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荷塘】飘逝的口琴声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小说作家
破坏: 阅读:4575发表时间:2015-11-16 18:40:49
摘要:时间煮雨,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各种原因,我和父亲在一起呆的机会不多,但是没有哪个时候会忘记拿萦绕在我耳畔的口琴声。悠扬、动听、悦耳,让我永远听不够……

武汉治羊癫疯的权威医院190fff501135c71ccdc2.jpg" alt="【荷塘】飘逝的口琴声(散文)" class="chatu" /> 光阴荏苒,我已经由当初的一个黄毛丫头成长为一名近四十岁的女子。然而,在伴我成长的岁月中,有许多往事时常会浮现出来。其中,那曾萦绕在耳畔的优美口琴声,让我听得如醉如痴,至今难以忘怀……
   那是我四岁开始便有的记忆。父亲不知从何处得来一把口琴,放在嘴边,左右来回游走,就发出奇妙的声音来。那一曲曲琴声,就像高飞的风筝,徐徐升腾,每一个音符都显得格外清脆悦耳,宛若竹林里拂过的幽幽清风,好似划过云际的飞鸟展开歌喉,又像山涧淙淙而流的清泉……让那个单纯的我,张开想象的翅膀,将形似的东西全部搜寻出来,也觉得难以描述那种惬意。
   父亲从田间归来,拂去尘土,换上一件白布褂的上装,身披金色夕阳,站立在风中,将那绿色的口琴送至唇边,运用气息撞击琴键的原理发出美妙的声音。一曲曲欢快、活泼的乐曲,随之游龙般的双手左右移动,和有节奏的一吹一吸,从那个口琴一个个方格子里悠悠地飘出。小鸟似乎也听到了这美妙的琴声,它们早就在枝桠间欢悦雀舞了,那灵巧轻盈的小身段,从这个树梢跃到另外的树梢上。
   每每看到父亲拿起口琴吹奏的时候,我总会翻出他给我买的那件粉白色的连衣裙,伴着这美妙的琴声,兴高采烈地在农家小院里曼舞起来。一旁的母亲,直看得两眼发呆,两个弟弟也是看得如痴如醉,最后干脆挤了过来,一起和我舞动起来。一家人其乐融融、幸福温馨的场景,令周围邻居们羡慕不已。久而久之,邻家小孩终于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了,也都过来凑热闹。因而,父亲的那把口琴,就成了我们这些孩子最喜欢的乐器了,它一响起,就像是老师口中的哨子,“哗”的一下,不由分说,这些“学生”就会不自觉地集合起来,涌入了我家的院子,像小鸡围着母鸡似的,手拉着手簇拥着父亲,仰着头听着父亲的琴音,情不自禁地欢快舞动起来。
   如今,七旬父亲,因为这些年经营养殖而忘记了那把口琴。直到今年国庆假期,我去石泉后柳水乡采风的时候,忽然见到一把绿色的口琴,仿佛又穿越时空,回到了那年。我那惊讶的神态,让店铺主人看出了端详,觉得我对这口琴定情有独钟,让我给个进价就可以拿走,我当然高兴了,便买了这把口琴。
   看着手中的口琴,我感慨万千。那一个个小小的方格子,盈满了奇妙的音符,但是需要一位智者才能将它们有机融合在一起,才能奏出美妙动听的乐曲来。当年的琴声,让懵懵懂懂的我懂得张开欢乐的翅膀,让思绪随之尽情飞驰……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就对音乐充满了无比的好奇和喜爱。虽说我的五音不全,不敢在公众面前亮嗓,但是内心却对音乐痴心不改。大概是因了这口琴潜移默化的渲染,我的乐感还蛮不错,在大学的旱冰场上,对于初次上场的我,随之音乐竟能潇洒自如,她们都夸我有音乐天赋。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颔首将一双薄唇抵在口琴上,可任由我怎么努力,就是没有办法吹出父亲当年吹奏的那些优美曲子来,只好作罢,让这店铺主人失望了,只好满脸羞涩地离开了店铺。
   不知道是不是我这个年龄的人,都喜欢念旧,但是我就是这么一个好追昔的人。哪一天,我回到老家,定要父亲昆明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亲自吹奏这把口琴,蓝天白云下,看着眼前的牛羊在绿茵茵的草地上闲步,几亩地旁边的安河之水悠然西流,这一切的一切,不是画却胜过画家的杰作。大概也是因为我有这样的念想,就一个劲地创设机会,终于有一天,我和父亲一起实现了这样的期盼。虽说,年事已高的父亲的气息远不比年轻的时候,但是那味道仍不减当年。
   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我便把父亲那日站在庄稼地旁吹奏口琴的身影拍了下来,把琴声武汉知名的癫痫病专家录制存放起来。每当我心潮澎湃的时候,便会把它拿出来听一听,那种满足溢于言表,像是饥饿状态下的孩子忽然闻到了香喷喷的食物,像是行走在沙漠里的迷路者突见绿洲和湖水,那种感觉,真是无法借助秃笔能抒发出来的。
   千姿百媚,独爱你一个。生活中的琴声有多种,我却独爱凝结着浓浓父爱的口琴。那声音,宛若百灵之音,丝丝缕缕,灌入我的心房。邻家的女孩出嫁那日,偶遇父亲在小院里独自吹奏口琴,惹得那女孩泪水涟涟的,不忍离开娘家。时隔多年,那女孩想起这件事的时候,还心存感激。说是父亲的琴声让她懂得了恋念自己的双亲和家人,让她懂得了珍惜每一次遇见。
   看来这口琴曲并非是我一个人喜欢的。父亲虽没系统学习过吹奏口琴的乐理知识,但是靠着自己的悟性,能将人世间的许多美好寄托在一个个音符中,堪称神奇。倘若父亲不老,那不知道会有多少作品出自于他的口琴。更有甚者,父亲曾经在闲暇之际,竟然还自己写上几句歌词,谱了曲,便试着吹奏了起来。一遍、两编,重复感悟,重复练习,最后竟然还能连贯起来吹奏出美妙悦耳的调子来。如今,想起来,父亲真够厉害的,不服不行。
   不管怎么说,我真希望我的父亲能长寿百岁,让这口琴永远地陪伴他、陪伴我。那曾经的琴声,虽然已经飘逝,然而,正因为有了父亲,这口琴赋予了不一般的意义,我倒希望它能够常听常新。
   琴,大多属于内敛之乐器,这口琴也不例外。它不像打击乐器,发出那么铿锵有力的外向的声音,温婉、清馨、婉转是它的特色。不知是不是小时候听这曲子多了,现在我越来越喜欢欣赏那些具有温婉气质的物品和景色。一个人静静地慢品细读着,一股股涓涓细流般的感觉顿时就涌了上来,化解了心中积攒了许久而不得解开的忧虑,浑身便轻松畅快了许多。
   现在,我喜欢融心徜徉在文字海洋里,那就更离不开音乐了。这口琴曲,总能让我写出清新出奇的优美文字来。手捧香茗或者咖啡的当儿,也会想起那饱蘸父爱的口琴曲,一曲曲、一支支……
   时过境迁,能弹奏出美妙旋律的乐器众多,可我就偏偏喜欢这口琴。父亲的口琴声,虽说飘逝在久远的地方了,但它仍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我的心上……
   时间煮雨,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各种原因,我和父亲在一起呆的机会不多,但总不会忘记那萦绕在我耳畔的父亲的口琴声。悠扬、动听、悦耳,让我永远也听不够……

共 231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