看着那没有画上圈圈的日历胡思乱想,甚至想过直接去医院,没准能看到他。可是,我既没生病,也没有亲友生病,突然跑到医院去似乎也很奇怪。但是,青春年少的我,做梦的年纪,也就干了只有那个年纪才会干的事。   我真的去了医院。镇上的医院不大,而且都是些老建筑,所以整个医院我总觉得透着些阴深的味道。我选择在了那个周末去医院,因为其他时候我也没有时间。   医院里的梧桐树已经是落叶飘飞,而秋已深了。我站在住院部楼下,期待着他会从某层楼的走廊路过,然后正好被我看到。然而,这样的想法几近于做梦。是的,十七八岁的年纪,就是做梦的年纪。   失望之后,好像连脚步也变得沉重了。一个人傻傻地走下台阶,而台阶的尽头便马路。那时候镇上的医院很神奇,完全没有大门,也没有围墙,有很多条路可以直接进入医院,几乎是一种完全开放的状态。而我,就是在脚刚踏上马路的时候遇到他的。   “你怎么来医院了?生病啦?”   我那些失魂落魄一下子让他给拉了回来,然后突然变得有些结巴。没有想到这样遇到了他,而且他就站在我面前看着我。   “没……没有。我只是……”我有些慌乱地指了指来时的路,他有些不解的样子,我笑得很白痴。“我从那边来,穿过医院到学校比较近一点。”胡乱地说着理由,其实也不知道那样的理由是不是很不靠谱。治疗癫痫费用   “你的同学都回来上课了吧?”他又问。   “是,都回来了。”   感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可是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只是那样傻傻地笑着,然后看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   那一天,我在日历上画了圈圈,而且还在圈圈的下面加了个红色的三角,那意思是,那一天是特别的。   暗恋,似乎就是一个人开心,一个人哭泣。不会被拒绝,也不会失恋,更不会被谁抢走爱情。   后来,我们偶尔会在小镇上遇见。我会叫他‘祝医生’,而他总是笑着点点头。有时候,他先会问我‘上学啦’或者是‘放学啦’这样的话,但仅仅只是这样而已。   时光,在一天天流逝里也堆积了情感。或许他从来不知道,有那样一个人一直记录着与他的每一次相遇,而且常常回味相遇的点点滴滴,甚至清楚记得他哪一次穿的什么衣服,有没有打领带,有没有冲我微笑。做梦的年纪,没有想过那样一直到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也没有勇气告诉他喜欢这样的话,只是那样静静苦守着与他的每一次相遇。   然而,时光里总会有遇见他最惨淡的那一次。他的身边多了一个美丽的女孩,挽着他手的样子很亲密,我知道,那便是传说中的女朋友了。是的,他的年纪有女朋友是很自然的事,可是又有女性癫痫病怀孕期间安全吗谁来安慰我的悲伤。所以,那一次,我没有再叫他‘祝医生’,只是假装没有看见他们的飘过。我知道,他又冲我点头微笑,像过去很多次遇见一样。但是,我好像再也回不到过去那很多次的遇见。   那天回家后,只做了一件事,把从前一直珍藏着的那些画圈圈的日历扔进了灶堂里,然后看着熊熊燃烧的大火把那些红圈圈和三角都变成灰烬。而我,那一直是独角戏的爱恋也不得不画上落寞的句号。   我想,他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吧,不然怎么一次都没有叫过。当然,我也没有机会告诉他我的名字,我对于他仅仅只是个脸熟而已,又或者只是他病人的同学而已。   但是,人生总是在最没有意外的时候出现意外。那一天,我陪母亲去医院打针,正好就在医院里遇到了他。他跟母亲打了招呼,似乎很熟的样子,然后又冲我点了点头。   “我一直不记得你叫什么名字。”母亲去打针了,我们在走廊外面聊了几句。“印象里,我哥结婚那天我妈好像有说过你的名字的,只是想不起来了。”   “你记得我?”我很意外。   “怎么,你不记得我了?”他笑得很灿烂的样子。我的脸微微有些红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   母亲打完针后又跟他闲聊了几句,当他被母亲问到什么时候能喝喜酒时,我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脸黑了下来。虽然那些红圈圈和三角都被我一把火烧掉了,可是,我宁愿不知道关于他的任何消息。因为那样,我便可以只活在自己的回忆里,哪怕那只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   后来的后来,我们偶尔还会在小镇上遇见。可能是十字街口,也可能是亲友的喜宴上,还可能是他工作的医院里。而我,再也没有画过红圈圈和三角,因为那些遇见都只镌刻在了心里,就如同所有青春的记忆一样,只供多年以后蓦然回首时静静回味。 共 381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