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木马】乡风民俗笔底来_1

来源:青海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作家
乡风民俗笔底来   ——读“江湖咸阳”系列民间文化散文      即将过去的2013年,对于“江湖咸阳”来说,是一个创作丰收年。特别是《尚品》为其开设了同名系列散文专栏,从民间文化资源的梳理入手,以时代的视角,散文的笔法,通俗的话语,生动的细节,介绍和评述了“帝都咸阳”丰富多彩的节庆风俗,精彩纷呈的民间艺术,从而在读者面前展开“乡礼醉春酒,民俗沐暖风”的景观。   解读民俗文化,表现了“江湖咸阳”高度的文化自觉。民俗,是依附人民的生活、习惯、情感与信仰而产生的文化。他强烈的地域性、群体性,对于增强民族认同,凝聚民族心理,振奋民族精神,塑造民族品格有着重要的作用。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近年来,存在着重典籍文化、精英文化而轻民俗文化的倾向,选择以这个领域拓展散文写作,不仅需要胆识,更需有一种文化责任感。这一组文化散文,从庆岁迎新说到生肖传奇;从饮食习惯说到民间艺术;从婚丧嫁娶说到祭祀庙会。可以说,题材延及传统习俗各个方面和不同层面。其中有些门类和节目随着岁月的推移几近失传,有些虽然仍然存在,但由于受到媚俗、粗俗文化的影响,已脱离了本源的是美学特征。因此,抢救、复活、提升,对于每一个文化人都是一种责任。“江湖咸阳”所弘扬的,正是这种担当道义。例如在《牛皮灯影,演义人间的故事》,作者不仅简要地考证了乡间皮影戏的起源,介绍了皮影的制作过程,“把上好的牛皮驴皮如何的用水泡软和啦,再精心的雕刻成人物家具啦,还要染彩晾干、还要刷桐油上光等等”,追忆了童年时观看皮影戏的温馨细节,从而唤起我们对这门古老艺术在多元文化时代生存危机的忧思。又如《娶媳妇,抢头花》的习俗,它实际上表达了生命主体向往吉祥,而又兼顾邻里之间和谐和睦的愿望,在城市日益崛起的进军中,“以时间紧,大家忙为借口给减了又减,丰厚多趣的民俗文化到此被简化成为快餐文化”,使得婚礼变成非中非西的不伦不类,偏离了传统婚俗隆重、喜庆、简朴、真诚的本体属性,这不能不说是中国文化的悲哀,作者不无沉重地写道:“物质的礼俗消失后,我们只能以精神的形式予以搜集和珍藏。”这也许正是作者写作的初衷,更是一种为使命所驱使的自觉。由此我想到,当年国学兴起的原因,其本意也在于整理濒临消亡的“国故”。在我看来,“江湖咸阳”这组系列民间文化散文的文化价值、社会价值比它作为文本的美学价值更为重要。   知识性是民俗文化散文的属性要求,作为一种文化记忆,它不仅要带给读者美的感受,更要通过通俗生动的行文,传递文化信息,普及民俗知识。“江湖咸阳”对此有着明晰的认知。每一个专题都力图承载丰富的知识含量,力图使读者在短短的千字篇幅中了解民俗的渊源,文化的根脉,发展的理路。读《两寺渡有个十月一》,我们的思绪追逐着作者的笔墨,回溯“两千多年前”的那个“深秋”,“孟姜女抱着丈夫的骨骸一边哭一边用新制的寒衣包裹,再用双手刨土把丈夫安葬在长城脚下。后人为了效仿孟姜女,也用送寒衣的方式去祭奠已故的亲人”的人间真情,作者写道,后来秦始皇为了祭奠阵亡将士,“将夏历(秦时的元旦)十月一日定为冬祭日”,但他并不就此止笔,而是进一步追述了咸阳“十月一”的“烧纸钱”的地域性文化特征以及两寺渡“鬼会”的根根节节。这样,读者就不仅了解了一种信仰文化的起源,更从中读出人性的质感,人文的关怀和知识的吸纳。民间乡俗固然多源于传说,但却从来也不排斥典籍文化,在“江湖咸阳”的散文中,它们是相互补正和观照的。例如关于“腊八节”来历的考证,作者指出:“关于腊八,资料显示先秦已始。那是个崇拜神的时代,一年到头了,获得丰衣足食的人们,认为该感谢神灵啊!于是就选择了农闲年尽的腊月初八这一天,煮上一锅‘腊八饭’,借以祭奠神灵。”“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城中好广眉,四方且半额”,一代风气礼俗的形成,从来就是一个双向互动的过程,从而见之于典籍,流传于民间,构成立体的文化生态。   民俗文化散文,既不是介绍年节趣事的小品文,又不是以研究乡风民俗为对象的理论探讨,从文本的意义上说,它属于文学范畴。要靠故事支撑,靠形象说话,靠细节感人,尤其是要注入作者的主体情感,才能给读者饱满的审美感知。“江湖咸阳”的系列文化散文读来令人很亲切,很温暖,一是则得益于对民谣的采撷,诸如“数九寒天甭埋怨,过了腊八就是年;我乡讲吃腊八面,做得多多吃几天”;“长虫长虫乖乖。爬到我家门口来。守好我的门户,没有病来没有灾”等,诙谐、形象、生动。二是得益于情感的浸润,那些与乡俗息息相关的童年故事,浸透着年华的苦乐,流淌着生活的颤音,读来如品弥久愈香的醇酿,清冽醇厚。三是得益于故事的铺排,例如《红红火火过大年》中,既有“一个大早,脆亮的钟声响过之后,人们不用招唤就蜂涌而至,生产队库房门口已排出一条由瓦罐、铁壶、玻璃大瓶和洋瓷盆子连接成的长龙,男女老幼阖家出动,跟逛庙会似的”情景描写,又有“母亲负责把这些贴在灶房的正面墙上,转身寻找供品,父亲递上一碗凉水,母亲责怪他不诚信,父亲笑着说:‘灶王爷本姓张,一碗凉水三炷香。’祭过灶王爷,一家人便开始分工,大家进入兴奋的忙碌之中”的人物刻画,还有“西方文化的冲击和信息化的普及,传统文化与现代人的生活渐行渐远,新年自然而然的失去诱惑力了,仅存的只是一个名词和形式而已”的感怀忧叹,起承转合,状物抒情,结构绵密,都是十分耐读的佳品。   “江湖咸阳”是作者和《尚品》联袂奉献给我们品享不尽的文化大餐,也是为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吹响的集结号。         黑龙江有治癫痫病吗鸡西有专治癫痫的医院吗洛阳能够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郑州癫痫病的治疗法